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医术能加经验值 > 第641章 抓住了软肋?怎么让你给跑出来了?全文阅读

他们不明白儿子就只是一个医生,平时也没听儿子有多大的本事。

怎么就认识了这么多的富豪与权贵呢?

他们俩口子在老家县城也算是混得比较好的一小撮人了。

自认为见过一些大场面,也有着不错的人脉。

可是与儿子认识的这些人相比,随便拉出一位来,都足以让他们仰望。

这些到场的大人物,对于周厂长夫妇来说,真的就如天上的星星一样,只能仰望,没办法接近。至于周灿的大伯一家子,那就更不必提了。

大伯一家混得还不如周厂长呢。

帮着周灿收礼金,人都收麻了。

在这场婚礼上,那些宾客们送出的仿佛不是钱,而是纸。

六千六,八千八,六万六……这些可都是真金白银呐!

这些宾客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直接就送出去了,他们赚钱的速度恐怕也与花钱的阔绰态度相匹配。

更让大伯与堂哥、堂嫂等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宾客送礼金特别积极,生怕东家不收。

这个侄儿子,在省城混出了名堂哇!

他不由感慨万千。

想到上次来省城图雅医院治疗,处处绿灯,治疗、护理都是最好的。

那些医生与护士对他的态度也是极为热情友好。

他不由更加好奇周灿侄儿现在到底强到了什么程度?

“周海,以后你别天天窝在小县城了,找机会也跟着你堂弟学学。”

趁着暂时没有宾客前来写礼金的空档,大伯忍不住对儿子周海说道。

当父母的都是这样,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有出息,总想着自家孩子也能有点出息。

“爸说得没错,你是该跟着阿灿好好学学。什么叫做精彩的人生?阿灿这才是活出了样。我当初嫁给你,可是指望着有一天跟着你享福。”

堂嫂今天算是大开眼界。

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贵族朋友圈。

羡慕的同时,也希望丈夫能够更上进一点。

“嗨,我捧的是公家的饭碗,干的是行政工作,你们让我跟着阿灿当医生吗?不过我刚才看到好几位省城卫生主管部门的官员了,找机会让阿灿帮忙牵线搭桥,打打招呼,活络活络,兴许哪天能混进省城也不一定。”

周海在县城卫生部门工作。

目前混得并不是很差。

但是与周灿比起来,立刻相形见拙。

人啊,最怕比。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算你这脑袋瓜开窍,我可等着跟你到省城来住啊!别又给老娘画饼,那玩意吃多了不抗饿。”

堂嫂这话弄得周海一脸臊红。

男人嘛,为了追求女人,哪个不是花言巧语,狂开空头支票?

真正到手了,开过的空头支票大多数自动作废。

“这事得好好运作,哪有那么容易啊!再说了,省城的房子可不便宜,就咱俩那点工资,凑个首付都够呛。”

别看网上曝出有人花几千万,甚至上亿买官求官。

其实像周海这种不贪污受贿的小官,也就比工薪阶层好那么一点点。每个月工资准时到账,五险一金全给买好,老了有保障。还有就是福利待遇不错。

大伯这一家子正聊着,又有宾客来写礼了。

他们停止讨论,认真接待宾客。

来的基本都是贵宾,他们可不敢怠慢其中任何一人。

迎亲的车队缓缓驶入被包下的维多利亚酒店。

酒店方也很会来事。

面对周灿这样的超级阔主,全酒店的保安与服务员、工作人员、管理层,都想尽办法提供最好的服务。

随着车队驶入酒店,礼炮、彩带齐齐发射,现场一片欢呼声。

婚庆公司的乐队则是卖力的凑乐,迎接新郎与新娘的到来。

酒店大厅内,司仪已经接到了新郎接亲归来的消息,也在及时用声情并茂的语言欢迎着周灿与苏浅浅。

宾客们纷纷转头看向酒店大门。

正在转动的玻璃门可以让他们隐约看到一辆极为拉风的劳斯拉斯幻影停在酒店的正门口。

车门打开,打扮得如同白马王子一般的新郎官周灿,下车后迅速拉开左侧的车门,牵着身着白色婚纱,宛如仙女的苏浅浅走下车。

按照婚礼程序,下车后直接进酒店大堂,然后通过一道道花桥,踩着红毯走上台。

到时候婚礼将会正式开始。

就在大家都期待着一睹这对新人的风采时,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窜了出来,一把挡在了两人面前。

“虎妞,结婚这么大的事怎么不通知娘家人啊?”

这个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浅浅的婶婶。

谁也没料到,这个老妇人竟然找到了这里,并且算准时机,在婚礼的紧要关头拦住这对新人。

周灿的眉头微皱,大喜的日子,这个贪婪无比的老太婆来了,这不是给人添堵吗?

瞧这情形,这个老妇肯定早早的打听好了日期和地方,专门守在这里。

“婶子,您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喝一杯喜酒。”

苏浅浅明显有些害怕这个老妇。

“你倒是高高兴兴的嫁人了,可是我儿子苏俊,也就是你的弟弟,现在还被关在看守所呐!你要真有点良心,现在就想办法把人给放了。”

苏俊判的刑期是半年。

不过从拘留到逮捕,到起诉,到判刑,这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

在这期间的拘押是不算在刑期内的。

算算时间,苏俊应该还要坐蛮久的牢。

“阿姨,今天是我浅浅大喜的日子,您要是真想救您儿子早点出来,就等我们举办完婚礼再说。现在这样拦着,不但救不了您的儿子,反而有可能把您自己送进去。”

周灿澹澹的说道。

今天的宾客太多了。

有很多都是不请自来的社会人士,周灿与苏浅浅发请柬,基本只给了亲友。

但是人家愿意抽出时间来给他们送上新婚祝福,没道理把人拦在外面。

所以这才给苏浅浅的婶婶钻了空子。

此刻记者有不少。

发现出了状况,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

记者最喜欢这种丑闻了。

够劲爆,够吸睛。

“今儿我来了,就没打算善了。还要抓我是吧?大家都来看看啊,我是新娘苏浅浅的婶婶……”

老妇开始撒泼。

完全就是有恃无恐。

她算得很清楚,今天宾客如云,这种情况下,那是拿住了周灿与苏浅浅的死穴。

要是传出去,苏浅浅对待自己的亲婶婶这个态度,绝对是一大丑闻。

“婶子,求求你别闹行吗?您要我们想办法救苏俊出来,我们答应您就是了。”

苏浅浅看到众多记者,还有宾客,她很恐慌。

现在就只想息事宁人。

小声向婶婶求情。

“除了放人,还必须给我五千万!少一分都不行,我现在就要拿到手。”

老妇又提出了一个条件。

那张削瘦无肉的恶妇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她吃准了苏浅浅今天什么条件都得答应她。

拿到五千万,她的儿子从狱中出来后,全家都能过上好日子。

至于苏浅浅赚钱不容易,她才不会管苏浅浅的死活呢。

在她看来,明星赚钱很轻松。

别说是五千万,就算要五个亿也不多。

“我哪有那么多钱给你啊?”

苏浅浅低声哀求的看着老妇。

“哼,少在这里给我装穷。我都打听过了,你们结个婚,直接把整个酒店都包下来了,五千万对你们来说只是毛毛雨。到底给还是不给?我又要叫了!”

婶子把恶毒妇人的嘴脸,那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一分钱都不给,等会自有警察来处理你,敲诈勒索五千万,等着坐牢吧!法盲!”

周灿已经在第一时间悄然把婶婶的一切威胁都给录下来了。

“那就看看谁怕谁!”

婶婶来闹事之前,肯定请教了高人。

也可能是她那个关在牢里面的儿子出的主意。

“记者同志,各位来宾,大家都来看看啊,我是新娘苏浅浅的婶婶……”

老妇这一闹,周灿与苏浅浅皆是颜面扫地。

眼看局面失控。

这时一辆闪着灯的白色救护车驶了过来。

上面写着东江精神病院几个大字。

三名白大袿从车上跳了下来,不容分说,直接拖住闹事的婶婶就放车上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医院管理不到位,让这个精神病人跑出来了。周医生、苏女士,我代表我们精神病医院给您道歉。同时也祝福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到老。”

一名领导模样的白大褂对着周灿与苏浅浅鞠躬道歉。

“赶紧通知家属,怎么让这个疯子跑出来了?差点扰了人家的婚礼。”

给周灿与苏浅浅道完歉,领导模样的男子又接着对两个医生训斥了两句。

被抓住的婶婶,拼命挣扎,脸上全是惊恐。

嘴里大叫着“我不是疯子,我不是疯子!”

只是很可惜,没人会相信她。

精神病医院的车子带着婶婶走了,现场的众人皆是露出笑容。

原来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一个疯子。

“别愣着啊,赶紧进去举办婚礼!”

许医生挤挤眼,对着两人说道。

周灿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很可能是许医生看到有人闹事后,第一时间通知了精神病医院的熟人,上演了这一幕完美的精神病院医生抓疯子。

老师还是那个智计过人的老师啊!

精神病院的救护车来得这么快,从医院开过来的明显不可能。

那就只有两种情况。

要么精神病院的车子正好经过附近执行任务。

要么许医生早早准备好了。

前者的可能更大。

不然谁会没事准备一辆精神病院的车子等着抓闹事的人啊?

“谢谢老师!”

周灿觉得这辈子能遇到许医生,并且成为他的徒弟,实在是三生有幸。

他牵着苏浅浅的手,一起走进酒店大堂内。

缓缓走向舞台。

司仪是请的最好的司仪,有着超强的主持功底。

刚才的小插曲被她三言两语就给化解了。

现场地气氛再次变得热闹。

周灿对旁边的伴郎道“烙哥,给这个司仪额外包一个红包,这个主持我给满分。”

“哈哈,没问题。这是咱们自己公司培养出来的主持,还行吧?”

黎烙刚才看到苏浅浅的婶婶突然窜出来闹事,也是吓了一跳。

当时那种情况下,让保安强行把人赶走,只会引发更大的猜想。

报警那就更加不美了。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许医生想出来的,直接请来精神病院的救护车,抓‘疯子’。

“何止是还行,非常好。以后可以重点培养她。”

周灿此刻看到婚礼顺利举行,心情也是大好。

随着婚礼渐入佳境,两位亲人缓缓走上舞台,致辞答谢到场的每一位宾客。

接下来是烂俗的新郎给新娘献花,戴戒指环节。

“周灿先生,请问你愿意娶苏浅浅女士为妻,不管贫穷、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守护她一生吗?”

“我愿意!”

周灿回答得铿锵有力。

“苏浅浅女士,你愿意嫁给周灿先生为妻吗?”

不等苏浅浅回答,有一个年轻男子突然站起身,在台下大喊。

“浅浅,不能嫁给他。我是吴强啊!还记得我吗?我现在从法国留学回来了,读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也喜欢我。”

所有人都是震惊的看向这名突然站起身大喊,想要抢走新娘的男子。

今天这场婚礼的事情有点多啊!

苏浅浅看着台下那名男子,表情很是平静。

“谢谢你能喜欢我,不过我必须告诉你,我从没与你谈过恋爱,更没有喜欢过你。我这一生,只爱周灿,如果有来生,我愿意生生世世都做周灿的妻子。他才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谁也替代不了。”

苏浅浅拿过司仪手中的话筒,非常冷静的当众回答了这名男子。

她看向周灿时,更是含情脉脉。

“我愿意嫁给周灿先生为妻,为他喜衣做饭,为他生孩子,陪着他一起度过余生的每一天。”

回答完那名男子的话以后,苏浅浅直接当众宣布了心中意愿。

周灿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别说这个单相思的吴强,就算再优秀的男人,她也不屑一顾。

因为她的心里装下周灿后,就已经装满了,再也容不下任何男人。

“谢谢!我今日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一个承诺,此生永不相负。”

周灿说完,单膝跪地,献花。

她接过手捧花,然后主动伸出左手。

周灿从伴郎手中接过婚戒,替她戴上。

而她也是从伴娘手中拿过男戒,给周灿戴上。

“下面请新娘扔出手中的幸福之花,单身的女士与男士,可千万不要错过哦!接到它,将会带来好运,帮助你们找到另一伴,摆脱单身。”

主持有意无意的瞥了那个叫吴强的男子一眼。

此人被当众拒绝后,似乎并不是很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