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华娱之顶流演员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卧槽,你们怎么亲一起了。全文阅读

让张飞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杨雨迎就把久未回家的张志刚喊了回来,与陈潇潇一家出去吃了顿饭。

席间,丰盛的菜肴虽然拜在面前。

但张飞宇十分不自在。

因为他的旁边坐着的就是陈潇潇,也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与之相对的,反倒是四个家长,坐在对面,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两人。

其中杨雨迎更是和林丹慧笑意盎然的聊着什么,时不时还打量着张飞宇和陈潇潇两人。

张飞宇被她们的眼神看的一阵头皮发麻。

这尼玛阵仗也太大了,跟个相亲一样。

张飞宇不动声色的拿出手机,在桌下摸黑着给陈潇潇发了条微讯。

【叮冬。】

【潇潇,这怎么回事,你回家跟你妈妈说什么了?】

陈潇潇悄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随后又抬起头脸庞红润的看着他。

联想到自己昨晚失言的话语,她俏脸通红,但又不敢主动承认,只能装傻般的发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

张飞宇纳闷的看了她一眼,陈潇潇却是演技很好,做出了不动声色的样子。

只可惜,以她的演技,母庸置疑是在张飞宇面前班门弄斧。

通过她快速眨动的眼眸,以及红到耳后根的脸色来看。

张飞宇迅速判断出了,这丫头是在说谎。

不过,陈潇潇撒谎肯定是有她的理由吧。

自己就这么拆穿她,这让她一个女孩子脸面怎么挂的住?

经过一番思索,张飞宇放弃了拆穿她的想法,决定就此揭过。

张飞宇再次给她发了条消息过去。

【潇潇,你觉不觉得这里的气氛有点古怪?】

【恩恩,是非常古怪,飞宇哥你也感觉到了吗?】

陈潇潇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

张飞宇忍不住撇撇嘴,之所以那么古怪,还不是你这丫头回家胡说八道。

说我对你怎么怎么样,否则两边家长为什么会误会成这样。

【要不然我们出去吧?】

张飞宇问道。

陈潇潇悄悄瞄了两边家长一眼,见他们时刻注意着自己这边动向的样子。

忍不住脸蛋一红,发消息道。

【好像不行哎,叔叔阿姨和我爸妈都看着我们。】

张飞宇抬起头看了杨雨迎几人一眼,以他的演技水平自然不会被几人看的尴尬。

当下澹然自若的站起身。

“爸,妈,叔叔,阿姨,我感觉这里有点闷,想和潇潇出去走走……”

见他已经主动开口了,陈潇潇也只能站起身。

“爸,妈,叔叔阿姨,我也觉得这里有点闷,能出去走走吗?”

杨雨迎几人其实也知道,两个孩子在这里被他们几个家长看的很不自在。

而且也的确,他们有一些大人之间的谈话要商量。

正愁着不知道怎么把张飞宇和陈潇潇支出去呢,眼下张飞宇的话语正中下怀。

当即,杨雨迎和林丹慧不约而同的笑容满面。

“好好好,快出去吧,年轻人多走走逛逛也好,别跟我们这些老家伙一眼,年轻的时候不愿意走动,老了想走动都没那个经历了。”

“呵呵,妈妈,阿姨,您们说笑了不是,在我看来,你们都还那么年轻,一起出去,如果我不喊你们妈妈和阿姨,别人说不定还以为你们是我姐姐呢……”

张飞宇夸赞着说道。

这句话十分肉麻,也十分拍马屁。

张志刚和陈潇潇爸爸都眼角抽搐,这小子太过分了,这样的马屁都拍的出来。

倒是杨雨迎和林丹慧被他这话逗得合不拢嘴。

杨雨迎娇声骂了一句。

“你这家伙,没大没小了,我是你妈,什么姐姐……”

嘴上虽然骂着,但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出卖了她。

张飞宇嘿嘿笑了两声,没再说话,拉过陈潇潇出去了。

而包厢房间内,四个家长看着他们一前一后一高一矮的身影迈步出去。

纷纷讨论起来。

“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身高差太棒了啊。”

“哇塞,我终于知道我老师教的郎才女貌什么意思了。”

“也就是我,才生的出这样俊俏的小孩子。”

杨雨迎笑意盎然。

“笑话了,要是没有我,你一个人生的出来?”

张志刚跟着帮腔。

“看来以后咱们得改称呼叫亲家了啊。”

陈潇潇爸爸笑着说道。

“什么亲家,八字都还没一撇呢,等他们结婚了再说吧?”

林丹慧说道。

“呵,你现在让我叫亲家,我还不乐意呢,我家飞宇找谁家姑娘找不到。”

杨雨迎却是不高兴了,觉得林丹慧是在嫌弃自家孩子。

“你这话说的,我家潇潇就找不到其他更优秀的男孩子了?”

林丹慧更是不爽。

“现在什么年代了?男多女少啊,姐姐,你家飞宇虽然优秀,但我家潇潇长得也十分漂亮,真要找起对象来,还真不知道谁更优秀。”

“好啊你,终于说出你的心里话了,这话在你心里憋很久了吧?还说看我家飞宇是很好的女婿,当作半个儿子看待?你一直都看不起我们家飞宇对吧,我就知道,要不是我们家飞宇喜欢,我还不见得乐意让你们家潇潇做儿媳妇呢……”

杨雨迎气不打一处来,脸红脖子粗的就要站起身。

“笑话!是你们家飞宇先亲的我们家潇潇的好吧?轻薄女孩子你还有理了?”

林丹慧不甘示弱。

眼见两个女人越加争吵激烈,张志刚两个男人无奈的对视一眼,只能纷纷安慰起自家的婆娘。

“好了好了,都别吵了,让孩子看见像什么样。”

“消消气……”

……

两家大人在包厢内吵架的事情,已经出去了的张飞宇呵陈潇潇自然不知情。

此时的他们已经来到了楼下的一个游乐商场。

在这里有着许多的游乐设施,包括且不限于打气枪,游戏机,跳舞机等等。

带着陈潇潇走出来后,张飞宇并没有立刻询问她昨天的事情,转而说道。

“潇潇,你想玩什么?”

陈潇潇扫视了一眼四周,见到跳舞机后,当下眼神一亮。

“我想玩那个。”

张飞宇见状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潇潇,你明知道我舞蹈白痴啊。”

“哎呀,飞宇哥,没事的啦,我又不会笑你。”

陈潇潇撒娇说道,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推搡着他就过去。

见她反客为主的模样,显然正是兴致勃勃的时候,张飞宇也只能叹口气。

“好吧,但你可答应我啊,跳的不好,别笑我啊。”

“放心啦,我肯定不会笑你,你难道忘了吗?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表情管理十分到位,一般不会笑。”

陈潇潇信誓旦旦的说道。

张飞宇看她模样,就知道这丫头是在信口雌黄。

不过男人嘛,就是这样,总要谦让着女孩子。

张飞宇被陈潇潇推着来到跳舞机前,后者兴致很高,已经准备开始做出热身运动。

见张飞宇傻站在原地的样子,陈潇潇说道。

“飞宇哥,你快跟着我做啊?不伸展一下,待会会扭伤的。”

“有这么严重吗?”

张飞宇都囔着说道,见陈潇潇两手紧握,做出各种伸展腰肢,拉长细腿的样子。

显然,因为身体柔韧性很好,陈潇潇做出这些动作十分诱人魅惑。

加上她那傲人的身材,细柳丰臀,前凸后翘。

周围不少男生看着眼睛都直了。

有个别男生更是被身边的女伴气的咬牙切齿的捶打着头,一副你在看多一眼,老娘就和你分手。

张飞宇心下当即冒出不舒服的感觉,说道。

“潇潇,要不然这个就算了,我陪你去买衣服吧。”

不知怎么的,他就是不想看到陈潇潇被这么多男人看着占便宜,哪怕是眼睛上的也不行。

陈潇潇闻言,停止住了动作,本来她还有点不情愿的。

不过顺着张飞宇的视线,注意到周边男生的眼神后。

她的脸蛋一下子红了,收回了手脚,她说道。

“好吧,飞宇哥,我听你的。”

张飞宇立刻拉着陈潇潇走了,女孩眼眸中一闪而逝的失落他自然看在了眼里。

他凑近女孩耳旁,悄声说了一句。

“等到晚上,我送你一台,以后,你想怎么跳就怎么跳。”

陈潇潇一下子抬起了头,脸蛋红扑扑的,比之之前更甚。

她的表情中充满了惊喜和羞涩。

惊喜是张飞宇如此细心,注意到了她情绪上的低落。

因为没能在这里尽兴的玩一玩,所以主动给出承诺送她一台跳舞机。

当然了,以她的家境,一台跳舞机还是买的起的。

但张飞宇的这番心意却是难得。

羞涩呢却也在于,张飞宇凑得很近和她说话。

吐息都喷到了她的耳朵里,吹的她心里痒痒的,好像猫抓一样,十分难受。

张飞宇拉着陈潇潇走的很快,离开了游乐区,很快来到了服装售卖区。

果然,买好看的衣服是女孩子的天然喜好,陈潇潇一下子又兴高采烈起来,

拽着张飞宇左逛右逛的买了起来。

不多时,张飞宇手上就已经大包小包了。

他脸上满是一副痛并快乐着的表情,痛呢在于逛街实在太累了。

快乐呢也在于看着一个美女,特别是美少女,在你面前换着各式各样的衣服。

从职场OL装到萝莉装,乃至于公主裙等等,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最后,陈潇潇带着张飞宇来到了一家汉服影楼店。

看着架子上琳琅满目的汉服,张飞宇忍不住眉头一挑。

“潇潇你还喜欢穿汉服吗?”

陈潇潇笑嘻嘻说道。

“没有啊,是之前在南韩的时候,穿过韩服而已,不过我还是觉得咱们的汉服更好看,之前一直没机会,现在索性就过来看看啦。”

“噢,这样啊。”

张飞宇点点头,就准备和之前那般在外面等候,陈潇潇进去挑选衣服。

不料,陈潇潇却是拖着他一起进去了。

“飞宇哥,我也送你两套汉服吧,你身材那么好,穿汉服一定特别好看。”

张飞宇觉得穿汉服有些麻烦,就想拒绝。

“潇潇……那个,要不我还是算了吧,穿衣服太麻烦了。”

“没关系啦。”

陈潇潇不想放弃,见张飞宇表情坚决的样子,她终于俏脸嫣红着凑近他,小声说了一句。

“飞宇哥,如果你和我一起换汉服,晚上我就给你穿兔女郎衣服噢,你不是惦记很久了吗?”

“兔女郎……咳咳咳。”

张飞宇表情大臊,左右看了下。

“潇潇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看你兔女郎了?”

陈潇潇不以为意,以为张飞宇不好意思承认,只是说道。

“好啦,飞宇哥,别纠结啦,快跟我一起换汉服吧,我给你穿,很简单的,不麻烦。”

见她兴致盎然的模样,张飞宇也只能叹口气,同意了。

“好吧,那就换吧,至于说什么兔女郎的,我没说过啊,潇潇……”

他难得的老脸通红。

只是,老实说吧,他的确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跟陈潇潇说过这个了。

又或者是我重生前说过的?

毕竟以前的他讲实在的,挺闷搔的,爱看那些大人看的书,加上又早熟,荷尔蒙很旺盛。

会对彼时青梅竹马,未来会是媳妇的陈潇潇说这些也不意外。

以前的我那么小就那么变态了吗?

张飞宇越想越觉得不好意思。

好在这里白炽灯光比较足,陈潇潇看不出来异样。

随即,陈潇潇便在店员的引领下,带着张飞宇在这不大的汉服店内逛了起来。

不多时,她就挑好了一套汉服,是一套白青颜色相间,上面绣着有竹枝叶子的汉服,看起来飘逸出尘,宛若翩翩贵公子。

与这套汉服一同配套的还有一顶黑色长假发,以及用来扎束头发的红色丝带。

而陈潇潇自己的则是一套白碧颜色相间,上面绣有莲花纹路的藕儒长裙,看起来宛若大家闺秀。

思路客

选好衣服了,然后便是穿在身上拍摄了。

张飞宇和陈潇潇分别被汉服店内的造型师引领进房间帮他们化妆打扮了。

不得不说,汉服的穿着的确是非常繁琐,里三层外三层,加上腰带要系好,假发要戴在头上,又要选个发型扎束好。

只是吧,张飞宇到底是演员出身,这点换衣服的时间,相比较拍戏,反倒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多时,张飞宇就换好了衣服。

站在镜子前的他,一袭青色长衫,面容英俊,身材挺拔,手拿纸扇,气质卓尔不凡,彷佛古人重临。

给他打扮的造型师一副啧啧称奇的样子。

“靓仔,不瞒你说,来咱们影楼换汉服的男生不只有你一个,但老实说,你是我见过的穿汉服最好看的一个男生,真的是太俊了,难怪古代的大家小姐会被贵公子迷倒,这换了我一个男人也顶不住啊。”

张飞宇不由得恶寒的看了他一眼。

“老板说笑了。”

他走出了房间,陈潇潇换汉服的时间比较久。

张飞宇出来了个半个多小时了,她才走了出来。

见到陈潇潇的刹那,张飞宇顷刻间屏住了呼吸。

这也太漂亮了吧。

一袭青丝如瀑,被天蓝色的丝带扎束着,被碧色长裙包裹着的腰肢,盈盈不堪一握。

她两手握在身前,十指紧扣,脚下穿的是月白色的绣鞋,朝张飞宇步履款款走来。

女孩的面容姣好,在灯光下呈现出白玉色。

白皙晶莹的耳垂上,挂着几枚金玉色的耳坠,行走之间,磕碰在一起,发出清脆铃音。

彷佛被男孩灼热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澹澹的红霞自脸蛋两侧升起。

粉润的唇瓣微微抿住,白皙的贝齿若隐若现。

陈潇潇低垂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飞宇哥,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如果是古代,母庸置疑张飞宇要做个文抄公,把古人们夸赞美人的话语剽窃过来。

比如什么“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再比如“翩若惊鸿,皎若游龙……”

但这毕竟不是古代,张飞宇的文采也比不过古人。

因此他只能十分老套并且粗俗的,给出自己所能想象的最能形容惊讶的句子。

“卧槽!”

陈潇潇顿时噗嗤一笑。

“飞宇哥你好粗俗啊,能不能文雅点。”

不过我好喜欢你这惊讶的样子。

她心中宛如吃了蜜一样甜。

哼,被我小小惊艳到了吧。

“靓仔,别傻站着了,快来,准备拍照了,对了,你们准备来什么姿势?两个人又俊又美,这不来一组古代公子小姐谈情说爱的组图,说不过去啊。”

影楼的摄像师给着自己的建议。

“谈情说爱的姿势?这不好吧?”

张飞宇有些迟疑。

“飞宇哥,我们试试吧,我真觉得这次的机会很难得。”

陈潇潇拉了拉他的衣袖。

“好吧。”

张飞宇叹口气。

“那摄像老师,你说咱们用什么姿势好?”

“这个好说,嘿嘿,我这里切换了一下咱们的背景图,这是一副荷塘月色的场景画,女生你等下就站在咱们背景图的石头那里,男生你呢,就从正面双手抱着女孩子的腰,环抱着她,女孩子别忘了头抬起来,看着男生,眼睛盯着她的下巴,男孩低头看着女孩眼睛,表情深情一点……好,就这个姿势,站好,别动。”

这个男孩搂抱女孩低头凝视的姿态,不得不说是很老套的一个姿势。

但却也很有效。

张飞宇其实也很少有这么近距离的打量着陈潇潇的时候。

这样的搂着她的腰。

看着她的脸,彼此能感觉到呼吸,能感觉到手腕上的心脉搏动。

乃至于童眸中都倒映着两人的身形轮廓。

扑通扑通。

嗅着鼻间传来的幽幽香味,加上手上那腰肢滑腻盈盈不堪一握的触感。

张飞宇的心脏顿时不争气的跳动起来。

他不敢直视陈潇潇的眼睛,怕在里面如水的柔情中沦陷。

“卡擦!完美。”

“咱们换个姿势……”

摄像师的话音刚落。

张飞宇就见陈潇潇勐地一踮脚,在他的唇瓣上给出了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卧槽!你们怎么亲一起了?”

作为单身狗的摄像师感觉受到了十万点暴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