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藏珠 > 第449章 明珠全文阅读

燕凌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发现自己站在人来人往的天街上,到处都是花灯,和除夕那日一样。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喊:“陛下出来了!”

大家急慌慌地往前挤去,直到那座花楼。

他顺着人流涌上前,挤在人群里。

锣鼓敲了一声,一行人慢慢上了花楼。

打头那人穿着龙袍,正是伪帝。走了两步,他回头向身后的女子伸出手。

那女子花容月貌,堪称绝色,正是徐思。

——不对,她比徐思要年长一些,容貌更盛,打扮也更华丽。

伪帝牵着徐思的手上了花楼,两人说说笑笑地看灯。

他却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相比起徐思的华丽,她穿得简洁利落,窄袖的胡服,热烈的红色,在人群中却像是一只孤鹤。脸上覆着半边的面具,露出来的另外半边不施脂粉,却仍然堪称姝丽。

他听到旁边有人小声说话。

“那就是徐贵妃啊!真美!怪不得陛下对她言听计从。”

“红颜祸水,要不是生得这么美,怎么能把陛下迷得是非不分?”

“商之妲己,夏之妹喜,周之褒姒……如此妖姬,国之祸事。”

“听说柳昭仪被打入了冷宫,就因为得罪了徐贵妃。”

“还有戚才人,怀着龙种呢,竟死于非命……”

“看到徐贵妃旁边那个女人没?那就是她妹妹,听说她的脸是在东江王府跟人争风吃醋划伤的。”

“恶毒啊!徐贵妃做的坏事,她没少帮凶。”

“还好脸坏了,要不然就是另一对赵氏姐妹。”

“明珠郡主,这么好的封号,怎么就给了她……”

不,不是的。他在心里说,你们都弄错了,她不是这样的。

可是他张不开口,只能看着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神情充满不屑与痛恨。

花街倏然淡去,下一刻,漫天都是黄沙,他牵着马站在路边。

有玄铁卫疾驰而来,向他禀报:“公子,他们去凉川了。”

凉川,他抬头看过去,黄沙中露出小镇隐隐约约的轮廓。

他翻身上马:“走。”

旁边,秦先生跟人说完话,过来向他请示:“公子,他们发现了方翼的行踪,这小子奉了世子的命来追杀你。”

他不屑地回道:“暂且不必管他,真敢跟上来,就叫他有来无回。”

“是。”

他驰过了漫漫黄沙,抵达那座边陲小镇,推开了客栈的大门。

他看着她身穿红衣,脸上仍然覆着那半边面具,从黄沙中向他走来——经过他时,淡漠地扫过一眼,丝毫没有停留。

再后来,他看到她周围燃起熊熊大火,脖子流下鲜血,毫无生气地躺在那里。

他冲进去,看到她眼神空洞,生气逐渐逸失。面具落下,藏在下面的半边脸布满一条条深深的刀疤,可以想像划下去的时候使了多少力气。

他心脏疼得紧缩,终于喊出了她的名字:“徐吟——”

燕凌猛然睁开眼,看到的却是头顶的百子千孙帐。

烛光透进来,周围静谧而安详。没有黄沙,也没有火光。

“怎么了?”徐吟被他吵醒,迷迷糊糊问。

看到她活生生地躺在身边,燕凌悬空的心缓缓落了回去。

“没事,做了个梦。”

徐吟打了个呵欠:“梦见什么了?吓成这样。”

燕凌这才发现,额头上全是冷汗。

他吐出那口气,将她往怀里揽了揽,说:“很奇怪的梦,梦见你姐姐当了贵妃,你毁了容,戴着半边面具。”

说完,发现怀里徐吟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怎、怎么了?”

“说说。”徐吟已经没半点睡意了,拉着他问,“具体什么样的梦?”

于是燕凌把梦中的情形说给她听,末了还说笑:“真是莫名其妙,别的事就算了,那个方翼我都没见过他,还奉了大哥的命来追杀我,也太离谱了。”

发现徐吟没笑,他关切地问:“怎么了?你不会被吓到了吧?伪帝都死透了,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

徐吟仰起头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当初我没发现方翼包藏祸心,是个什么结果?”

“呃……”

“你梦中的事,很有可能会变成现实。”

燕凌没否认她的话,只安抚道:“这种假设的事情,就不要再去想了。现在一切都很好啊!该死的人都死了,该活的人也活着。”

bidige.com

这倒也是,反正这一世已经改变了,那些痛苦和绝望都不会再发生了。

看她重露笑容,燕凌心里一松,凑过来吻了吻她。

“那些人可真没眼光,明珠郡主,我觉得这个封号很好呢!你在我心里,就是最珍贵的明珠,希望你大放光彩,让世人知道你的宝贵,又希望把你藏起来,只叫我看得到——要不,让父亲给你改个封号?”

徐吟被他说的笑起来。

前世她要了明珠这个封号,为的是恶心魏四,自己从来没当回事。一个靠姐姐出卖自己得来的封号,本来就是肮脏的,她又怎么会觉得好?

可是现在,被他这么说出来,忽然就释然了。

恶心的是伪帝,是那些害她们的人,跟一个封号什么关系?她本来就是明珠,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是他在心里藏了两辈子的明珠。

“你记着今天说的话,日后变心了,可别觉得我是鱼眼珠子。”

燕凌道:“要真那样,我才是鱼眼珠子,看不出来什么是宝贝。”

徐吟不由一笑,主动伸手揽住他。

燕凌看了看外头,冬日夜长,还不见光亮,不由蠢蠢欲动。

“时候还早,要不我们……”

徐吟感觉到了,立刻缩回被子里:“我想睡觉。”

“这么精神睡什么觉啊!都这个点了,就当晨练了。”

徐吟被他逗笑了:“什么晨练,谁拿这个当晨练?你要不要脸?”

“不要不要,我要你。”燕凌死皮赖脸,跟着缩进被子,“来嘛,这么冷的天,动一动才会暖和。”

再不同意,他什么稀奇古怪的理由都要说出来了。徐吟不再说话,纵容他的放肆。

新房里安静下来,只有断断续续的声响。

龙凤烛亮了一夜,终于燃尽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