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小说 > 我用游戏改变了时间线 > 第三百五十五章 由观测者描摹的阵文全文阅读

如同被污染彻底遗迹化的旧船坞一般。

正常人甚至没有推开那扇被沉重锁链拦住大门的能力。

换句话说。

信使的那帮人肯定也尝试过,但没有得到结果。

所以才会低价卖给了守林人组织,落到了尼尔森的手中。

穿行在繁华星陨港两人就这样漫步着,好似没有任何目的,仅仅是旅行一般。

他举起摄像机。

将这冬日不曾到来的世界边境与少女的身影都定格在了自己的眼中。

在迷失之海旅行的时间也便这样缓缓过去。

就像曾经现界秋日。

滨海旧城区。

两人约好在滨江道第三阶28楼前的小路路口见面,听着街边快要关门的老影像店放着温柔的民谣。

而后点了两碗撒了桂花的甜粥,坐在店里的木凳子上看着晨曦慢慢从河湾青石板与水墨色的房檐上升起。

看着老馆长从屋内打开了街角图书馆的大门。

这一年苏文20岁,江梦寒也一样。

“苏先生。

很多时候,我们的旅行感觉与那些博主日志里写的都截然不同。”

江梦寒站在星陨港最高的观景台上,白皙的右手轻轻扶在玻璃栈桥便,看着迷雾内并不清晰的远方轻轻说道,

“对我而言。

那些所能代表人类最平凡生活的缩影,也是我最想看见的景象。”

少女的声音清澈。

但确和他想的一样。

这些不被人注意的生活,组成了文明最真切的部分。

苏文站在自己离开威尔廷斯号后第一次通过微型无人机检查到的偏僻工厂不远处。

他注视着蒸汽升腾的海港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

倾听着迷失之海的海浪轻拍着船舷,接着才默默地说道:

“旅行暂时结束了,该到间奏落幕的时间了。”

伴随着英俊先生话语轻落。

无数被他提前埋下的暗线,如同无数蒸汽机械的齿轮一般在迷失之海里悄然转动。

其中就包含了一封封由高品质莎草纸写下的【未来信件】

此时。

在这座迷失之海无比繁华的贸易港机械时钟指向北美洲西海岸六点之刻。

星陨港美军警署的最高指挥室内:

被污染生命替换的假洛维森拿起了一封信:

【驻星陨运输指挥官洛维森-法尔先生:

假如你不想让自己精心看护的‘灯塔’被损坏。

今晚最好亲自来星陨港旁的施罗德峰峰顶一趟。

否则。

黑潮将至。

——来自一位无名的好心人】

看到这封信。

假洛维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本身没有作为驻地指挥官的自觉,更没有帮这里抵抗黑潮的意义。

“【悲戚假面】的仪式还没有完成,还不到迎接黑潮的时间。”

他用沙哑地声音自言自语道,

“到底是谁没有经过我的注意,就将这封信放在了这里。”

那个声线与苏文在旧船坞内听到的截然不同。

只是。

当他将这封信翻到了背面。

假洛维森的童孔瞬间放大,童孔中那代表混乱疯狂紫色纹路开始不受控制地蔓延。

因为那里。

被苏文留下了一个独属于深海污染的唤醒阵文:

【拉来耶之目:沸腾】

“算算时间,当你看到我临摹画下的五阶拉来耶阵文之后。

大概就要快要控制不住了吗?”

此刻。

那送出信封的英俊先生悠闲地靠在海边,一边望着远处偏僻的工厂区域。

一边挥手将在星陨港鱼获店内买来的饵食洒向天边。

引来阵阵飞鸟与海中的黑影群落争相抢夺。

他话语温和地接着说道:

“请君入瓮。

有时候。

只需要轻轻给出些许暗示。”

伴随着他话音落下。

深海之中,一只外表狰狞布满骨质甲质的巨大变异鱼自海面一跃而出。

将他随手掷出的饵食连同距离最近的飞鸟,一同吞入那庞大的口器之中。

整个场景恐怖且突然。

但苏文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相反,他在旧船坞看见被藏在抽屉里的邪神阵文后,就诞生了这个想法。

那就是:

如果自己描摹的阵文添加了遗迹之中扭曲的污染灵能,是否能起到真货的效果。

现在看来。

因为他不受精神污染的影响,随手画出的高阶阵文只需要相应能量灌注,甚至可以起到

毕竟,有些阵文甚至需要人类的生命作为代价:

‘血祭’

很多时候,混乱的代价不是低维生命可以承担。

但苏文却不会:

“我或许也有加入邪教成为教首的潜质。”

他幽默地笑了笑。

这个操作可以算的上是世界的bug了。

而相较于苏文画下的深海沉眠之主拉来耶唤醒阵文,控制假洛维森的污染生命仅仅是看了一眼,那拟态的形体就开始不自觉的崩溃。

与此同时。

系统提示也如期浮现:

【恭喜您获得成就‘高维的观测者’】

【成就描述:高维的窥探是无比冷漠的,但哪怕仅仅是它留下的一瞥,也足以让凡人的灵魂震颤】

【您已发掘深渊卡‘拉来耶的注视’】

【你已发掘‘开辟迷失之海’支线活动:收集套牌与寻找宝藏】

【深渊卡:拉来耶的注视(使用后,你将会被%¥##@/沉眠/无尽深海之底部的意志附着)仅能使用一次】

【深渊卡均为危险黑卡,请尊敬的首席玩家谨慎使用】

【注:依照您的精神清澈度而言,可以选择尝试】

微型无人机精准通过摄像头的捕捉到了假洛维森面容严肃地从警署走出来,而后直接走上了一旁的深黑色蒸汽轿车。

苏文没有动,他平静地继续向深邃的大海洒下了一把饵食:

“该进行下一步了。”

海边的街灯一行行亮起,煤气灯昏黄的灯光透过厚重的雾气洒在蒸汽朋克海港的古老码头上、

仿佛是从航海时代被时间遗落的角落。

高耸却又遍布青色痕迹的灯塔矗立在前方。宛如一座古老的守护者,镶嵌在灰蓝色的天幕中。

它的顶端散发着闪烁的灯光,将港口映得明亮而神秘。

英俊的侦探先生起身,并不在意身后的深海之中因为他投下‘饵食’而徘回低吼的阴影。

只是抖了抖粘上些许微尘的灰色大衣。

而后。

潇洒且静默向着前方那座灯塔走去。

每一步,他的身影都会逐渐变澹,直到彻底消失在浓雾之中:

“看守者托罗斯-维克。

星陨港为数不多知晓兰斯特雷-巴贝奇在失踪后所在位置的人。

接下来。

你的身份。

就借给我用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