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在三国养牲口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斩首董卓全文阅读

泰坦蟒,狰狞的蛇头竖起可达数丈高度,如同图腾巨柱一般,当真骇人异常。

若是百十普通人类,它大概能分分钟祸祸个干净。

但攻击方式单调贫乏,体型庞大,陆地行动迟缓,对刀砍箭射的防御又很一般。

冲到万军甲士当中,或许因为生命力强悍能制造一些混乱,但被宰被屠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刘沧手中的泰坦蟒已经达到了四条,而这些泰坦蟒首次真正意义的出现在世人面前,却是将董卓数万的精锐吓哭了。

没错,配合着刘沧精兵的突袭,真的有很多粗莽的汉子跪地大哭。

一而再,再而三被刘沧打击士气的凉州军真的被泰坦蟒吓到了,甚至没人敢尝试攻击。

其实泰坦蟒就像一头纸老虎,若是有人组织攻击,一波就能让它们对人战力比较贫乏的状况露馅。

可惜,至少这场战斗中,没能组织出对它们的试探。

别说凉州军兵,就连董卓都吓傻了。

东平王养异兽世人皆知,但这玩意哪里是异兽,根本就是魔物好不?

早先的征战素养扔到九宵云外,面对刘沧的骑军突进,董卓下达的命令唯有:跑!快走!撤退!给老夫顶住!

泰坦蟒游出山间,初时因为跟它们还保持一定距离,倒是也有些军将癫狂呵斥进攻。可紧随着狼群、熊群,以及升空的鹰凋笼罩战场,董卓一军的心态算是彻底崩了。

屠戮般的进攻持续了不足一刻,段煨所思的正经阵战草草收场。

巨蟒环绕之间,庞德领天枢营入场收俘。

泰坦蟒首次出战,战绩斐然,只不过既然亮相,想来以后再将它们搬出来吓人,大概效果也就不可能像今时这般好了。

虎狼凶兵,董卓裹挟的朝官终于真正见识了刘沧的虎狼凶兵。

且不说那些蛟莽虎熊,这一军不久前才屠了二十万匈奴的骠骑府兵,杀敌斩将,不受任何挟持,阻军前路,尽为可斩。本身皆为凶人。

而彪悍的西凉军更不敢在他们面前做出丝毫炸刺之态,稍有异动,不做丝毫斥责,挥刀直取人命。

收编军兵,暂押百姓,一应财资在天权辅兵的登记后有序离场。

瑶光、开阳两营直奔鹿北进军,欲抄张济后路。刘沧此时终于在被看押着的董卓面前立马。同时,也看到了黄忠牵回来的矫健赤兔,额,兔兔没给吕布么?

“东平王,老夫一心为汉,你不能这般!你不能这般对待老夫!”此时董卓狼狈不堪,胖硕体型仅被押按已是气喘吁吁。

一段时间的惊乱,董卓已经逐渐平复下因泰坦蟒带来的恐惧,此时表情变换频繁,眼中凶光与怯懦不时转换。

董卓附近还有被军兵暂围的朝官。李儒,以及董卓军中领军将领跟董卓押在一起。

董卓周身浮现罡气,但被数名士兵扭扯按压无法动弹,跪地垂首,依旧挣扎不断。

“董仲颖,豪杰一世,莫要失了体统,孤留你全尸如何?”刘沧立马董卓身前,士兵松按,董卓扬头可观刘沧表情。

“刘沧,你不能杀我,你侵占天子私产,你囚禁太后,杀了我,他们也不会放过你!我们合作,我们可以共扶天子!”见刘沧一脸澹然,董卓心慌,朝着不远处的朝官高喊。

“董贼无耻!东平王当诛此贼!”朝官当中,年迈者多有互相搀扶,相隔不远还有更多女卷车架,却见伏完推开众人,指着董卓骂道。

“恩?王允?怎么还活着?孤没杀他?”没有理会伏完,刘沧却在众人中看到王允,稍有意外,对一旁贾诩问道。

“恩?主公说过要杀他?”贾诩质疑。

“没说过么?”刘沧疑惑。

“算了,王允勾连董卓多有不法。”想想可能忘了,再看王允一眼,刘沧随口说道。

贾诩眼神示意护兵,军兵拨开朝臣,上前将王允揪出。

王允刚要反抗呼喊,军士一拳捶进王允心窝,将瘫软的王允拖出人群。

“不可~!”朝臣当中有人呼喝。

“噗!”刘沧摆手,按押王允的军士手起刀落,王允人头落地,朝臣一片哑然。

王允死的草率,各种草率,刘沧是真把王允忘了,如今董卓都抓到了,还留他干啥?

而王允至死或许都没意识到自己要死。

被围朝臣一片寂静,一条有着比其他蛟莽更加狰狞头颅的暗金色蛟莽沙沙游至刘沧身边,蛟蟒过处,即便刘沧军中也不乏战马需要骑士安抚。

董卓凶恶,刘沧显然也不良善。

原本因伏完呵斥董卓也想吊两嗓子的朝臣,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这又是个不讲理的!

而随着刘沧麾下军兵在官宦亲属车马中寻找王允家卷,群臣不乏色变之人。

“唉~”卢植叹气,气质尽显老态,刘沧装作没有看见。

“东平王,王允并无大过,不至祸及家人吧?”马日磾一脸倔强,站出扬声。

刘沧摸摸将脑袋探至他身侧的铁头,撇了马日磾一眼,当年就是这老家伙对他多有防范,建议皇城增建防御,刘沧倒是也有心给他个痛快。

事态发展到如今这个阶段,董卓、诸侯、各方世家豪强,该做不该做的都有人做过了。

刘沧已是百无禁忌,弄死俩朝臣安个罪名也就是了,反正都是人家玩剩下的。声讨起来,论资排辈也论不到他。

“哈哈,好一个并无大过,王允私圈宫女嫔妃,合该诛之。”刘沧考虑要不要捅了马日磾,李儒大笑,朝臣面色再变。

董卓的确有重用王允的表现,而朝臣也都知道,朝中受董卓重用之人,往往都是被董卓抓住小辫子的,此时李儒癫狂,朝臣却也多有恍然。

“殿下若言相国之罪,莫说天下,这般朝臣中又当有多少该诛之人。殿下,还望殿下念及往日情分。”李儒斥责朝臣,转而不言其他,对刘沧悲戚讨饶。

“血口喷人!”

“奸贼!尔等。。。”李儒话落,朝臣反驳骤起,刘沧再度摆手,军兵呵斥肃静,铁头更是朝众人张开血盆大口,周遭转瞬再度寂静。

不理朝臣,也没理李儒,刘沧打量脸上布满惊恐的董卓。

面对刘沧,董卓是真失了锐气。

别管刘沧为什么杀王允,在董卓看来,刘沧这么随意的在他面前斩杀朝臣,无非是在反驳他早前之言。

这分明是在表示他根本不在意这些朝臣,也根本不在意那所谓的放过还是不放过。

早前这一手董卓也经常在别人面前玩,只不过此时亲身体会,那心惊肉跳的感觉,他一点都不习惯。

“殿下。。。”董卓看向刘沧,眼中闪烁祈求。

“赐绫,送董将军上路。”刘沧面色冷澹,既然擒住,董卓好像也没必要再留了。

白绫是没有白绫的,刘沧麾下没人带那玩意,这勉强也算是对董卓保有些许敬重的说辞。

一条麻绳套上了董卓脖颈,董卓呼声未出,绳索已然勒紧,将董卓的呼声勒回了腹中。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惊恐,挣扎,在一种朝官面前,董卓充满戾气的大脸逐渐紫红发青。

恩,别以为勒死很残忍,这时代被勒死其实是一种较为体面的死法。

李儒挣扎,押在董卓附近的凉州将领有人惊恐,也有人愤怒挣扎,但都无法挣开束缚按压。

死亡危机袭来,董卓布满血丝的双眼中闪过癫狂。

“魔。。。乱天下!”压着胸腔中最后一口气,董卓嘴中发出沙哑怪叫,一袭黑雾由董卓身上升腾。

仿佛跨越空间的间隙,黑雾甚至无视了持盾挡在刘沧身前的大福、四福,瞬间笼罩刘沧。

“尔敢!”贾诩惊怒失态,上前欲查刘沧情况,被刘沧抬手制止他的触碰。

“不要!”李儒惊呼,那是董卓的异术,侵蚀个体神智,能致人癫狂,疯狂攻击周围的一切。

而此时若是用在刘沧身上,或能制造混乱,但刘沧近处的他们同样有死无生,实乃决死不留余地的做法。

刘沧同样惊疑,他早年没在董卓身上看到绝技的。

说不好是对自身的信心还是傲慢,如今刘沧通常懒的去看别人的属性。未想董卓居然成长出了攻击型的绝技,不过转而刘沧又没感觉丝毫异样。

李儒呼喝,他还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刘沧无需细查董卓绝技,李儒就将董卓的绝技揭底,只求众人惊乱,可寻机逃窜。

可众人紧张注视下的刘沧,没有丝毫不适异样,骑在战马上甚至还有些茫然。

刘沧本想让铁头将他缠起约束,可随着黑雾冒烟般在他头上不断升腾,黑雾散尽,他却屁事没有。

“呵,歪门邪道,也妄想影响孤的神智?”压下心虚,刘沧嘴角挂着嘲讽,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自信满满的对周边说道。

垂死的董卓双眼中充满不可置信,因为担心刘沧情况,士卒松缓了对董卓的勒颈,确让他一时未亡。

“斩首示众,以告天下!”刘沧冷言,早前对董卓的些许敬重也扔到九霄云外。

董卓身宽体胖,数名士卒压制,不让其乱动挣扎。

大福暗恨他对刘沧施术,跳下战马,来到董卓近前,挥斧斩断董卓粗壮脖颈,狰狞头颅滚落地面。

“刘沧!你不得好死!”兵将有人叫骂,刘沧摆手,一名士兵抽刀捅进咒骂者的心窝。

眼看己方惊恐愤怒都被刘沧冷脸无视,李儒停下了挣扎,脸上充斥绝望。

“殿下,若保岳父家卷,李儒愿为殿下效死。吾等可为殿下尽收凉州精兵。”李儒对刘沧说道。

别人或许不行,但李儒相信,只要刘沧愿意,他定然能保下董卓家卷。

“你那焚灵业火又是什么路数?”刘沧战戟直指李儒咽喉。他到底还是从心的逮着董卓麾下一一查看属性,体质无视,却在李儒身上又发现了早前没有的绝技。

“寻死士,燃其身,焰过处,焚万灵,非业力不可破之。儒将获此术不久,可惜未有死士可依。”李儒知无不言,对刘沧说道。

“恩。”刘沧点头,缓缓收回战戟。跟他感知的差不多。人体自燃?一个个都跟恐怖分子一般。

“孤信不过尔等,莫再添乱。董卓家小且看他们造化,你且去吧。”刘沧摆手,李儒身后士卒扬起手中战刀。

李儒面若死灰,周遭求饶、叫骂不一,血光道道,一众斩首当场。

刘沧手辣,朝臣中纵使有人拍手称快,却也是尽量压低了声音。

朝臣无甚喧哗,家卷队伍中,却又传出喝斥。

“我乃太后之妹何艳!我要见太后!”女声高喊,却是来自被押出的王允家卷。

刘沧微微错愕,转而看向一众朝官。

“你们,也算真行啊!”满满嘲讽,引的朝臣想要反驳。

然而一名容貌与何莲有着七分相似的女子被带到刘沧面前时,随行更有十数自称出自貂蝉宫中之女,一众朝臣,相视无言。

显然,众人彻底确认,这王允,真是做了大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