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斗罗:蛛皇传说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叶皓就是叶日天?全文阅读

“老师!”

“小刚!”

在弗兰德、唐三的呐喊下,玉小刚被两位圣殿骑士当面带走。

起初大师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他一直认为他是冤枉,这一切都是叶皓事先与萨拉斯串通好了的,其目的就是为恶心、让史来克学院分崩离析的诡计。

但在眼前的雷霆手段下,大师面如死灰,被人硬生生拖走,双腿不断在扑腾,这是玉小刚最后的倔强。

“冤枉!冤枉!我是冤枉的!”

见玉小刚被拖走,萨拉斯忍不住骂道:“自认清高的家伙,竟连教皇令都敢偷,还敢冒充武魂殿长老,真可谓不知死活。”

“宁宗主,人我就先拿走了,这样的贼子我必须亲自审问。”

说着,萨拉斯冷哼一声,白了眼跪地还在拼命挣扎的唐三、弗兰德,他本人对此十分的痛恨。

见萨拉斯已然离去,这场闹剧终是落下帷幕。

宁风致微微一笑,对着叶皓,道:“叶皓,我与剑叔要先行离开了,眼下苍晖学院的事情已经真相大白,我必须前往皇宫向陛下复命。”

叶皓颔首,笑道:“宁宗主,剑斗罗冕下,慢走。”

接着,在宁风致、剑斗罗走后,叶皓选择不再多留,待在这儿让两个讨厌的人时刻瞪着,他此刻心情也不好。

“叶皓,我此生是不会放过你的!”唐三挣扎起身,目光无比狠毒的看着。

叶皓对此不以为然,瞥了眼,笑道:“玉小刚自作孽不可活,武魂殿的教皇令他既然敢掏,那他就要做好被审讯的准备。”

“玉长老?”

“呵呵……”叶皓冷笑,“他还真不配。”

弗兰德哽咽,“叶皓,你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吗?小刚也是为了史来克学院着想,他的教皇令乃是唐昊给他的,并不是小刚偷的。倘若小刚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弗兰德就算拼了我这把老命,也要与你同归于尽。”

对此,叶皓不屑笑道:“同归于尽,你弗兰德还没这个资格。”

“你说什么?”弗兰德顿感压力倍增,整个人正在缓缓跪下,一名拥有十万年魂环的封号斗罗所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他这个魂圣在封号斗罗眼前只是一只蚂蚁。

“叶皓,你究竟想怎样?”唐三咬牙问道。

“怎样?”叶皓澹澹一笑,“我并不想怎样,玉小刚自命清高,拿着教皇令到处显摆,还对外宣称其武魂殿长老的身份。刚才的场景别说你们没看见,教皇令对武魂殿意味着什么,我想是个魂师都明白。”

“不要用你们无知挑战这个世界的规则,此事是玉小刚自己作死,这只能怪他自己,怨不得别人。”

说完,叶皓便带着蛛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在叶皓、蛛儿走后,唐三无力的敲击地面,眼中更是饱含泪水,大师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就好像自己的爸爸一样。

“院长,我们该怎样?”唐三手足无措的看向弗兰德,一时没了方向。

弗兰德瘫坐在地,脑门出了一层冷汗。

“完了,小刚算是彻底完了。那教皇令实则是你父亲给予小刚的,本想着免些没必要的麻烦。可如今,小刚为了这件事情选择掏出教皇令,这才让叶皓有机可乘。”

“眼下……小刚是九死一生了,武魂殿下手可谓狠毒,落在他们手中几乎没有活命的。”弗兰德仿佛老了十几岁,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时间没了方寸。

“小三,你去哪儿!”弗兰德劝解冲动的唐三。

“我去将叶皓给杀了!”唐三愤慨道,他实在无法忍耐,今时今日,叶皓已经触犯唐三的逆鳞。

无论对方是谁?唐三下了必杀的决心!

叶皓已有取死之道!

“站住!”弗兰德厉声道。

“小三,你这是自寻死路。你难道没看到吗?叶皓身边有着封号斗罗,你只身前往只会是死路一条。再者,大赛召开阶段决不允许发生杀戮事件,你难道想要整个史来克学院陷入绝地吗!”

面对弗兰德的再三劝阻,唐三顾若耳闻,他现在只想将大师救出,随后亲自手刃仇人。

“那叶皓呢?”唐三咬牙,“他与萨拉斯勾结将老师掳了去,难道这也在大赛的规矩之中吗?”

“小三,你要认清现实。”弗兰德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本届大赛是由武魂殿、天斗帝国、星罗帝国三方联办,就像起初叶皓突然加入天斗皇家学院二队那样,他有着天斗帝国作为依仗,这些小事对他而言简直唾手可得。”

“再者,小刚这次招惹的不是天斗帝国,而是武魂殿!况且教皇令只有武魂殿长老之尊才配拥有,而你父亲之所以拥有,实际上是独属于昊天宗的那块。”

这时,唐三眼前一亮,“院长,那咱们将事情挑明了不就行了吗?这样一来老师就可以出来了。”

弗兰德没好气的瞪了眼唐三,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怎么唐三是个死脑筋。

“小三,现在你拥有双生武魂的秘密已然暴露,我想接下来武魂殿必然会对你采取措施。眼下咱们先回学院吧,小刚的事情咱们从长计议。”

说罢,弗兰德拉着唐三就往学院走去,为了以防唐三再有歪心思,这次弗兰德说什么都不会让其离开。

“院长,万一,我说的是万一。”

唐三殚精竭虑,问道:“万一老师被叶皓……”

“没有万一!”弗兰德第一次罕见的发火,双目瞪的浑圆。

“小刚的命大着呢!当初经历几次挫败他都没有倒下,这才哪到哪?这样的话以后少讲,知道吗!”

弗兰德突然大发雷霆,这是唐三始料未及的。

眼下,唐三除了暗暗祈祷大师无碍,其余的他什么都做不了。

天斗城,皇宫内。

雪星亲王带着一腔怒火回到天斗皇宫,他准备让雪夜大帝下令取消史来克学院的参赛资格。

“……”

“……”

“皇兄,如此学院怎配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精英大赛,若让这些人出线前往武魂殿参加最终淘汰赛,那我们天斗皇室的脸都要丢尽了。”

在听了雪星亲王的叙述,雪夜大帝只觉得怒火中烧,史来克学院此番实在太过分了。

就在雪夜大帝下令之际,宁风致却突然赶了过来。

“陛下,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

“……”

“原来如此……”雪夜大帝恍然大悟,明白前后事情的原委。

但宁风致并没有将唐三拥有双生武魂的秘密说出,想来之后的战斗中,唐三应该会使出。

从今日的态势上来看,唐三与叶皓之间已然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

一个是唐昊的儿子,另一位则是武魂殿少主,本届大赛实在太有意思了。

雪夜大帝点点头,“宁宗主,你来了更好。我与雪星商议过了,准备取消史来克学院的参赛资格,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这时,宁风致摇了摇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陛下,史来克学院还不能退出本届大赛。”

宁风致的一席话,顿时二人有些摸不清头脑。

雪星亲王不解问道:“宁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史来克学院是什么脾性,你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样的学院,他们配参加全大陆高级魂师精英大赛吗?”

对于宁风致脱口而出的这番话,雪夜大帝大为不解,示意宁风致继续说下去。

“陛下,眼下史来克风头正盛,再加上那个叫唐三的学员已然成为魂王,这样一来,他们接下来进入淘汰赛的几率将会是很大。”

宁风致是一个聪明人,雪夜大帝思索。

“宁宗主,还请明说吧。”雪夜大帝想要迫切知晓事情的缘由,史来克如此罪恶深重,为何宁风致这个毫不相干的人,竟舍得为他们说清。

宁风致微微一笑,“陛下,我想您也听说了,本届大赛最终奖励乃是历届以来最高的。”

“魂骨,还是三块魂骨。”雪夜大帝开口。

“不错!三块魂骨。眼下预选赛已然进行大半,其中天斗皇家学院二队可谓表现出众。尤其是叶皓,他必然是队伍夺冠的关键。”宁风致露出信心满满的笑容。

“那这与史来克学院有何干系?”雪星亲王大为不解。

“亲王殿下莫要着急。”宁风致澹笑道:“史来克学院这段时间是捷报频频,再加之史来克学院如今也有一名魂王的学员。因此,我们何不将史来克学院当作是天斗皇家学院的垫脚石。”

“垫脚石?”×2

二人异口同声。

“不错,垫脚石。”宁风致眼前一亮。

出得皇宫,宁风致、剑斗罗端坐在马车内。

“真没想到,这唐三竟是唐昊的儿子,一个双生武魂的天才,可惜就这么废了。”剑斗罗唏嘘不已。

宁风致望着窗外不远处的史来克学院,示意马车停下。

“我若是猜的不错的话,大师手中那块教皇令应该是唐昊所赠予的,而唐昊的那块则是昊天宗所拥有的那枚。”

小书亭

剑斗罗稍加思索,“这样看来,武魂殿此番不是抓错人了?”

“不。”宁风致笑了,“他们并没有抓错。”

“为什么?”

“正如叶皓所说的那样,大师虽有教皇令,可他却不是武魂殿长老的情况下加以冒充,仅凭这一点,武魂殿就有充足抓人的理由。”宁风致眼神逐渐阴沉,继续道,

“最让我吃惊的不是唐三,而是叶皓身旁的女子,那女孩不过十七、八岁,竟然是一名噬魂蛛皇武魂的封号斗罗,且还拥有十万年魂环。”

宁风致长叹了口气,“眼下武魂殿日益壮大,待到大赛结束以后,还是不知大陆上会多多少风风雨雨。”

说完,宁风致挑起车帘,马车逐渐扬长而去。

天斗城武魂主殿。

暗无天日的地牢,到处充斥着阴森可怕的气息,一盏盏燃烧的火焰好似来自地狱的烈火。

“吱吱吱……”

大师被绑在十字架上,四肢被粗壮的铁链环环相扣,不时还有几只肥肥地老鼠从大师的脸上爬过,大师只觉得毛骨悚然,整个人到现在还不知发生了什么。

“说,你身上的教皇令从何而来?”萨拉斯坐于大师对面,正沉声审讯道。

大师微微一怔,随即面露惊悚,连道:“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

萨拉斯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眼神示意。

紧接着,一旁赤裸上半身的武魂殿弟子毫不犹豫给了大师一记大比兜。

明晃晃的五个手掌印渐渐浮现,大师口吐血沫,其中还夹杂着几颗烂牙。

“每一个来这里得人都说自己是冤枉,但到最后,他们每一个都不冤枉。”

萨拉斯起身直视大师,那深邃的目光好似能穿透大师的心灵。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身上的教皇令究竟从何而来?”

大师咽下口中血沫,颤颤巍巍道:“我真是……冤枉的。”

萨拉斯:“……”

对于这个答桉,萨拉斯很不满意。

他重新坐回座位,捧起手中的香茶饶有兴致打量着眼前的挫男,真不知这家伙究竟有什么魅力?

“给他松松筋骨。”萨拉斯澹澹开口。

“是。”

只见,那名武魂殿弟子手中化作一条紫色占满雷电的长鞭,脚下三枚魂环缓缓升起,那长鞭赫然就是他的武魂。

不由分说,武魂殿弟子一鞭下去,打的大师皮开肉绽,两只眼睛瞪的浑圆,好似从眼眶夺门而出一般。

“士可杀不可辱,有种你杀了我。”大师满头虚汗,面色煞白的说道。

萨拉斯冷笑连连,“我不会杀你,但我会一样样的折磨你。我让一个魂力只有三十级的人来抽你,这长鞭正是他的武魂:雷鞭。”

“二十九级的大废物,真是不理解蓝电霸王龙家族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奇葩。”

大师变得一言不发,只是咬紧牙关以示心头的愤恨。

见大师依旧不为所动,萨拉斯继续招手,紧接着又是一鞭下去,这一次的力道比先前还要厉害,不到片刻,大师眼前翻白晕死过去。

“真是不经打。”萨拉斯撇嘴,“泼凉水,继续打,打到他说出教皇令由来为止。”

人间炼狱,不过如此。

此时此刻,史来克学院。

后山小木屋中,柳二龙在得知大师被武魂殿抓走以后,她仿佛整个天都要塌下来。

当即就要前往武魂主殿将大师给救出来,好在弗兰德及时劝阻。

“弗兰德,你这是什么意思?”柳二龙皱起眉头。

“你去了也没用,小刚这一次犯事了,而且犯的事很大。”弗兰德无精打采,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以至于他这个当院长的不得安生。

甚至一度产生了解散学院的念头。

“不就是冒充武魂殿长老吗?小刚才华横溢,又与那贱人曾经有关系,当武魂殿长老简直绰绰有余。”柳二龙咬牙切齿,眼中的怒火冲天而起,房内的气氛一度压抑。

这时,赵无极突然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张纸。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赵无极老实的挠了挠脑袋,发觉事情些许不妙。

柳二龙的眼神足可杀人,曾经她可是屠戮了一个魂兽森林,杀戮之角实至名归。

弗兰德深深地叹了口气,“无极,有什么事情吗?”

赵无极下意识咽了下口水,将手中纸张递交弗兰德。

“大赛组委会对于学院的惩罚下来了。”

对此,弗兰德深呼吸口气,他已然做好最坏的打算,不就是退出大赛吗?他弗兰德不稀罕。

“大赛组委会没有取消我们的参赛资格?”弗兰德先是一愣,随后心头一喜,嘴角上扬的弧度已经出卖了他。

“老大,你看后边,最后边……”赵无极弱弱的说道。

紧接着,弗兰德突然愣住,随即口吐一口老血,双目翻白晕倒过去。

见状,柳二龙连道:“赵无极,你故意的吧!”

赵无极显得很无辜,无奈道:“柳副院长,你看信的最后边。”

“最后边到底有什么?”带着心头浓浓的疑惑,柳二龙拿起纸张。

可纸张上所呈现的内容,让柳二龙不禁嘴角抽搐。

“鉴于史来克学院,大赛组委会做出决定,罚史来克学院十万金魂币以示惩戒,若有下次,绝不姑息。”

看到这儿,柳二龙顿时哭笑不得。

弗兰德什么都好,就是贪财的毛病一点都没改。

大赛组委会没有取消史来克学院参赛资格已经是宽宏大量,但那十万年金魂币,弗兰德真就拿不出手,那无疑是拿起小刀狠狠戳他的心头,那是弗兰德身上的一块肉啊!

“去准备十万金魂币交予大赛组委会。”

柳二龙大手一挥,学院账上瞬间少了一笔。

史来克学院前身乃是蓝霸学院,能在寸金寸土的天斗城办所高级魂师学院,这十万年金魂币不过是九牛一毛。

听得此处,倒地的弗兰德顿时老泪纵横,哭的好似个孩子。

他这个做院长的实在太难了……

后山最深处,此地乃是唐昊的隐居之所。

“爸爸,您带老师出来难道不行吗?”唐三的意思很明了

劫狱?

对此,唐昊缓缓摇了摇头,“你当你老子是啥?先不说大师被关押在武魂主殿何处,即便你寻到了,你能救出他来吗?救出之后安置在哪儿?”

“小三,你要学会思考。”唐昊语重心长的说道。

但彼时,唐三已经深陷迷惘,一心只想将大师救出,最终亲自手刃仇人。

“思考?爸爸,你让我怎么思考!”

唐三陷入自责之中。

“我最敬爱的老师正在受苦,我这个做学生的却只能干坐着,爸爸,我求你了,你将老师救出来吧。”

面对儿子的苦苦哀求,唐昊依旧不为所动。

“小三,爸爸若是去了,只怕是有去无回。”唐昊颇为无力。

“爸爸,您是封号斗罗,天下无敌!”

“您怎么可能有去无回呢?”

唐昊叹息道:“天下无敌个屁!”

“你老子若是天下无敌,我岂会龟缩在此?先不说我中毒已深,该有叶皓身边的封号斗罗,我想足有四、五位之多,你想想看,爸爸去了能安然无恙的回来吗?”

这一话带给唐三的打击很大,四、五位封号斗罗,那叶皓今早身边的女子,岂不是其中一位。

有一位就已经让人头皮发麻,四、五位……

唐三咽了下口水,心生胆怯。

先前的叫嚣在此刻荡然无存,人要面对现实,唐三这个穿越者亦是如此。

“爸爸,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唐三不依不挠,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就一定要抓住。

见状,唐昊深感无力。

“此事因我而起,教皇令是我拿给大师的。大师此番做法也是为了史来克学院着想,就没料到,叶皓会与萨拉斯勾结在一起,当真是可恶!”

“眼下你拥有双生武魂的消息已经泄露,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只要你去了武魂殿,那等待着你的就只有布置好的天罗地网。”

“你想杀叶皓,叶皓何尝不想杀你。”

唐三皱起眉头,“这么久已来,他有无数次能杀死我的机会,为何他还是不出手呢?”

听到此处,唐昊面色一沉,凝声道:“你仔细想想,叶皓所做的一切,哪一件不是针对你?”

“爸爸,您的意思是?”唐三眯起双眼,心中油然升起恐惧。

“叶皓这是在折磨你,让你身边的人一一落得大师这样的下场。”唐昊不愧是唐昊,一语击破。

“所谓攻心为上!”

“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那叶皓就是叶日天!”唐昊斩钉截铁的说道,眼中充满了肯定。

唐三:“!

!”

“爸爸,叶皓就是……叶日天!”唐三瞪大眼睛,充满了不可思议。

“您有证据吗?”

唐昊摇头,“并没有,只是怀疑罢了。”

唐三:“……”

“好了,大师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唐昊起身拍着唐三的肩头。

“明天爸爸去带你去见个亲人,希望,他可以帮助我们父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