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盗墓:一剑天门开,怒劈青铜门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教廷袭击哪都通,见东城卫,成为快递员全文阅读

“老头,骗我,是不是也要有个好点的谎言?”

“哈哈哈……”金笔客听着吴玉的话大笑了起来:“小子,老夫用得着骗你?”

“就算骗你,也不至于说出这么拙劣地谎言出来吧,以老夫的手段,撒个谎坑你跟玩一样!”

“你了解的公司,就只是眼前的这个公司而已。严格来讲,那边已经不能算作是公司了。”

“不过呢,那里我也不能跟你多说什么,你知道就知道,不知道那你也别问我,更别想着问公司,除非你想要被拉去做割脑手术。”

“8341。”

“这是我唯一能够给你的提示了。”

“8341?”吴玉听到金笔客说出的这四个数字,脑海中瞬间想到了自己在阴曹地府的时候,唐二唐三两兄弟给自己说的话。

虽然也同样没有过多的描述,但也大致知道这个8341是个什么地方了。但很显然,金笔客这老家伙也很清楚!

只不过,同样三缄其口,似乎和唐二唐三一样,都不愿轻易地谈论这些。

“咦?”

“我怎么感觉你小子好像知道点什么呢!”金笔客眉头一挑,看着吴玉的表情,总是让他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吴玉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我知道什么,你就告诉串数字,还想让我猜什么啊!”

“这就是其中之一,而除此之外,这柄剑根据推测大致被人分成了四个部分。”

“前后两段剑身,一个剑尖,另外就是剑柄了。”

“你体内的那个,看这样子应该是前半部的剑身,也就是序号2,剑柄为序号4。”

“而序号1,也就是剑尖的位置……就在弯弯省!”

“弯弯省?”吴玉一听顿时眼前一亮。

“您确定是……弯弯省?”

“哼!你以为当初的弯弯省是怎么穿破层层结界,最后破裂融入到这里的?”

金笔客轻哼了一声:“甚至包括这十二时空和一个魔界,是如何开来的?”

“暂且不提是用的什么方法吧,就算你噼一块柴,也总得有一个趁手的斧子吧!”

“所以,这柄剑的剑尖,就是那柄斧子!”吴玉瞬间明白了金笔客话中的意思。

“那么,剑尖在哪?”

“魔界!”金笔客看着吴玉:“你以为为什么魔界凭一己之力,就能抗衡十二个时空?”

“魔界的中端战力却是比十二时空强,低端战力铺天盖地,高端实力一个狄阿布罗魔尊,能牵扯住最少四个老怪物,所以你们怎么看都不是人家对手!”吴玉翻了个白眼,毫不犹豫地掀开了十二时空的老底。

“切!那按照你的意思说我们十二时空,还不是一个魔界的对手?”金笔客不屑地撇了撇嘴,但心中却是惊讶不已。

要不是他确定吴玉绝对不知道公司这么高级别的绝密情报的话,还真差点就露馅了。

的确,十二时空并非是魔界的对手,要知道魔界,可以说几乎是同十二时空一起开战呢,是1VS12呢。

就算如此都打得十二时空节节败退,更不用说如果单一的对战,会是什么样子了。

但是……那又如何。

十二时空的高手可以牵制住狄阿布罗魔尊,随后只要不断地屠杀魔界的那些魑魅魍魉等中上等战力,就可以了。

哪怕是魔界高手众多,但狄阿布罗魔尊也不可能看着那些魑魅魍魉当韭菜一样被割的一茬接一茬!

虽然这么做,有点卑劣了,但那又能如何呢?

更重要的一点是,魔界也绝对不是铁板一块的,尤其是四大魔尊之间,虽然狄阿布罗魔尊一家独大,但是其他三位也绝对不好惹。

只是看着狄阿布罗魔尊强大,所以暂时投靠罢了。

可一旦狄阿布罗魔尊势力被削弱到一定程度的话,那么其他三大魔尊马上就会反水,将狄阿布罗魔尊拉下马。

这就是魔界的人,充满了欲望自私和贪婪,他们只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至于其他的根本不会在乎。

极度的利己主义。

而这就是魔。

只能说是他们找到了对付魔的弱点,虽然称不上多光明正大,但的确很有效。

更何况,无论是十二时空还是魔界,双方都不想这么轻易地就被这个大世界所吞噬,那么对于他们这个小空间来讲,就太不划算了。

但偏偏小世界已经到了这个大世界当中来,那么很多事情都是必须要考虑的了。

就这样,双方是默契地停了手,魔界一方主动派遣的都是那些魔化人,或者鼓动那些心存邪念的家伙,成魔蓄势待发。

而真正称得上是魔的家伙,基本上一个没有。

十二时空的白道武者们呢,则逐渐开始锻炼年轻的小一辈,让他们多和这些魔化人打交道,积累经验,利用魔界送来的这些磨刀石,来磨砺这些年轻一辈们的快速成长。

看上去似乎就像是互惠互利一样,这般默契一直延续了现在。

“是不是,你们这群老家伙心里清楚。”吴玉撇撇嘴,他知道这里面绝对有什么猫腻的事情,但具体是什么绝对是一件麻烦事,所以吴玉根本没有多想什么。

“说吧,剑尖在哪!”

“肉身溶解池!”金笔客笑着道:“剑尖的威力太过强大,一柄剑里,剑尖代表着什么你作为一名剑客比我们清楚,所以剑尖的威力巨大,被十二时空所不允许存在。”

而魔界又绝对不会交出这个东西,所以最后就将其镇压在了肉身溶解池当中。

任何人进入其中,身体都会瞬间被肉身溶解池所溶解,彻底成为魂体。

而魂体,是无法触碰到任何实物的。

因此,剑尖被镇压在肉身溶解池当中,也就成了一个死循环。

“肉身溶解池?”吴玉眉头一皱:“那里面有的不是冥界磁石吗?”

“幼嗬,小子,没想到你知道的还不少嘛!”

金笔客没想到吴玉竟然知道这么秘密的事情!

要知道,哪怕吴玉是公司的特别调查员,但因为弯弯省牵扯的东西实在太重要,不宜公开,所以就算部长级别的存在,都未必能一清二楚。

而像肉身溶解池还有冥界磁石之类的,都是绝密之列的存在。

讲道理,吴玉是不应该知道的才对。

可没想到吴玉经过自己的介绍就已经知道很多事情了。

不过金笔客也清楚,有些事情没必要知道得那么清楚。吴玉是从哪里了解到的,他不在意。

如今,他只想着和自己心爱之人,能够有一个平澹的十年。

“所谓的冥界磁石,众所周知是因为它其内部蕴藏着大量的能量,1它的能量来源是吸收了游离在空气当中的能量而逐渐汇聚,再加上肉身体溶解池的溶解之力,那些侵入魔界的强者们,一旦被抓住都会被丢入到肉身溶解池当中,所以他们的能量也都被吸收了进去。”

“继而久之越聚越多,最后才形成的。”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啊!”金笔客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目光开口道:“其实当初将剑尖打入到肉身溶解池当中去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想要利用肉身溶解池的溶解力量,将剑尖彻底融掉!”

“我之前说过了,这柄剑的来历,神秘,未知,就算是我也不知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很强,很可怕。当年它的主人,不知道用它屠戮了多少可怕的存在,其剑身之上,更是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生灵的鲜血和灵魂。”

“最终,导致它的杀意可怕到了极限。”

“其因为被无数生灵的鲜血浇灌,所以其威力也十分的恐怖。”

“而冥界磁石之说更是好笑,空气当中游历的能量,又有多少?吸收一亿年也不足以支撑一个米粒大小的冥界磁石。”

“至于推进肉身溶解池的尸体,那又能有多少?都是经历几番大战之后的了,就算真有强者,十几年一个就不错了,谁强者没事闲的就往冥界跑?”

“真要用到高端战力的时候,都会提前通知,然后大家聚集好之后在一起出发,平日里绝对不会前往魔界的。”

“所以冥界磁石的诞生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冥界磁石的真正来处,是这剑尖?”吴玉明白了金笔客的意思。

“没错,而且冥界磁石如此庞大的能量,其实只不过是剑尖无意流露出来,最后通过肉身溶解池的熔炼,最终以石头的样子展现出来的罢了。”

金笔客眼露精光:“世人都以为冥界磁石是依靠着肉身溶解池,所以才诞生出来的,但实际上远非如此!”

“那这剑尖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如此可怕?”吴玉听闻了这个秘闻之后也忍不住感叹一声。

金笔客的话,他还是信得过的。虽然这老家伙经常不靠谱而且坑人,但一些秘闻却是实打实的。

再加上以自己对肉身溶解池和冥界磁石的了解,那么很容易就能推算出他说的是真是假。

“这一点,我想出了这柄剑以外,没有人能够给你答桉!”金笔客沉默着片刻,随后道:“也许,只有真正被它认可的人,才可能知道,比如说历代的剑神……他们应该都清楚一点。”

“历代……剑神?”吴玉看着金笔客:“这不是一个人吗?”

“当然了!”金笔客好笑地看着吴玉:“剑神,只是一个称谓,能够拿起那柄剑柄的人,就是剑神。”

“剑神并非和实力,声望,传承,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够获得它认可的人,就是剑神。”

“真古怪!”吴玉听闻不禁笑了笑:“这么说来,我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对自己剑道天赋十分自信的吴玉,对这一点还是有把握的。

但是金笔客却摇了摇头,好像打击着吴玉开口道:“你小子别嚣张!”

“的确,你手中有着这柄剑剑身的一部分没有错,但那又如何?”

“你要知道,一柄剑,或者说任何一种武器,它无论多么强大,都必须要有剑柄存在,才得以被拿捏操控。”

“剑柄就好像是那参天大树的树根,大树是否能够茁壮成长,依靠的都是树根的发育。”

“而武器想要使用,想要发挥出来,那么就必须要有剑柄在,因为那是使用者和武器产生联系的区域,意义非凡。”

“所以,你什么意思?”吴玉不解地看着金笔客,总感觉对方话里有话、

“很简单,那就是如果你想要把剑柄抢回来,那么不要着急主动去找剑神,在面对他之前你必须要尽快提高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其次,就是尽快将这柄剑的其他两个部分找到,也就是剑尖以及剑身后半部分,尽最大可能性,将其组合成一柄完整的剑。”

“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我才能有资本去和剑柄对抗!”吴玉接过话头若有所思道。

“没错,而且我相信如果你将其他三个部分组合完成之后,就算你找不到剑身,剑身也回来找你的。”

“因为你们俩都拥有这柄剑,那么无论是什么身份,都必然会有相遇的一天,到时候也必然会争夺出一个真正的神剑拥有者的。”

说完,金笔客望着吴玉的目光,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显然他对于那位剑神的存在,不能说十分了解,但最起码知道不少线索。

而目前来看,自己还不是那人的对手。

“剑神,名头不小!”吴玉撇撇嘴:“难不成他还能和老天师比一比?”

“哈哈哈哈……那你就要自己去寻找这个答桉了。”金笔客耸耸肩,这一刻看着吴玉这副样子,似乎他是更加开心了起来。

“切!”吴玉对其双手竖起中指,随后走向金花花也的跟前。

探出手在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下,整整一个小时之后,吴玉这才睁开眼看着金笔客:“你还真是给我找麻烦!”

金花花的身体已经行至朽木的阶段了,可以说就算下一秒烟气也很正常。

而他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增加十年寿命那么简单,还需要保持好她的身体机能,维持身体的正常运作!

而这也同样已经超过了医术的范围之内。

想了想,双指并拢,横于眼前滑过。

下一秒,吴玉的双眼泛起翠绿色的光芒,整个人周身上下围绕着浓烈的生机之力。

那一旁原本萎靡的鲜花,瞬间好像得到了什么滋补,变得着装了起来。

整个病房内,生机盎然。

随后浓郁的生机之力注入金花花的体内,暂时将她体内的升级延续下来,最起码不至于这么快就挂掉。

但这就好比往漏斗里注水,是一个意思。

只不过金花花的这个漏斗却是已经千疮百孔了。

而正常人的,只有一个。

“好了!”吴玉收起生机之力看着金笔客:“长时间不敢保证,但短时间不会有问题了。”

“好!那希望你能尽快和下面的关系联络一下。”金笔客激动地看着吴玉。

“你放心吧,在我离开弯弯省之前,会给你个结果的。”

说完,吴玉转身离开了病房。刚一出医院,就看到司藤正拎着不少吃得在门口等着自己呢。

“傻丫头!”吴玉走上前来笑道:“一点小事,我可以处理的,你好好休息多好。”

对于自己那一剑,吴玉心中愧疚无比。

至于是不是安琪儿操控自己完成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一剑终究是自己砍出来的。

“我没事的阿玉,你放心好了。”司藤摇摇头:“我给你买了吃的!”

“你的木属性生机之力还太弱了,不应该这样动用本源去救那个老太太,我……”

“没关系的,司藤。”吴玉摇头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司藤的能力,太过恐怖了,如果被人知晓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在他和司藤两人都没有自报之前,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被外人知道得好。

“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虽然伤了一点根基,但我现在五行空间稳定,五行大轮环生生不息,只是在休养一段时间而已。”

“再说了,我平日里也很少动用这方面的能力,所以没有关系的,你放心好了。”

“不过阿玉你现在眼睛终于能看清了,真好!”司藤看着吴玉笑道。

“傻丫头,走……回家我们去看看欣姐!”吴玉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随后两人回家而去。

而与此同时,昨晚的那一场战斗也在弯弯省的武林江湖之中传荡开来。

谁能想到,十年前的那个搅动腥风血雨的小魔王再次到来,还没安生几天,就直接斩杀了金时空武林的大魔头……黑龙!

一出手就直接平复了金时空的善恶之战,更让刚刚要掀起血雨腥风的江湖武林,瞬间平复了下来。

同时,哪都通快递公司成立招聘的消息,也瞬间传遍了整个弯弯省。

普通人也许没有觉得有什么,但对于武者来说,却很明白,从今往后他们的头顶上多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们哲学拥有远超常人实力的家伙,却不再拥有高高在上的权利。

一旦被公司发现他们利用手中的力量胡作非为,干扰普通人的生活,那么分分钟就会被装进货车,被当成快递包裹,打包带走。

从无例外一说。

公司的铁面无私是出了名的。

一时之间,人人自危。

聪明的家伙,已经开始知道收敛,并且飞快地整理擦干净自己身上的污点。

但仍旧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总觉得弯弯省应该学学纳森岛,就应该彻底站起来,不惧怕任何地方的势力或者人。

不过无一例外,但凡喊出这种口号的人,最后都变成了发往内陆的包裹,消失在了弯弯省当中。

一时之间,跨洋快递似乎显得好像很有搞头的样子。

但在整个暗世界掀起滔天巨浪的,却是屠戮者与教廷三百年来首位天使安琪儿之战!

最后,竟然安琪儿不知所终,吴玉大获全胜!

当然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更何况那天晚上吴玉并没有多做什么准备,安琪儿的“自曝”完全是一个巧合。

所以有心之人查到什么线索也是一件正常的事。

因此安琪儿惨败生擒的消息,很快蔓延开来。

但在所有人都以为教廷会十分愤怒,甚至再次开启远征的圣战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整个叫停内外,死寂一片,就好像被抓的那个根本不是他们的圣女殿下一样。

两天时间,教廷根本没有丝毫动静,甚至直接封闭了全世界教廷的各大教堂,一切看起来似乎是教廷默认了一切失败的时候,有一则震惊的消息发生了。

“什么?被劫走了?”吴玉接到电话后勐然站起身来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亚运的时候不是说是最高规格的吗?”

“谁也没有想到,那帮教廷的家伙这么阴险,竟然在临近安保十几公里的地方,突然出手。”

“咱们一路上都做着准备,打算给他们来上一个狠的,却没有想到教廷这些老东西竟然不按套路出牌,这些年的沉寂看是看上兵法了!”

“看守了一路,谁知道会在最后的这段路上出事,大家都大意了。”

玄武在电话那头也十分罕见地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语气。

没办法,这件事放在谁身上都一样。

更不用说,这一次还是玄武科负责的押运!

也很简单嘛,吴玉是玄武科的人,来弯弯省执行任务顺利完成之后不说,竟然还顺手捡了这么大的一个功劳!

开玩笑,那可是教廷的当代圣女殿下啊,曾经引动了天使,从而时隔三百年,再次降下神谕的人。

yawenba.net

她被抓了,教廷怎么可能还会稳坐钓鱼台?

一切表露出来的,都是假象。

为了迷惑大众,迷惑公司。

更何况,谁都知道节奏安琪儿的最好地点,就是在从弯弯省回到大陆的这段海上时间。

结果呢……人家反其道而行之,根本没有出手!

这还不算,直接等到了距离暗堡也就十几公里的范围时候,突然出手。

更重要的是,人家还成功了。

虽然付出的代价很大,但那又如何?

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玄武听闻了这件事之后,气得拎着这次执行任务的玄武科成员就是一顿大逼兜,没有一个人跑得掉,全都给扇到医疗部去了。

原本是玄武科在整个公司,甚至整个暗世界都露脸的喜事啊!

最后的最后,就这么一哆嗦的时候,弄成了这副样子!

玄武的心情,不言而喻。

如今,好事变坏事不说,面对着公司的处罚暂且不说,更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必须要解决掉这些入侵的教廷人员!

要知道,在这一次教廷出动的人手,绝对是下了血本了。

三十六位圣殿骑士长,十六位苦修者,当代的八位红衣大主教,还有两位硕果仅存的上一代红衣大主教,全部出动了。

可以说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完完全全就是个王炸啊!

谁也没有想到这些家伙会如此疯狂,但更让公司感到恐惧的是,教廷这一次派遣了这么多的人手前来,他们却没有一丁点消息!

要知道,这些人,哪怕是最低级的圣殿骑士长,也是从五百名圣殿骑士里面选拔出来的一个人。

而圣殿骑士,更是号称十万挑一的存在。虽然说这个比例可能有点夸张了,但说是万里挑一绝对没毛病。

而这一次教廷一出手就是整整三十六位圣殿骑士长,这还是最低配置。

这些放在任何一个势力里面,都是绝对顶尖存在的高手,如此数量之下,竟然可以这么无声无息地来到国内,并且找到公司的押运队伍,并且最后准确的救下安琪儿。

这里面的难度,可不是一般两般的高啊。

毕竟,安琪儿虽然年轻但身份不一般,公司自然小心戒备,除了水路那段时间外,剩下的时间里面整整二十条路线做掩护,其中的人力物力更是不知道洒下了多少。

只要安琪儿进了暗堡,那么今后也许再也不用担心教廷那边动不动就要再启圣战的疯子了。

可万万没想到,最后十几公里,这群家伙跳了出来,并且一击得手,快速撤退。

毕竟,这里不是他们的底牌,号称是黑暗世界禁地的国家,哪怕是教廷无数次叫嚣要把主的光辉洒向这里。

但真正踏入的时候,还是难免会有些心慌。

这片与他们敌对了数百年不止的土地和民族,却始终让他们无法踏足半步。

这样的能力和毅力,让他们感到恐惧。

为此教廷晋级召开了会议,并且启动了数百年前就在国内订下的钉子。

一经启动,必然会暴露。但为了圣女殿下,他们在所不惜。

并且在付出了一系列代价之下,将他们这一批数量众多的高手,全部送入了国内。

可以说,教廷的准备,的确是万无一失的。

但就算是如此的万无一失,并且成功地救出了他们的圣女安琪儿没错,但代价仍旧是巨大的。

两位上一代大红衣主教,一死一重伤。

八位当代红衣主教,战死了四个,废了一个,活捉了一个、

十六位苦行者承担了分割战场还有断后的重要任务,最后全部回归了主的怀抱。

剩下三十六名圣殿骑士长,战死十六位,在苦行者的掩护下剩余二十人撤离了出去。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教廷的这一次营救计划成功的,但也是失败的。

成功,是因为他们救回来了安琪儿。

失败,则是因为他们付出的巨大代价,就算是为了安琪儿这位天使,最少两百年内,是很难恢复这口气了。

缺失了如此之多的高端战斗力,可想而知接对教廷的打击有多大。

当然,公司这边的损失也不少。

中低端人员伤亡了不少,高端战力就连白虎和朱雀都受了重伤现在还没下床,玄武双臂到现在还缠着石膏呢。

而青龙顶着病办公,每签一次名,都要咳一口血出来。要知道,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大老,哪怕是交手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受伤。

可一旦真的受了伤的话,那么绝对是致命的,最起码也是要了半条命的。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哪都通分部部长,以及十老等一些公司的荣誉长老们,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只能说,这一次的行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大家都不咋好受,也谈不上谁赢谁输的问题。

但就是当玄武面对吴玉的时候,有点尴尬了。

毕竟安琪儿说人家抓回来的。这个护送押运的任务,也是他抢去的,结果事情搞成了这个样子,这让他着实有点难为情。

“我知道了,科长,那是否需要我回去支援?”唏嘘一声,但事已成定局,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不需要,国内这边呢目前还都还忙得过来。你待在那边先把分部的事情处理妥当。”

“江湖事江湖了,但他们如果再敢牵扯到普通人身上的话,那就别怪公司血洗江湖了。”玄武在电话那头开口道:“另外你抓了安琪儿,教廷对你的恨绝对少不了,在弯弯省那便也更好一点,天然的地理优势,让他们不敢轻易派人去对付你,所以你也相对安全一点。”

“呼,我明白了科长。”吴玉点了点头。

很快,电话那边不再言语,两人似乎毒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

最后还是玄武咬牙切齿地先发出声音:“臭小子,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啊?噢噢噢!”吴玉微微一愣,随后赶快先一步挂掉了电话。

而电话那头的玄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都告诉这小子自己双臂受伤了,结果还装……

这要不是看他在弯弯省的话,高低得来一个天降大逼兜不可。

另一边,吴玉挂掉电话之后脸色严肃了起来。

他没想到教廷的手伸得这么长,更可怕的是就连公司都没有察觉到!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不愧是已经千百年的大势力了,这根基的深厚程度,还真是可怕呢。

吴玉深吸一口气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不禁笑了笑:“跑了,那就跑了吧!不过,教廷啊……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你会给我什么惊喜呢!”

呢喃一声,话音落下吴玉摊开的掌心,散发出一团锐利的剑意,凝而不散,坚韧锋利。

“我猜得果然没错,这套《圣灵剑法》简直就是剑意一道的极限剑法!”

这几日下来,吴玉除了检查了一下田宏光这几名武尸的身体状态以外,就是处理公司事务的问题。

毕竟哪都通分部刚刚创建,很多事情必须要尽快处理好,定下规矩。

虽然哪都通有着自己的规矩,但每一个地方的不同,适用性也是不一样的。更别说是弯弯省这个特殊的地方了,所以很多事情更需要特事特办。

但除此之外,就是融合本次斩杀黑龙,完成任务的任务奖励……圣灵剑法!

剑意的进一步掌控,更促使吴玉对自身内力有了全新的感悟。

从系统这边继承的内力总共达到了二百一十年,而他这段时间以来通过自己的修炼,凭借着半解封的天赋,修行了不下五十年!

换而言之,吴玉自己现在已经身居二百六十年的内力了。单论内力程度来讲,他绝对称得上是当世第二人了。

“差不多了,看来该启程了!”吴玉看着身后的司藤开口道:“欣姐的药,我已经预留好了,之后我马上启程前往铁时空,这一次就不能带你去了。”

“嗯,我明白的阿玉。”司藤点点头:“这边我会帮你看管好他们的,绝对不会出问题。”

“辛苦了。”吴玉揉了揉小丫头的头,随后消失在了房间当中,再次显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一处破旧的工厂里。

只见前方。汪大东正在和一支看起来就十分酷炫的乐队,一边演奏一边演唱。

但实际上却是乐队成员在以汪大东为源泉,传递出一股特殊的能量给汪大东丁小雨两人疗伤。

吴玉的突然出现,吓到了不少人。但一见到是他后,何尝这才没有停下来。

而吴玉看着前方的修大师,不禁笑了笑。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可就别怪我了。”

一念至此,吴玉不禁露出一丝坏笑。

毕竟,这可是送上门来的家伙,自己如果不废物利用一下的话,那多没意思。

很快,汪大东一行人演唱结束。

“我说大东啊,你怎么没有叫上雷克斯啊?难不成你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的家伙?”吴玉走上前来先调侃了一番汪大东笑了笑道。

“吴老师……我没有啊!”汪大东一听顿时苦笑起来:“是雷克斯根本不想出来,成天就把自己关在房里,还真怕他会出什么事呢。”

“行了,你带着他们玩吧,不过还是要注意一点,虽然黑龙被我干掉了,但难保魔界那边不会又弄出什么新花样了,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你们自己小心点。”吴玉看着汪大东几人开口道:“要知道,你们是这一辈武林的希望,一旦被魔盯上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吴老师,你放心吧,我明白了。”汪大东点点头,此刻的他难得地流露出了一丝成熟。

他是个闲不住的人,这几天在医院也没怎么待着,每一天的工夫就出院了,可又没地方去,最后想起了自己身为“打工人”竟然连工作的地方都没去过。

就这样,汪大东整装待发,前往了“工作地点”而去。

和他想象中高大的写字楼不同,这里更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厂子。

前面是一栋四层的矮小办公楼,后面是一个院子加一个仓库。

这让他一开始还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吴玉骗了。

可当他验明正身,进入了仓库之后就傻眼了。

一个看上去四五岁小孩子大小的青年,一次举着十几米高的箱子正在走着。

一个背生双翼的家伙,正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的清点着什么。

来到拐角,就看到几个男子双眼泛光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箱子,似乎在做着什么记录一样。

“停下,这个箱子里有违禁品,退回去,同时联系相关部门进行查处。”这个时候,一个青年忽然开口道。

好家伙,透视眼?

汪大东不禁也看了看那个纸壳箱子,结果却是一切正常。

随着他的不断深入,也逐渐了解了这所谓的哪都通快递公司,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一群“非常之人”啊!

这让汪大东不禁有了兴趣,只不过当办理了入职之后,他的第一项任务竟然是读书……开玩笑,他终极一班的老大,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了。

可是,当对方说如果他看完之后,就交给他一套天龙十八砸后,顿时双眼泛光,拿着一个盒子书走了出去。

这里面的东西,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都是一些公司的规章制度,以及目前江湖之中的基础常识。

但这些和汪大东所了解的高校届KO榜,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所以汪大东想要快速融入到公司里,那么这些东西是必不可缺的。

不过也算是知道这家伙的性子,想让他安心地看完这些东西,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了。

所以,短短几天下来,汪大东不仅看完了这些,还拿到了天龙十八砸,一套纯粹地砸人技巧以及招式。

每每砸东西的时候,都会伴随着龙吟之声,威力增加,节省内力消耗。对于汪大东这种满脑袋肌肉的家伙,最喜欢的攻击方式和效果了。

“那个……吴老师啊!”汪大东看着吴玉忽然犹豫了几下,面上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吴玉看着汪大东,上次见这家伙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见面,叫他去吃早饭的时候。

“是这样的,那个……”

“是我们,吴老师。”看着汪大东如此,坐在一旁的王亚瑟开口道:“我和小雨,也想加入哪都通快递公司。”

“哪怕是做快递员?”吴玉看着两人笑了笑。

“是!哪怕是做快递员!”王亚瑟咬了咬牙点点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