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小说 > 团宠五岁半:书穿萌娃是欧皇 > 第70章 旁敲侧击全文阅读

春桃对沈知之说的话有些半蒙半懂,不过总觉得此时小姐看上去有些落寞。

明明都已经有了想要的东西,可是却不懂得珍惜,轻轻挑拨一下,就会产生猜忌。

而这些他们并不珍惜的东西正是原主一直想要得到的,而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并不想从沈府这个满是算计的地方得到什么。

“小姐奴婢虽有些不懂,但小姐说的话肯定是有道理的!”

“也不要这么信任我,有时候还是得自己想想才行啊。”

反正在沈府她有春桃就好了,沈知之也不是一个会把自己困在情绪中的人,而且她现在的处境已经比原本要好太多了。

沈褚河回到院中后,就把自己看见的,听到的全部告知了于侧室和沈沐之,同时还拿出了沈知之给予的玉佩。

“爹爹他竟然真这么做了!”

不知为何沈沐之心里生出了一种被沈河背叛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沈沐之对沈河的憎恨更上了一层。

但这种程度终究也只是让她的憎恨产生了一个雏形。

于侧室到没有什么憎恨,只是不解,这几日沈河并没有什么反常行为,还像以前那样,每到夜晚时来她的房中与她亲昵一阵,随后询问他们两个的情况,也没见沈河和以往有什么区别啊!

若是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那还能让于侧室有迹可循,可是根本没有变化呀,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了,让人措手不及。

“娘亲,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难道就那么眼睁睁看着爹爹把所有好东西全部都给沈知之吗?”

沈沐之显然也很清楚自己现在能有如此优渥的生活,全部都是因为沈河。

“可如果这是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爷他最近和平常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

坐在一旁的沈褚河忽然开口了:“有,和以往相比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但母亲你都没有注意到,还是忽略了?”

于侧室有了一瞬间的怔愣:“起码,起码对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啊,而且就那么点变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万一是你爹爹他……”

“可母亲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那才是关键吗?”

沈褚河放下手中把玩的茶杯从座椅上起身,慢步来到了于侧室的面前:“父亲以前上朝回来后,除了必要的应酬从不出门,可现在上朝回来后急匆匆的出去不说,而且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他身上属于女人的胭脂味,就连我都闻到了,最了解胭脂的母亲难道你闻不到吗?”

沈褚河的话算是直接点明了一切,让于侧室想装糊涂也装不了了。

“就算如此,可这个和这件事也没什么关系啊,而且老爷以前也因为那些应酬去过那些烟花之地,身上难免会沾染一些胭脂水粉,这没什么的。”

沈沐之看见于侧室这副样子一时间,也搞不明白她的娘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弱了,难道这种时候不应该想方设法的抓紧爹爹的心嘛?

为什么娘亲非但没有任何想法,甚至还替爹爹辩解起来了,这和以前的娘亲完全就是两个人!

娘亲之前在面对沈知之娘亲的时候态度明明很坚决,手段也很狠辣来着。

别说是沈沐之了,就连沈褚河一时间也有些搞不懂。

于侧室见两个孩子看向自己时失望的样子,原本还想为自己辩解两句,但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算了。

若是将真相说出来的话,恐怕在她们心中沈河好父亲的形象会彻底坍塌吧。

而且他们现在就已经因为沈河偏宠沈知之的事情有些不满了。

沈河当年明明向自己承诺过的……于侧室决定今天晚上还是向沈河好好问问吧,万一这其中真有什么误会呢?

“娘亲照你这么说,难道我们就要一直在这里坐以待毙吗?”

“今天晚上我会问问你们爹爹,我回去问问他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误会。”

“还有什么可误会的?父亲都已经对沈知之溺爱到这种程度了,我之前问父亲好几次库房里的首饰,父亲都告诉我没有,结果一到沈知之就有了!”

沈沐之情绪明显有些不理智,个人像是处于崩溃的边缘,果然就如同沈知之说的一样娇养惯了的人,眼睛里面是容不得一粒沙子的,更何况这个沙子还是曾经她看不起的人。

而且让沈沐之更崩溃的是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她再过几年就快到了出嫁的年纪了,虽然她是庶出,但只要有沈河的宠爱,说不定还能给宫中哪位皇子当个侧妃,从此飞上枝头,再不济也能给大官的嫡子当正妻,前途无限。

可是如果她没有沈河的宠爱,再加上她的身份在那些人眼里毫无利用价值,到时恐怕她的前程就毁了啊!

于侧室大概也没想到沈沐之已经把事情想得这么圆了。

沈褚河心里有着和沈沐之同样的担忧,但面上依旧淡定。

“行了,现在说再多也没用,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办吧,现在她看上去貌似很信任我,这一点可以利用一下。”

“行了哥,你也别在那里装什么冷静了,好好看看你的手吧,怕是抖的连茶杯都要拿不住了。”

沈沐之倒是对沈褚河的提议没什么意见,但是她讨厌沈褚河这幅冷静自若,高高在上的样子。

沈褚河直接一个眼刀甩过去,但沈沐之不但不害怕甚至还冷哼了一声。

最后三个人到底是没商量出个解决办法,直接不欢而散了,于侧室心中原本就有一丝被误解的委屈,现在看见自己的一双子女在危机关头不但没有团结在一块甚至还冷眼相对,更是头疼。

夜晚,于侧室见沈河进入房中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刚聊没两句就开始旁敲侧击起来了。

沈河适合等人一眼就看穿了,一侧是那点小心思,不过于侧室小心翼翼的模样,倒也没让沈河有多生气。

“我之前答应过你的事情绝对不会作废,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