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小说 > 团宠五岁半:书穿萌娃是欧皇 > 第60章 旁敲侧击全文阅读

沈褚河和沈知之是什么关系,他心里清楚,沈知之绝对不会答应的,可关键就在于,如果沈知之不答应的话,他没办法向王公子交差,那王公子或许会以为他是在藏私。

这件事情实在是不好办,于侧室想的也简单:“你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爷,他那么向着你,肯定会帮着你想办法的,有老爷在还怕沈知之不听你的。”

“她听不听我的是一回事,她会不会按照我说的去做又是另一回事,万一她在这中间阴奉阳违的话,那我岂不是费了一番功夫又讨不到好。”

“她敢!她若是敢阴奉阳违的话,那老爷自然会出手替你教训她!”

于侧室心里想的依旧很简单,大概就是仗着沈河的宠爱胡作非为。

“娘亲,你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爹现在宠着沈知之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教训她,爹需要沈知之的关系,肯定不会把她怎么样。”

“是吗?可你爹平时不挺宠爱咱们的吗?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于侧室还有些不服气,实际上她早就已经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了,就是单纯的不想接受。

“怎么可能会是我想多了,娘亲爹,他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他虽然宠爱咱们,但如果又和利益相关的事情,他永远都只会把利益摆在第1位!”

沈褚河虽然不怎么想承认这一点,但是没办法,如果没有利益的话,那沈褚河对她们来说一定是一个好父亲,可惜……

“哥,要不让我去和那死丫头说,那死丫头之前害怕我害怕的要死,应该会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虽然沈沐之心里边也没底,可是她看沈褚河这副为难的样子实在是着急。

“那是以前,现在她有了靠山,别说是你了,就连爹都没见她给过几次面子!”

沈褚河心里急的要死,这件事情若没有个着落的话,那他实在是没办法交代。

沈褚河地上来回走动,就连手也没闲着不停的盘着手串上的珠子,很快沈褚河的目光无意识的放到了于侧室平日里看的小画本上。

“我突然有个办法。”

“我有个办法!”

沈褚河跟沈沐之几乎是同时开口,沈褚河倒想听听沈沐之的办法是什么:“那你先说。”

“若是想让她听我们的,那只要我们手里面有她的把柄,能控制住她不就行了!”

沈沐之的办法和沈褚河刚好相反:“其实我的办法是和沈知之搞好关系,既然她手上有人脉,那咱们只需要像爹爹那样拉拢她不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不仅是这次,说不定以后她也会帮助我,成为我的助力。”

威胁的办法还是有些不把握,毕竟沈知之身后站着的可是战初尧,若是沈知之不受他们威胁,转头就把事情告诉了战初尧的话,那他们几个岂不是要全部落网。

所以还是安稳的来比较好,毕竟现在沈知之也不是一个能让他们随便得罪的人了。

沈沐之一听就觉得这个计划不太可能还是自己的较为稳妥,可是沈褚河却坚决要用自己的计划。

最后三人在房间里面商量了半天,直到晚上的时候才商量个所以然来。

“啊嚏!”

沈知之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旁边的春桃赶紧上前询问:“小姐怎么了?是感冒了吗?”

“没有,只是打个喷嚏而已,应该是谁在念叨我吧,对了,春桃等过几日我们出门去看宁姐姐呀。”

“好啊,春桃好像只见过那位宁小姐一面,不过看面相是一个和善的人!”

沈知之想要宁韵欣当然不是一时兴起,那是因为心里头实在是担心,按照书中剧情发展战儒玉和战初尧两人之间迟早会成为对立。

如果她站在战初尧身边的话,以后迟早会和宁韵欣对立,若是之前还没什么,可是现在她实在是不想和宁韵欣成为敌人。

宁韵欣算得上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朋友……

“小姐你在那里担心什么呢?”

“没什么,对了,晚膳时间该到了。”

春桃听见这话,抬头一看,果然便看见那奴才向他们这边走过来了:“到了,那奴才已经来叫我们了。”

“那就走吧。”

沈知之前身与春桃一同前往大堂,这是宴会之后,她们跟沈河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沈河会说些什么。

来到了大堂后,沈知之照例做下,等了一会后就见沈河缓缓走入大堂,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沈河脸上还带着笑意从一举一动中都能看得出来,他心情很好。

于侧室见此在旁问了句:“不知老爷是遇到了什么喜事?”

“没什么,快用膳吧。”

沈河貌似并不想和大家分享那件快乐事,连说都不说出来,这就有些可疑了。

沈知之心里想着没说什么,手上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知之啊,昨天你留在皇宫中都和太子殿下说了些什么?”

“唠了一些家常,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

“太子殿下有没有说下一次什么时候过来看你?”

听见这个问题,一旁吃饭的沈褚河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板,竖起耳朵就连手上的动作都慢了一拍。

“太子哥哥并没有明说,只说过几天会来看我。”

“没有明说,这怎么行?若到时候太子殿下来了,沈府招待不周的话,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知之你不妨问问太子殿下准确时间?”

听沈河这话的意思就是见见战初尧,难不成是有什么事情要做?

沈知之敛起心中的思绪:“说的也是,那回头知之写信问问太子哥哥!”

“好,知之可千万不要忘了,而且写信的时间也不要太迟,万一信还没有送到太子殿下就来了可怎么办。”

“爹爹说的是!”

沈知之刚应完就听见沈褚河那边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看去就见沈褚河。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把筷子里夹的菜掉在了衣服上。

“褚河我都已经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吃饭的时候要专心!”

沈河面对沈褚河时立马板起了脸,显然一副严父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