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小说 > 英灵战争:我能看到隐藏备注 > 第150章 清洗禅院家!1(求订阅!)全文阅读

十年前,五条悟与夏油杰还同为咒术学院的同学,两人接到一个保护任务。在任务即将完成之际,任务目标被伏黑惠的父亲伏黑甚尔所杀,五条悟不敌“天与咒缚”完全体的伏黑甚尔,濒死之际领悟“反转术式”成为当今最强咒术师,杀死伏黑甚尔。

此次事件对夏油杰打击颇大,让他首次感受到了“咒术师与凡人”不可共存!

隔年,夏油杰在执行救援任务时,遇见被人类误以为是诅咒,关在笼子里虐待的双胞胎少女。

夏油杰屠村救出双胞胎少女,决定打造一个只有咒术师存在的世界,叛逃出咒术学院。

十年后,夏油杰归来,在12月24日发动“百鬼夜行”。

咒术师协会派出以五条悟为首的咒术师团体应对,最终夏油杰死于五条悟之手。

隔年6月20日21点14分,五条悟在东京电视塔顶首次遭遇天选者,并抓捕五名天选者回到咒术学院。

6月21日9点3分,咒术学院向咒术师协会汇报了天选者的存在,30分钟后,咒术师协会接走了天选者。

12点40分,秋叶原三丁街小吃城爆发2级诅咒灾害。

接下来的两周,东京进入诅咒灾害高发阶段,平均每天出现13期3级-1级诅咒灾害。

7月7日1点37分,咒术师御三家之一的加茂家遭到袭击。

事件主谋确定为特级诅咒师夏油杰,一个本应该在几个月前“死亡”的重犯。

2点41分,加茂家被攻破。加茂家的家主失踪,主力咒术师受到重创,老弱妇孺被追杀!

2点57分,东京咒术学院的学生在日暮里公园遇上京都咒术学院的学生,两校学生联手,阻挡追兵。

3点03分,咒术师御三家之一的五条家遭到袭击,确认头目为特级咒灵花御、漏瑚、真人。

3点10分,接到林蛰电话的禅院真希与伏黑惠、虎杖悠仁、钉崎野蔷薇三人赶往日暮里森林公园。

3点23分,外出任务的五条悟回到东京。

五条悟在日暮里森林公园救下两所咒术学院的学生,禅院真依失踪,学生负责继续在公园寻找禅院真依,五条悟赶往加茂家支援。

五条悟救下加茂家的老弱妇孺,立即赶往五条家。

主角二团与虎杖为首的主角一团首次见面。

4点05分,咒术师协会接到禅院家急报,禅院家家主禅院直毘人战死。

4点10分,东京各地区爆发诅咒灾害,多达四十余起。

7月8日凌晨,由于五条悟的加入,平定了东京大部分地区的诅咒灾害,主角团依旧没找到禅院真依的下落,留下一部分继续搜寻,另一部分返回学院向咒术师协会求援。

12点。

咒术师协会发布公告,确定了特级诅咒师夏油杰存活,将负责执行夏油杰死刑的五条悟押(qing)回咒术师协会本部审问,并做出以下三项判决——

1,五条悟多次违背咒术师协会命令,且放走头号通缉犯夏油杰,并且怀疑五条悟与夏油杰联合策划加茂家袭击事件。将五条悟永久逐出咒术界,禁止其进行一切咒术师活动。

2,在夏油杰未伏法前,将其禁足在咒术学院,由3名1级咒术师严格看管。

3,在夏油杰未伏法前,五条悟的学生同受监视,一切与五条悟联系之人,一概以夏油杰同伙而论。

……

看到这三条判决,林蛰第一反应是咒术师协会高层中有奸细!不然他实在看不懂如此智障的判决有什么意义!

但林蛰此时没时间去调查咒术师协会出现了什么问题,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下午5点。

禅院家最有话语权的三人,禅院直哉和他的两个叔叔,禅院扇、禅院甚一,正在房间里商议着家主之事。

金色短发的禅院直哉靠着墙,看向禅院甚一语气淡淡的问道:“消息可靠吗?我父亲真的决定将堂哥甚尔的孩子接回禅院家,让他来接替家主之位?”

脸上有一道疤的禅院甚一点头:“禅院家的律师所在确认大哥死亡后,取出了大哥的遗书。我让兰太用术式偷看了遗书的内容,上面确实这么说。就眼下来看,伏黑惠确实比你更适合当家主。因为伏黑惠与三大家族的五条家、加茂家关系都很好,家里有不少人打算利用伏黑惠来修复禅院家与五条家的关系。”

禅院直哉冷笑道:“你和扇叔也这么想吗?”

禅院甚一看了一眼身旁冷脸的禅院扇,摇了摇头,说道:“家主让谁来继承并不重要,但若因此要将禅院家的全部财产拱手送给伏黑惠,我们无法接受。”

“哦?”禅院直哉挑了挑眉。

一旁的禅院扇冷声道:“你来继承家主,好歹财产还在我们自己人手中。”

“哈哈哈。扇叔,我从未觉得你的话像现在这般有道理!”禅院直哉大笑。

禅院甚一却道:“但是,伏黑惠是你现在继承家主之位最大的障碍。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冒然将伏黑惠除掉,一定会令禅院家陷入不利的处境。特别是伏黑惠还是五条悟的学生,很难保证五条悟不会因为这层关系向禅院家下手,那对禅院家来说将遭到致命的打击。”

“所以目前唯一能致伏黑惠死刑的方法就是,利用上级曾下达的命令,认定五条悟为夏油杰的共同主犯,将其永久驱逐出咒术界,此外一切与他有关系的人,皆视为同罪。”

禅院直哉道:“……要将伏黑惠引到禅院家来,这并不容易。”

禅院甚一接着说:“禅院真希与伏黑惠的关系甚好,我们可以借这层关系将他们引致禅院家,将伏黑惠、真希、真依认定为五条悟的同伴,予以死刑处理,再上报咒术师协会!”

禅院直哉笑道:“呵呵呵,对自己的女儿大义灭亲,确实能增加可信度,而且能巩固咒术师协会对我们的信赖。但是扇叔,你同意这么做吗?”

“这就是他的提议。”禅院甚一淡淡地说道。

……

下午6点08分,禅院真希接到消息,禅院家以“叛徒”、“诅咒师同伙”等罪名,将禅院真依抓捕回禅院家执行死刑。

禅院真希原本打算单独前往禅院家救禅院真依,但伏黑惠接到林蛰的短息知晓了此事,连同虎杖悠仁、钉崎野蔷薇、狗卷棘、熊猫四人,与林蛰汇合后,追上了禅院真希,一并赶往禅院家。

在禅院家门前,林蛰一行人遭到禅院直哉带领的禅院家最强私人部队“炳”拦截。

炳被咒术师协会认定为,获得了准一级以上实力认定的强者们组成的,禅院家的最强术师集团。

《仙木奇缘》

禅院直哉扫了一眼林蛰等人,目光玩味的看向禅院真希,缓缓说道:“我还当是谁回来了呢,原来是小真希……怎么?听到老头子死了的消息,就迫不及待的赶回来了?喂喂喂,你可是女人,怎么还想着分点家产吗?说吧,你现在回来有什么目的?”

禅院真希目光冰冷的看着禅院直哉,说道:“你学会看长相辨别女人了?我还以为你只会盯着女人的屁股看!”

禅院直哉目光阴冷的看向真希,冷声道:“我问你现在回来有什么目的!老实回答,你这废物!”

说着,他的笑容逐渐变态:“不会咒术,也看不见咒灵。唯一可以看作优点的就只剩下俊俏的脸蛋,要是你实在没地方可去,我不介意多一件玩具……”

“想好了吗?乙骨和惠的跟屁虫。”

“跟着他们不如跟着我,你倒是说话啊,你这废物!”

面对嘴碎的禅院直哉,禅院真希并未理会他,径自朝大门走去,却被“炳”拦了下来。

“你想做什么?”禅院真希冷声道。

禅院直哉哼道:“想进去,问过我了吗?”

这时,禅院真希身后响起了一个幽幽的声音:“哇哦~禅院家的看门狗地位这么高吗?主人回家还不信,还必须得被看门狗抱着鞋舔一舔,认证了身份才放行?话说这货是谁啊?口气这么大,要不是甚尔已经挂了,我都以为你是禅院甚尔了!”

嘴强王者不愧是嘴强王者,一句话就戳中了禅院直哉的痛楚。

禅院直哉从出生就被周围人灌输着他是“天才”的思想,说他将来一定会接替禅院直毘人成为下任家主。还说禅院家有个吊车尾的家伙,明明是个大男人,却连一丁点的咒力都没有。

禅院直哉无时无刻不在想……那家伙得多寒酸啊,不知道他到底长着怎样一副苦相!

可当他见到禅院甚尔本人的时候,完全被吓傻了!

那无所畏惧的气势,泯灭众生的眼神,让他明白眼前之人如同深渊一般恐怖!

直到禅院甚尔入赘了伏黑家,改名伏黑甚尔,禅院直哉都还未从那恐怖眼神的阴影中走出来!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禅院直哉冰冷的眼神看向林蛰。

林蛰小心翼翼的问:“看门狗?”

虎杖悠仁拿手在鼻子前扇着,很不屑的说道:“难怪刚到这里就闻到一股狗骚味,原来是几天没洗澡的看门狗啊!”

钉崎野蔷薇冷哼道:“连女人都不尊重的人,真想问问你妈是不是也是男人!”

林蛰笑着说:“有可能他是上厕所的时候顺便拉的,不然嘴也不会那么臭!”

这话彻底激怒了禅院直哉,只见他疾速朝着林蛰冲来!

【禅院直哉(b级+):禅院家家主禅院直毘人的儿子,染了一头金发,喜欢穿着黑色宽袖和服,怀中藏着一把咒具小刀。十分毒舌,禅院家包括他父亲在内,都遭受过他的毒舌。】

【儿时因为见过一次堂哥伏黑甚尔的“英姿”,崇拜他的同时,也对之深深感到恐惧!】

【深受禅院家扭曲的家风影响,从小欺负禅院真希和禅院真依,经常将二人揍的浑身是伤。】

【术式“疾速”,能凭借咒力提升自身速度,是禅院家仅次于禅院直毘人的“最快的男人”。】

禅院直哉将速度提升到最大,化作一道残影冲向林蛰。

“呼!”

突然,林蛰双足被火焰包裹,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道火焰壁,硬生生的将禅院直哉挡了下来!

同时,火焰流云枪出现在林蛰手中,只见他一挥,直接朝着禅院直哉的面门上招呼上去:“看我的打狗棍法!”

一边猛揍禅院直哉,林蛰一边喊道:“真希,我们挡住这些人,你先去找你妹妹!”

“交给你们了!”禅院真希纵身一跃,直接翻过外墙冲进院子。

虎杖悠仁挽起袖子大喊道:“交给我们吧,真希前辈!看我揍得这群人满地找牙!”

伏黑惠召唤出式神,钉崎野蔷薇取出咒具榔头,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你别被揍就行!”

熊猫一拳击飞一名禅院家护卫,乐呵呵的说:“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和禅院家的人交手!”

眼看一群人朝他冲来,狗卷棘拉下领口拉链,朝他们吼道:“吹飞吧!”

一股飓风凭空出现,将那些护卫吹飞!

……

禅院真希刚来到后院门口,就遇上了自己寡情的母亲。

“快离开吧。你救不了真依,她是犯了罪的人。”

母亲如同工作人员一般的冷淡,真希早已经习惯了。

但听到这话从她嘴里说出,依旧免不了一阵心凉,禅院真希淡淡的问道:“真依犯了什么罪?”

“她,与罪人同流合污。”

禅院真希问:“他们告诉你的?”

母亲对真希大喊道:“谁告诉我的重要吗?为什么你总要这样?哪怕一次也好,就不能让我庆幸自己生下了你吗?……真希!”

禅院真希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向后院。

看着真希离去的背影,在这男尊女卑的家族里,这位母亲或许永远都不明白,母爱到底是什么!心中无爱,又怎么能将爱传递给亲生闺女。冷漠终究换来冷漠,无情终究换来无情!

她和禅院真希的感情,早在真希离开禅院家时就断掉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