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洪荒吕布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得尝全文阅读

时间一晃,三天的时间过去,劫煞消了,吕布却一直待在那花谷之中没有出来。

“你那个手下有问题。”怀抱着百花仙子,吕布感受到元神清明,不止如此,元神和身体进入一种完美状态,他可以渡劫了,不过在此之前,有些问题要处理。

“不可能的,春兰跟随我数万年,一直忠心耿耿,也是我百花宫内最得力的部下,甚至很多事情,她比我做的都好。”百花仙子摇了摇头,蹙眉道。

“所以,她为何要屈居于你之下?”吕布反问道:“感情么?”

百花宫的事情,他本不想插手,但如今既然是自己的女人了,那问题就必须解决,他不希望有个隐患在身边。

“春兰自幼孤苦,在万妖觊觎下长大,后来被我点化加入百花宫,我们感情情同姐妹。”百花仙子蹙眉道。

讲道理一直不是吕布擅长的事情,也不是不擅长,毕竟当初招左慈或是暮云道人,吕布套路那是一套套的,但现在面对的是自家女人,这也不是道理问题,而是个信任问题,是苦思暗恋了十年的男人还是选择跟了自己几万年的姐妹……

百花仙子会怎么选不知道,但若换成自己的话,应该是选择后者。

“这是一对子母玉,你滴一滴血上去。”吕布从怀中取出一对玉牌,一大一小,这些年不说各方将军大大小小的战斗,单是镇妖衙署这边四处除妖,虽然没有爆出什么大宝贝,但一些奇奇怪怪的异宝却也有一些,这子母玉类似于前世传说中的蛊,控制人的。

百花仙子依言逼出一滴鲜血滴在那枚母玉上,但见那母玉遇血既化,化作一道碧光没入了百花仙子体内。

吕布目光有些复杂,看向百花仙子道:“你这样的性子,不适合天庭。”

“王母待我很好。”百花仙子难得反驳了一句,看得出来,王母在她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哪怕吕布如今已经是她各种意义上的男人,涉及到一丝都本能的想要为王母辩护。

“跟她没关系,你这性子,要算计你太容易,对你好一些,便能轻易算计。”吕布揉了揉太阳穴。

“你……是在关心于我?”百花仙子看着吕布,很难想象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言语中竟带着几分自卑。

“屁话,你如今已是我女人,怎能不关心?”吕布将子玉拿在手中,看向百花仙子道:“一会儿见到那春兰,我会将此物射入她体内,也没什么害处,只是她想什么,你会立刻知道,但你想什么,却可以选择让她知道或是不让她知道,另外,只要你想,随时可以让她痛不欲生,这东西作用于元神,一般手段可解不了,但若有一日,你感觉不到了,立刻准备逃走。”

“多谢温侯~”百花仙子有些不适应如此霸道的话语。

“你我都这般了,你还唤我温侯?”吕布抱着百花,让她正对着自己。

“但天庭是不准神仙思凡的。”百花仙子低着头。

“这话你以这般姿态说出时,是很没说服力的。”吕布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两人身体还连着呢。

百花仙子将脑袋埋在吕布怀里,皮肤泛起阵阵殷红,很可爱,但……

吕布揉了揉太阳穴,这么一个傻白甜,能藏住事儿吗?现在自己可没打算跟天庭开战呐,而且若是开战,大概率是打不过的,就算九凤出手,最多也只是牵制玉帝,但天庭除了玉帝就没其他高手了?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现在吕布最重要的是完成自己文明的建立。

“穿好衣服,先见见她!”又温存了片刻后,吕布方才让百花仙子起身。

百花仙子多少还是有些羞涩的,起身的瞬间,衣物便已经出现在身上,吕布也将自己的龙皮甲穿在了身上,目光看向自藤牢中出来的春兰,这藤牢显然是百花仙子为了避免尴尬弄出来的,能隔绝一切声音和气息。

不过春兰又不是傻子,三天前吕布来这里,然后百花仙子抽动神力,三天后吕布还在这里,她可不相信两人三天里只是聊天。

天庭禁止思凡,可没有禁欲,每年下凡,她可不像百花仙子这般单纯。

正想说什么,却见吕布屈指一弹,一抹碧光没入春兰体内。

锵啷~

春兰拔剑,冷厉的目光看向吕布,但吕布却没理她,而是将目光看向身边的百花仙子,她此刻已经变了脸色,温婉的目光中此刻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

“花主,你……”春兰正想说什么,但似乎心有所感,豁然回头,看向百花仙子,显然百花仙子并未屏蔽自己对春兰的念头,也让春兰感知到了。

“刚才射入你体内的东西就是能让百花随时知道你的念头。”吕布起身,看向春兰道:“其实依我之意,当杀你永绝后患,不过她姐妹情深,跟你在一起数万年竟然不知你野心勃勃,当初你算计的其实不是我,而是百花,对吗?”

“你胡说。”春兰面色大变。

“你现在任何一个念头,她都能知道。”吕布坐下来,没理会她的狡辩。

百花仙子有些失落,吕布一问,春兰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她自然也就知道了,看着春兰道:“我待你如姐妹,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既然无法隐瞒,春兰也就放弃了伪装:“为何?你除了运气好一些,是被王母亲手点化,论能力、论手段,哪一点适合执掌百花宫?”

“所以,你不但要夺她神位,还要毁掉她?”吕布看着春兰笑问道。

“是!”春兰狠狠地点了点头,下一刻,顿时感觉心如刀绞,痛苦的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

“算了。”吕布拦住百花仙子,有些赞许的看了看她,之前有些傻白甜,但该下狠手的时候却是没有丝毫心软,这一点吕布很欣赏。

“为何?”百花仙子厌恶的看了春兰一眼,皱眉道。

“就算没了她,还会有其他人,而她如今已经被你控制,反而不用太担心。”吕布看着春兰笑道:“而且,有这么一个人在你身边为你出谋划策,我也比较放心,当然,若你不回天庭的话,将其杀掉也无妨。”

不回天庭?

百花仙子有些犹豫,那是她待了一辈子的地方。

“若要回去,身边得有个信得过的帮手。”吕布看着春兰笑道:“你说对么?”

春兰闻言屈辱的低下头。

百花却是能够感受到春兰此刻沮丧和无奈的心情,想想也是,以后自己下凡来见吕布,春兰也能打个掩护。

“有些事,我等需好好谈一谈。”吕布看向春兰道:“当初那欢喜佛许了你什么好处?又是定下了什么计策?”

春兰看了看百花,心中苦笑,只能将当初的计划说出来,无外乎她想将百花仙子拉下来自己上位,而欢喜佛是想让天庭出手对付吕布,当初十日之约,如果吕布没有先下手为强的话,欢喜佛会施展自己的神通,吕布就算再有定力也难过十日,不过他一死,没了他的法力催促,那东西虽然还是让两人经常梦中私会,甚至到最后结成了桃花煞,但烈度也不足以摧毁吕布的心神。

尤其是当时天庭对这里的关注度极高,如今十年过去了,佛门息声,天下似乎恢复了平静,如今吕布劫煞发作,虽然最终跟百花仙子成了,但那欢喜佛当初的计划的时机却是彻底错过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最佳时机一旦错过了,原本是精妙绝伦的计策,再看时也就那样。

百花仙子有些心寒,本以为是自己无意间卷入了量劫,没想到是那欢喜佛算计,而且一开始这计策不但针对吕布,还是针对自己而来的,最信任的人却在阴谋暗算自己,这让百花仙子一时间心中百味杂陈。

“知道为何让你留下她了么?”吕布揽住百花仙子,看着春兰道:“你在天庭安逸了太久,这般简单的计策便叫你轻易中计,有她在你身边,受你控制,还能避开一些算计,这百花神位也是中位之身,位同佛教菩萨果位,我不相信这天庭中只有她一个觊觎。”

“嗯,多谢夫君。”百花仙子靠在吕布怀中,只觉前所未有的安全,轻声道。

“春兰。”吕布看向春兰道:“你们都非三教弟子,神位对圣人门徒来说乃是拘束,但对你们这类野仙来说却是求而不得,你且好好辅佐百花,时机成熟时,我许你一尊神位,你也莫要不信,天地业位,我已送出两尊,一尊下位,一尊中位,许你一尊业位不难,但若敢阳奉阴违,或者阴谋害人,百花或许手段有限,但哪怕你继承了百花神位,我也有的是方法将你自那神位上拉下来,你可明白?”

天庭之上,吕布没有太多帮手,百花势单力弱,又太过天真,有春兰这么个机灵的在身边帮衬,吕布也放心些。

“春兰明白。”春兰低下头,不管怎样,她现在是受人摆布,哪怕吕布不给她许这好处,他也没办法再暗算百花。

“且先随我会城吧,回天庭也不急在这一两日。”吕布拉起白话的手,轻声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