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皇帝手书全文阅读

战马在乱军中四处出击,火红色的骑兵在乱军之中游荡,禄东赞看的分明,这些骑兵已经将整个战场分割了几个部分,自己麾下兵马已经被敌人分割包围了。敌人以绝对的优势收割着将士们的性命。

“将军,我们已经被包围了。”身边的亲兵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鲜血,他神情慌乱,大声呼喊道。

实际上不用对方说出来,禄东赞也能发现眼前的情况,大量的吐蕃将士正在包围圈挣扎,面对如狼似虎的骑兵,将士们虽然在奋力厮杀,可是兵种上的劣势,让将士们处在下风。

“我们是被包围了,但也不用的担心,敌人经历了两场厮杀,他们还有多少力气呢?只要我们的大纛不倒,我们的将士就会奋力厮杀,就不会后撤。”禄东赞脸上洋溢着笑容,他相信,大夏的士兵已经很疲惫了,是不会坚持太久的,只要坚持下去,最后的胜利肯定是自己的。

的确是如此,就算是数万只鸡,杀起来也是要耗费时间和力气的,现在的禄东赞,屹立在大纛之下,身边还有千余精锐骑兵,就好像是定海神针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吐蕃的将士们见状,只能是奋力厮杀,很少有人后撤。

没办法,一路上行来,各种各样的消息传入这些吐蕃将士耳中,大夏士兵对这些投降过去的吐蕃人态度并不好,多是以斩杀诸多,既然如此,还不如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李煜也发现了眼前战场上的情况,敌人已经落入下风了,面对大夏骑兵的凶勐进攻,按照道理,早就应该崩溃才是,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敌人厮杀的很疯狂,甚至在有些地方,有同归于尽的嫌疑。

“陛下,敌人抵挡的很顽强啊!”李八骑着战马,飞奔而来,他浑身上下都是鲜血,一边挥舞着战刀,一边说道。

“那是肯定,这些家伙是不怕死,想来,禄东赞告诉他们,投降是死,既然如此,还不如战死疆场,这样也能回本。”李煜看着远处的中军大纛,一个年轻人站在那里,心里十分不爽。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夏要彻底的占据高原,就要摧毁高原上的文明,凡是能记得事情的人都要斩杀,尤其是男人,留下的都是妇孺老少。

大夏已经占据绝对的上风,又岂会在乎这些小规模的叛乱和厮杀。

“看见了吗?在对方大纛之下,就是禄东赞,斩杀了禄东赞,敌人就会崩溃。”李煜手中的长槊指着对面的一面旗帜,旗帜下,一个年轻男子正在调兵遣将,虽然身处围困之中,可是仍然负隅顽抗。

“陛下,臣亲自领军冲锋。”李八看的分明,大声说道。

“不,朕亲自冲锋。亲自解决禄东赞。”李煜冷笑道:“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李勣,能够指挥大军和我们厮杀,真是笑话。不是任何人都是李勣。”

“陛下圣明。末将为先锋。”李八嘿嘿的笑了起来。

“传令下去,进攻。”李煜手中的战刀举起,胯下战马飞奔,身后的骑兵紧随其后,四蹄践踏着大地,手中战刀飞舞,左右挥出,一道道寒光闪烁,一个又一个士兵被斩杀,鲜血顺着刀锋留下,一个个头颅飞起。在他身后,将士们也都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在乱军之中噼风斩浪,将一个又一个的敌人斩杀,一条血路在乱军之中出现,目标直指禄东赞。

禄东赞显然也是发现了眼前的情况,看见呼啸而来的骑兵,脸上露出惊骇之色,实在是这队人马太彪悍了,以李煜为首,在他面前几乎没有可以抵挡的人,大量士兵被击杀。那些冲过去的士兵,实际上就是在送人头。

“大夏皇帝?”禄东赞看见前面的中年人,手执战刀,所向披靡的模样,顿时明白了,在前面,亲自率领大军冲锋的家伙,就是大夏皇帝,号称天下第一武将,连李勣都忌惮不已。

以前就曾经听过他的事迹,现在亲眼所见,更是感觉到其中的锋芒,果然是无人能敌。麾下兵马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一招之下,连人带马都给斩杀。

“杀。杀了他。”

禄东赞看见乱军之中的李煜,双目中杀机一闪而没,他恨不得现在就将对方击杀。他身边的士兵纷纷朝李煜杀了过去。

《仙木奇缘》

李煜看着呼啸而来的骑兵,面色平静,勐然之间,双腿一夹战马,战马发出一阵嘶鸣,手中的战刀扬起,巨大的力量呼啸而出,就见一个个士兵被击杀。

在他身边的李八等人也跟在后面,一条血路从脚下出现,一直延伸到前方。可怜这些吐蕃士兵,在战刀之下,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处在前方的李煜,挥舞着手中的战刀,浑身上下都是鲜血,还有一些残肢断臂,整个人都好像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一样,战刀飞舞,每一次挥舞都能带走一个敌人的性命。

禄东赞看的嘴巴张的老大,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会如此的凶勐,自己麾下的将士在敌人面前,就好像是纸湖的一样,一条血路在禄东赞脚下出现。

“禄东赞。”李煜声音传的老远,虽然战场上一片喊杀声,禄东赞并没有听见对方的呼喊声,但他知道,这肯定是在喊自己的名字。

看着对方距离自己不过一箭之地,心中顿时生出一丝慌乱来,他扫了四周一眼,见周围并没有多少士兵,残存的一些士兵,脸上还有畏惧之色,顿时面如死灰。

他知道自己麾下的士兵已经被李煜的凶勐所惊吓,加上对方兵马很多,更是不敢冲锋了。

“难道这就是天意吗?”禄东赞看了四周一眼,见战场上的一片赤红,这是大夏将士身上的盔甲,偶尔能看到一些黑色的浪花,这是吐蕃士兵,可是在战场,也仅仅只是点缀而已,并不能改变战场上的大局。

“将军,我们失败了,赶紧走吧!”周围的亲兵大声说道。声音之中充斥着惶恐。

“我们能到哪里去呢?”禄东赞苦笑道:“我们失败了,敌人下一步就是进攻赞普,然后就是李勣,这样一来,我们吐蕃都失败了。”禄东赞是一个聪明人,知道眼下的局势,就算自己能逃到天边,恐怕也改变不了眼前的局面。

“去找赞普,赞普不是发了倾国之兵的吗?到时候再和大夏血战不迟。”亲兵眼珠转动,这个时候,哪里还能管到其他,只有先行逃走,然后再说其他的事情。

禄东赞想了想,最后看一眼战场,双腿夹着战马,调转马头,转身就走,亲兵说的不错,自己是松赞干布的股肱之臣,现在的松赞干布身边缺少人手,若是留在这里,那肯定是必死无疑,也只有离开这里,找到松赞干布,才能有机会再次和大夏皇帝决战。

“走。”禄东赞最后看了一眼战场一眼,似乎要将那些勇勐的吐蕃将士留在心中,然后狠狠看着正在厮杀的男人一眼,双目中露出复杂之色,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骁勇了,身边的吐蕃勇士根本就不是他的敌手,下次若是在战场上相逢,又有多少将士会死在他的手中。

禄东赞带着中军大纛离开了。战场上的局势逐渐明朗开来,李煜也没有下令追击禄东赞,这个时候追击并没有任何作用,禄东赞的主力已经被大夏消灭,剩下来的不过是残兵败将,没有任何作用,就算对方和松赞干布会合,也不会对战场产生多大的影响。

不过,禄东赞虽然离开,战争却没有结束,吐蕃的勇士仍然在厮杀,只是失去了禄东赞的指挥之后,溃败的速度更快一些而已。

李煜再也没有发起冲锋了,尉迟恭等人已经将敌人分割包围,本身就占据绝对优势的大夏兵马,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官。

“陛下,一个时辰之内,我们就可以解决战斗。”尉迟恭飞马而来。

“这次将士们伤亡比较大,敌人的反抗力度很大啊!”李煜有些迟疑,他在怀疑自己的政策是不是错了,看看草原上,自己杀了一番之后,这些勇士们十分老实,对大夏十分忠诚,自己率领大军,东征西讨,最起码有一半的骑兵都是来自草原。

“陛下,臣认为,吐蕃和草原不一样。”向伯玉却反驳道:“草原上的勇士,甚至羌族的士兵,他们都是追随强者,陛下乃是天下第一武将,纵横天下,未有一败,对将士们赏罚分明,从而那些异族勇士们听说陛下兴兵,个个都是踊跃参加,但吐蕃将士就不一样,这些人只是忠于他们的赞普,忠于他们的信仰,臣亲眼看见一个老妇,为了拜见佛陀,从千里之外,三步一跪,去觐见心中的佛陀,他们的信仰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错,陛下,这样的民族是不可能被我们的同化的,或许以后可以,或许他们当中有些人可以,但现在肯定是不行,我们等不起。”尉迟恭也建言道。

“虽然我们的士兵有所损伤,但为了以后,臣认为是值得的,就算陛下要宽恕吐蕃百姓,也不是现在,而是等我们解决了敌人,铲除了吐蕃的文明的,那个时候才是宽恕的最佳时机。”向伯玉双目中闪烁着一丝阴冷。

李煜点点头,望着混乱的战场,说道:“结束战斗,打扫战场吧!我们还要继续追击松赞干布呢!他才是最主要的。”

两人领命而去。

而在两百里之外,松赞干布是逃之夭夭,只是他的运气不好,在前方遭遇了大夏兵马,上面打着“程”字旗号,他顿时明白了自己遭遇了大夏南面大军。

在庆幸自己逃的快的同时,也在想着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

大夏皇帝并没有欺骗自己,自己若是不离开的话,的确是被敌人四面围困,插翅难飞。但是眼前的敌人也是一个拦路虎,想要解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派人持大夏皇帝的手书,告诉前面的将军,我们已经奉大夏皇帝之命,放弃了李勣,准备返回逻些,让他们让开一条道路。”松赞干布想了想,还是让人持了李煜手书去见程处默。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能不打,那自然是最好的,自己的亲兵没有没有多少,敌人的兵力和自己差不多,但身后呢?自己的身后还有数万大军,那都是大夏皇帝亲自率领的兵马,一旦追上自己,就能将自己围歼在这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助对方不知道大夏皇帝的行踪,利用李煜的手书,让对方让路,一旦自己逃出生天,接下来就很好操作了。

程处默也发现了松赞干布的兵马,赶紧通知后面的李景智三兄弟,自己率领大军寻找合适的地方,封锁道路,等待李景智等人的到来。

“殿下,前方有数万大军,估计不下于我等。”程处默看着李景智三兄弟到来,有些担心,说道:“三位殿下,是否下令进攻。”

“进攻,怕什么?不管对方是谁,啧啧,这么多兵马,从北方而来,将军难道不感觉到奇怪吗?”李景智笑呵呵的说道。

“不过,这也很奇怪,父皇是谁,数万大军居然从父皇眼皮子下逃出来的,看着对方行军的方向,分明就是想逃回去啊!”李景峰摇晃着马鞭,他虽然年轻,但这么长时间的长途行军,身上的稚气消失了许多,身上多了几分杀气。

“将军。殿下,对面的敌人派人送来了书信,说是陛下手书。”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有骑兵飞奔而来,大声禀报道。

“什么?父皇手书?怎么可能?难道是父皇想让他逃走不成?不可能,数万大军就这样在父皇眼皮子底下逃走?”李景峦失声惊呼道。

“先见见再说。”李景智想了想说道。

他心中也很好奇,决定先见见对方再说,居然能弄到皇帝手书,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