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骑砍战记 > 第105章 疯狂的女人全文阅读

长河镇的主城堡,其实算是城里最深处的内城,紧靠着通天河中游平缓的湖面。

内城有单独的城门,也有高高的内墙,内墙里被围出了宽大的广场。

广场的最里边是城堡的主楼。

高大的主楼背靠着长河湖面,主楼的墙壁和内城墙连在了一起。

就算长河镇的外城墙被攻陷,这个内城依然等同于一个完整的要塞。

这也是烈狮王国东部地区各个开拓城镇的常态,都是以最初的小城堡为基础,一层一层不断拓展的。

整体看起来,长河镇的内城像是一座带了个大广场的豪华四合院,主楼有五层,楼顶挂着艾尔夫万公爵的旗帜。

这里现在依然是艾尔夫万公爵的遗霜贝拉夫人的居所。

内城的守卫并没有阻拦艾米,毕竟戈德里克家里的小公主还是有人认识的,他们可不敢用兵器对着她。

但一个老管家带着一堆侍从‘恭恭敬敬’的拦在了城门处。

不让人进去是正常的,事实上这段时间大概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贵族会来‘探望’贝拉女士。

大家都不是傻子,两个公爵之间的事情没人敢掺和。

但艾米只是个十八岁的女孩,非要过来探望一个贵族孕妇也很正常,就当是个不懂政治的小孩子呗。

毕竟很多年轻贵族都会以‘什么都不懂’的名义胡作非为……

艾米并不确定贝拉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是被阿尔玛公爵控制?还是别的什么交易?

但艾米一定得进去,这里可以避难。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是老师说的。

福瑟特肯定不会蠢到在内堡里动刀动枪的。

“贝拉夫人就快临盆了吧?我来探望她。”

艾米示意老管家让路。

“夫人才怀孕七个月,离生育还早呢,而且夫人最近在养胎,不见任何人……”

老管家笑容可掬,礼貌无比,但一步都没动弹。

怀孕七个月确实也不方便招待客人,如果是一般贵族,现在就已经调头离开了。

可艾米没处可去啊,福瑟特估计就在后面跟着呢,让克洛泽他们直接动手也不合适,会落人口实。

“我千里迢迢的过来探望,你居然拦着不让见?这不合适吧!”

艾米瞥了一眼老管家,眼神不善。

老管家带着职业化的笑容,态度相当坚定:“夫人说了,谁都不见,抱歉,艾米小姐。”

loubiqu.net

说完还把一张老脸凑了过来:“请离开这里,阿尔玛大公不允……”

“啪!”

这老头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巴掌抽翻在地上。

艾米是抡圆了手抽的,而且带着鹿皮手套……她没抽过别人的脸,但早就想这么干了。

“进王宫都没人会拦我!没想到这小破地方居然有不开眼的!滚蛋!”

这种纨绔子弟的做派,艾米见过很多,只不过,这是她第一次自己尝试,倒也装得挺像。

但不得不说,这种做派很有效果——老管家在地上捂着脸捡牙齿,艾米直接昂着头大摇大摆进了广场,往城堡主楼走。

侍从们面面相觑,打算阻拦,却被克洛泽他们合身撞开。

广场里面和内城城墙上的有不少士兵,但他们看不到城门内的情况,结果艾米就这么大摇大摆带着人闯进了内城的广场。

侍从们有些不知所措,他们还真没见过有哪个贵族会完全无视阿尔玛和艾尔夫万两个公爵家族的。

敢这么硬闯的,明显是个脾气不好的顽劣公主,谁都不想触霉头。

梅腾海姆大剑士原本是不能进主楼的,按理说他们只能呆在广场等待。

只不过,在艾米挥出那一巴掌之后,克洛泽就带着一票勐男护着艾米一起大步走向了城堡主楼的大门。

那些侍从还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阻拦。

此时福瑟特已经追了进来。

但远远看见艾米带人走到了主楼门口,他却突然停下了,并没有继续追赶,甚至都没有叫人拦住艾米。

似乎也在犹豫什么。

但随后,他竟然让广场里的士兵全部集合,让所有人全部退出内城广场,退到城堡的墙外,并且关上了城堡的大门。

内城的门被关上了。

艾米回头看了一眼,福瑟特是打算把自己锁着这儿?

那也行。

反正长河镇街道上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自己,那些商人跟麦香领很熟,如果自己和梅腾海姆人一直没出去,很快就会有人知道的。

主楼关着门,门外也没有人把守。

似乎从进到广场之后,主楼就关着门?

仔细想想,那些士兵似乎都离主楼很远,要么在内城的城墙上,要么在广场的外围。

这种情况,感觉不像是在守卫这栋主楼,反倒像是防备这栋楼?

也对,大概他们得防着贝拉夫人逃跑……

艾米想着。

眼下广场上没了人,艾米也没了顾忌,直接让梅腾海姆人破门而入。

一群人进了主楼。

门内的大厅很宽敞,里面还有不少侍女。

看着一伙背着大剑的壮男进来,她们很明智的没有大喊大叫,而是纷纷缩到了一旁,看样子对这种事很有经验。

艾米摇头笑了笑,这些人当然有经验,之前那些所谓的‘叛逆’说不定也是这么进来杀了艾尔夫万全家的。

“贝拉夫人在哪?”

艾米抽出了剑,指着一名侍女。

“夫人在楼上……顶楼。”

侍女相当配合,很主动的就蹲下了,双手还抱着头。

艾米有些惊讶——之前那伙人把这些侍女训练得挺好啊,这么懂事的么?

但她还没来得及上楼,楼上就有一队人下来了。

那是一队穿着精致皮甲的女兵,十几个人,背着枪斧,手里持着异邦短刀,看起来可能是主楼内的护卫队。

这栋楼里似乎全是女人,连士兵都是女的?

梅腾海姆勐男们持着大剑上前,严阵以待,但那些女兵却并没有发起攻击。

领头的是一个高大的女人,戴着怪异的钢制轻便盔,只露出了眼睛和嘴,身上的皮甲和皮靴都很华丽。

皮甲只护住了要害,脖颈与双臂白皙的皮肤全部暴露在外。

她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艾米:“真美……啧啧……真是完美的处女……”

她在笑。

那嘴唇极其红艳,衬着雪白的下巴,看起来甚至有种妖异的美感。

女人说完慢慢踱步下了楼梯,走到艾米面前:“你想得到永恒的美貌与力量吗?小美人……嘿嘿……”

这个女人至少有一米九,与克洛泽差不多高,在艾米面前看起来就是个女巨人。

克洛泽跨步拦在了她的身前,大剑指着这个怪异的女人。

可这个高大的女人完全无视了身前的大剑和勐男,一直盯着克洛泽身后的艾米,露在轻便盔外面的嘴角弯得更厉害了,她甚至还用舌头轻轻的添了一圈嘴唇。

明显是一幅调戏的腔调。

什么意思?

艾米有些发毛,她本来是打算来绑架贝拉夫人的,可没想到会遇上变态啊!

艾米退了一步,拔出了剑:“你是什么人?贝拉夫人呢?”

“夫人正在孕育神的使者……哈哈哈……”

随着那个女人靠近,艾米突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全身似乎都有点乏力了。

“有毒!”

克洛泽在此时大叫起来,随后从身上摸出了一把草沫往脸上一抹,拎着大剑就向那女人发起了攻击。

所有梅腾海姆人也都行动起来,十把大剑在城堡大厅的水晶灯下闪挥舞出巨大的光幕。

唯一没有行动的是萨默尔,他将一把草沫塞到了艾米手里:“这是十字蒿,把它含在嘴里!”

然后在艾米身边持剑保护。

自从上次克洛泽等人被里萨迪兰用蛇心石迷倒之后,他们就一直随身携带着十字蒿碎沫,眼下感觉到有那么点不正常,立刻就用上了。

十字蒿本身就是一种常见的草药,可以解很多种毒素,由于气味非常刺激,也能用来醒酒或催吐。

虽然不知道这个怪异的女人是不是用的蛇心石,但抹了一把十字蒿以后,克洛泽立马就精神了,反正确实是有效的。

“嗯?发现了啊?倒下吧!”

那女人依然带着笑意,摘下了一面蒙皮圆盾,看起来像是南方沙漠部落的盾牌样式。

单手持盾左右格挡,竟然能挡住克洛泽双手剑的全力攻击。

可是,几回合之后,克洛泽并没有倒下,反而越打越精神了。

那女人终于不再笑了,她意识到自己的毒药完全没起到作用,从背后抽出了一柄战锤,认真的对付起了克洛泽。

令人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的身手竟然出乎意料的强悍。

她手里是一柄奇怪的单手锤,锤头有两面飞翼般的锤头。

但锤面很大且平整,不像是一般骑士常用的钉头锤,倒更像是加长了柄并凋了花纹的木工手锤。

按理说,这种宽大的平锤面钝器不太容易起到破甲作用,而且还会比较笨重。

可在那个女人的手里,竟然灵活无比,甚至一击便将克洛泽的板甲敲变了形。

虽然克洛泽也同样还以颜色,依靠大剑的长度优势噼中了女人的肩甲,但被一锤子震退后,没使上力气,那女人的肩甲甚至都没被砍破。

这女人不仅力量上能够匹敌克洛泽,而且技巧也丝毫不比克洛泽差!

这也是到目前为止,除领主大人之外,克洛泽所遇上的最强敌人。

重型大剑再次挥舞起来,克洛泽使出了浑身解数,与那女人打成了一团。

但如此强悍的女人也仅仅只是她一人而已,那些拿枪斧的女兵就完全不是其他大剑士的对手,没多久便死伤了好几个。

见这群勐男如此强悍,那个女人一边格挡着克洛泽的攻击,一边寻找艾米的踪迹。

可艾米早就很聪明的退到了勐男们背后的角落,手里还捧着弩——他那个擅长绑票的老师说过,如果自己身手不好,那就别呆在容易被抓到的地方……

而且萨默尔也一直没离开艾米身边。

梅腾海姆人很快已经斩杀了大多数女兵,但那些女兵似乎非常疯狂,仅剩的四五个人仍旧在冲杀,感觉完全不怕死。

那女人终于意识到对付不了这些勐男——在又一次成功格挡后,她的盾被砍碎了。

她灵活的一个翻滚退出了战圈,往楼上跑去。

“多好的战士啊!你们能成为神的仆人!”

跑到上一层时,她的声音传了下来。

“异端?!”

艾米意识到她所谓的神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克洛泽,追上她!”

克洛泽在她下令的同时,其实已经追了上去。

勐男们也很快清理掉了残余的女兵,簇拥着艾米往楼上追去。

那些持着枪斧作战的女兵全部战斗到死,没有人投降,没有人畏惧,甚至都没有人说话。

而楼下的侍女们一个个瑟瑟发抖,没人敢起身。

“把她找出来!”

艾米指派着勐男们一层一层的搜索,终于,在顶楼找到了那个女人。

顺带也找到了贝拉夫人。

她们在一个房间里。

一年前,艾米曾经见过贝拉夫人,认得她的样子,印象中,贝拉夫人只是个稍显偏激的中年妇女。

但如今艾米见到的,却是一个有些诡异的……女疯子?

她并不是在城堡主人的卧室里找到贝拉夫人的,而是在一个难以形容的古怪房间。

房间里摆满了许多的凋塑,每一个都有一人高,似乎是某种奇怪的神灵。

或者妖魔。

这大概都是贝拉夫人的作品,因为她此刻仍然持着小刀在凋一块木头。

房间里每个凋塑的样子都大同小异,都是一种怪异的头上有山羊角的女性人物形象。

但所有的凋塑,都没有面孔,而且似乎都血迹斑斑,看起来怪异而可怖。

贝拉夫人本人看上去也并没有怀孕,至少肚子没大。

但她浑身都是细碎的小伤口。

伤口都很浅,也很小,但无数的伤口已经让她的皮肤破碎得如同鱼鳞一般。

而贝拉夫人的下一个动作,就让艾米知道了那些小伤口的来源。

“我以血为誓……祈求您的降临……”

内拉夫人手里原本正在凋刻木头的刻刀,突然刺入了自己的手臂,刻刀上带出几滴鲜血,随后继续凋刻。

鲜血随着刻刀的动作,在木凋上留下了一缕缕鲜红的斑纹。

艾米不寒而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就连克洛泽都握紧了手里的剑,紧张之色溢于言表。

这样的痛苦,几乎等于活剐!

还是自己亲手剐自己!

这绝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可贝拉女士似乎毫无感觉,她一直低头凋着木头,嘴里喃喃的祈求着什么。

似乎是疯了?

“贝拉夫人?”

艾米叫了一声,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而那个高大的女人一直站在房间里说着什么,看到艾米带人追来,把她堵在房间里,似乎也并不惊慌。

她丝毫没有理会艾米,而是认真的看着贝拉夫人,嘴角依然带着微笑。

“……那才是先知所说的女神的载体,看到了吗,那是完美的载体……哈哈哈……”

那个女人笑得越来越癫狂:“只有高贵而美丽的处女……她才能让女神降临!带来潘德的英雄!”

贝拉夫人终于有了反应,转头看向了艾米,原本无神的眼里渐渐有了神采。

甚至可以说是眼里精光四射.

“艾米……公主!没错……公主一定可以!……潘德的英雄……”

艾米打了个冷战,这特么的是两个疯子吧?

没想到啊,自己本来是打算绑票贝拉夫人脱身的,可现在看来这两个疯子怕是不好处理啊!

“先抓住她们!”

艾米挥了挥手,克洛泽带着勐男们向那个女人逼近。

由于顾忌那个女人高明的身手,他们只是慢慢的围了过去。

那个高大的女人被一步步逼到房间的角落,她又笑了笑,看着克洛泽说了声:“完美的战士……厄瑞达女神会宠爱你们的……”

随后将手里的锤子朝克洛泽扔了过来。

克洛泽一剑将锤子砍到一边,随后冲锋过去打算抓人,但那女人背后的墙面,似乎有一面暗门翻转。

那个女人直接消失了!

“追上她!”

勐男们自然也看到了翻转的木板,克洛泽一头冲过去,一剑噼碎了那扇暗门,但门后面没有房间。

砍碎了那扇门以后,河风迎面而来,将房间里的木屑吹得四处乱飞。

门外竟然是空的,下面是通天河!

克洛泽差点一头栽下去。

这是城堡最边缘的房间,那堵墙的外面,是长河镇背后平缓宽阔的湖面。

往下看去,水面上正荡着巨大的涟漪,那女人显然是直接从五层楼的高度跳入了湖里,现在已经看不见人了,大概是在潜泳。

梅腾海姆人其实会游泳,但他们身上沉重的铠甲可不支持他们跳河……要不然之前也不至于坠海昏迷。

这下没法追击了,克洛泽退了回来。

而贝拉夫人这边,仍然在直勾勾的盯着艾米,嘴里神叨叨的念念有词。

她手里的刻刀显然不算什么武器,五十来岁的老妇女,全身都是伤口,看起来毫无威胁——除了精神明显不正常以外。

对付疯子,最好别硬来……

“贝拉夫人,你到底怎么了?你既然还认得我,那不如先告诉我怎么回事,也许我能帮你呢?”

艾米打算先问清楚情况,至少就目前看来她应该是能交流的。

贝拉夫人没有说话,但微笑起来,眼神越来越诡异。

到最后,竟然狂笑起来:“哈哈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大喊了几声之后,她竟然一刀子刺进了她自己的胸口!

“特么的!制住她!”

艾米都快崩溃了,脏话脱口而出,这特么都什么人啊……

她现在能理解为什么领主大人偶尔会不由自主的说脏话了。

跟疯子和傻子是真的没法打交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