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雾都侦探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请客全文阅读

“嘿!嘿!嘿!”波比拍了一把梁袭脑袋,暗爽,忍住笑,认真道:“你现在需要休息,让自己节奏降下来,休息,OK?”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嗯。”有道理,每当你找不到一件东西的时候,可以尝试不去找它,说不定哪天它突然自己出现,或者是突然想到它在哪。

波比看保镖长:“通知今晚游艇出海,联系会所要几个女孩……”

梁袭一巴掌抽了回去:“我是正经人。”

“等等。”波比被拍出灵感,眼珠一转做个禁声的手势,拿出手机开扩音:“卡琳……他还好,情绪比较颓废。”

卡琳道:“麻烦你多和他聊一聊。”

波比道:“所以才打电话给你。我这边安排了游艇,想找几个女孩一起出海玩。你介意吗?”

卡琳一怔:“玩?”

波比:“你懂的,男人嘛,偶尔换换口味也很正常,逢场作戏而已。他现在特别需要麻醉自己。”

一时间卡琳不知道怎么回答,梁袭并没有阻止,他内心对此也很好奇,许久后卡琳道:“扩音?他在一边偷笑是吗?”

“是,是他要求我向你打的电话。”波比立刻卖掉梁袭。

梁袭急抢电话:“不,宝贝,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卡琳话语带着笑意:“没事的,想去就去。”

“我刚才已经严词拒绝了波比的提议。”

卡琳:“哦,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有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实话。”

“嗯。”

卡琳道:“你内心是不是希望我刚才回答:不介意?注意,这道题的必要条件是实话,你只有一次机会。”

梁袭正色道:“当然不是,你不介意就代表不爱我,那这世界对我就没有任何意义。”

“你没说实话,你能克制,不代表……”

梁袭补充道:“你介意不介意从逻辑上来说,和我是不是与几个姑娘出海的事实无关。”意思是:我希望你说介意,代表你爱我。但无论你回答介意还是不介意,都与我是不是和姑娘们出海没有关系。

“九帆305?我马上就到。”菜刀,手术刀,剔骨刀,自己选一把。

“哈哈,我错了宝贝,早点休息。”

“嗯,晚安。”

“晚安宝贝。”

挂断电话,海王波比道:“我说了吧,她已经爱惨你了,即使她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也会当作不知道。接下来就要进行下一步,把女人带回家,让她适应这个生活。”

“龙爪手。”梁袭左手探出直袭波比睡衣两颗大纽扣的空隙,一爪抓住浓密的胸毛一扯……

一秒后波比男高音回荡响彻在伦敦半空。

……

游艇最终没有出海,因为从伦敦到海上需要两三个小时。人心情不好时候,除了玩之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吃。在泰晤士河中有很多着名餐厅,他们的厨房和餐厅都在船上,有悬挂红灯笼的中餐,有悬挂汉字灯笼的日料,还有妖人专场表演的泰国料理,以高档着称的法国料理等等。

最终梁波上了一条不夜船,不夜船除了各类食物之外,还有歌舞表演。一直玩到清晨,梁袭赶回公寓给卡琳准备了一份美式早餐。卡琳似乎忘记了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幸福的享受早餐和梁袭腻歪,浪费时间,卡点上班。

从梁袭的精神和态度,卡琳就知道梁袭处于什么状态。从目前来看,梁袭没有危险,他也很好的处理了自己的心态,这一切就够了。至于梁袭昨晚和波比去哪玩,卡琳不想知道。一来是不想怀疑梁袭,这是一个不好的开始。二来理性的卡琳曾经设想过可能,她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梁袭身体上的背叛,更可怕她竟然会有梁袭能悔过自新的想法。

还好,梁袭除了自律之外,他的圈子就那么大,而且梁袭不喜欢亲近风云场所的工作人员。翻译:梁袭入轨的对象只能是和梁袭比较熟悉的女性。盘点来看目前只有菲奥娜这一人。

接下去的几天,在警察厅总监支持下,用汪语来说,就是刀锋进行了资源整合与重组,部分探员将顺利从刀锋毕业,为伦敦司法机构提供更好的服务。说人话:裁撤数个分部门,遣散30%左右的成员。裁撤部门过程顺利,将原本重叠的执法权交出去即可。裁撤人员就比较复杂,于是贝克和尹莎请梁袭与卡琳一起到家里吃晚饭。

这个晚饭不是节日,也非普通例行聚会,卡琳一说明梁袭就闻到别样的味道。卡琳见梁袭若有所思,问:“为什么请我们吃饭?”

梁袭:“应该买不起奶粉。”

一顿揉捏之后,梁袭死猪不怕开水烫:“或者他们准备协议离婚。”

几次揉捏之后,梁袭躺在温柔乡中,拿出侦探的态度开始分析:“尹莎现在很忙,突然在不是谁生日,不是节日,没有特定人员拜访等情况下周末请我们吃饭,可以肯定有事。”

“为什么不是贝克呢?”

梁袭一挥手:“贝克才不会提议举办无聊的家庭聚会。”

有道理,卡琳道:“接着说。”

梁袭道:“贝克如果有事,应该是刑侦和警务上的事,他完全可以通过正常渠道雇佣我。提前两天通知,说明不是突发事件,不是贝克误杀了人诸如此类的事。基本可以肯定是尹莎的事。”

梁袭道:“尹莎从布来顿归来后,一直忙于刀锋内部整顿。在她不在这期间,刀锋增加了一些人,也离开了一些人,代理主管罗伯特和影子主管独眼分别对刀锋进行了一定的调整。尹莎风格很明显,她可以容忍罗伯特这样的老好人,但她不可能容忍独眼这样的法外之徒。她会开除所有持独眼理念的人员。”

梁袭道:“到了细节就比较难处理,首先是朱丽叶,朱丽叶是mi6留下的人,讲道理应该被清除。但是朱丽叶是罗密欧的女儿,罗密欧是目前警察厅最好的警探之一。解雇朱丽叶就代表刀锋失去了本部刑侦力量和外部最好的刑侦支援。其次是菲奥娜,菲奥娜是尹莎的闺蜜,好友,但是我不知道尹莎如何看待小清遇害一桉,也不清楚菲奥娜如何向尹莎解释本桉。如果解雇菲奥娜,刀锋失去一名强力骇客。”

梁袭道:“在尹莎离开刀锋期间,我多少也参与了刀锋的部分事务,我作为第三方旁观者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所有的判断是最为可信的,甚至超过尹莎自己的判断。这种事通常都要收费,而且收的很贵,但是贝克这张牌打出来后,那只能免费。”

卡琳疑惑问:“通常都要收费?你之前接过类似的业务?”

“嗯……”这语气意思是,闭嘴!

“除了温蒂的几块钱和翻译顾问费外,你还有其他业务?”

梁袭恼羞成怒,反过来揉捏一顿卡琳,打闹之后,梁袭道:“如果只有这件事我倒还不担心,我担心的是尹莎、菲奥娜和独眼之间的一笔账。菲奥娜杀小清简单,但从菲奥娜的表现来看,背后的故事并不简单。”

未能将菲奥娜正法,失败的梁袭没有对卡琳隐瞒这件事。卡琳一直有想法,趁这时问道:“你是不是害怕菲尔?”

“嗯?”

“一个正常正直的菲奥娜和菲尔都不可怕,除非他们是坏人。”卡琳道:“你和菲奥娜对质,担心不是坐实菲奥娜罪名,而是担心小清的身份会让自己引火烧身。说明你认为菲尔不是好人。”

梁袭笑道:“你还真有想象力。我担心不是菲尔,菲尔是一名英雄般的将军,而且还有三个月就离职退休。我担心的是独眼……你来采购周末礼物,还是由我来准备?”

被扯开话题后,卡琳没有点破,顺着梁袭话题问道:“如果你负责,你会送什么?”

梁袭道:“送辆车?”

卡琳循循教导:“波比是一位不错的朋友,但还是有一些缺点。比如他送礼物,从来不选对的,只选贵的。当然我知道你现在有钱……”

梁袭疑问:“婴儿车要几个钱?”

“婴儿车?”

“当然,你以为呢?”

“我以为你是故意的。”

“我是故意的。”

卡琳笑出声来,例行欺负,两个年轻人沉浸在打打闹闹中,浪费着宝贵的生命,享受美好的爱情与亲密的接触。

……

梁袭又对了,尹莎请他们吃饭目的确实与刀锋的人事有关系,确实想听取作为第三方梁袭的专业意见。但是情况比梁袭想的要复杂一些。尹莎很肯定告诉梁袭,独眼在成为刀锋特别顾问后,他私下成立了一个小圈子,用刀锋的权限和技术,通过非法手段追查血色黎明事件。简单来说,独眼认定刀锋内部存在奸细或者内鬼,才会导致血色黎明事件和A4纸抢夺事件。

独眼他们调查的对象是刀锋的成员,这在一定程度上引发部分探员不满,也导致内部存在猜疑,不仅让同事之间关系紧张,还有人因此主动离开刀锋。大家不仅猜谁是奸细和内鬼,而且还猜谁是独眼组的成员,是谁在暗中调查大家的隐私。老好人罗伯特介入此事,独眼否认存在独眼组,否认自己暗中调查刀锋成员隐私。在没有证据情况下,罗伯特息事宁人,安抚大家做好本职工作。

让尹莎感觉事态严重的是小清遇害桉,菲奥娜没有对尹莎多说任何话,她按照自己的笔录和口供向尹莎汇报了这件事。尹莎拿不定菲奥娜说的是不是事实,于是请作为小清桉客串探员的梁袭来解读小清桉,以证明菲奥娜是不是对自己存在深层次的隐瞒行为。

重装上阵后,尹莎发现刀锋中自己能完全信任的人,只剩下与自己有生死交情的红蓝河两名队长。这两人不管探员的事,即使这样,他们也发现有自己队员在散播刀锋内鬼的消息。追根朔源,刀锋的人知道两次袭击非常蹊跷,但是尹莎采纳了梁袭的建议,不对内鬼或奸细进行调查,导致他们存在一定抵触情绪。毕竟在两次袭击中多名特警和探员牺牲。

“这件事看来还得我来说明。”梁袭当时只考虑技术,并没有考虑到管理。梁袭指第一人:“罗伯特是一位非常优秀探员,我没有客套,他做事清楚有条理,他能和任何人谈得来。只要给他下达一个比较清晰的指令,他就能全力完成。最重要是罗伯特没有小圈子的概念。第二位:朱丽叶。”

梁袭手指放在朱丽叶的照片上思考良久:“平庸,但有个牛掰的老爹,我认为你不能浪费这项资源。可以让她转行做文员,负责与其他机构联系的工作。”刀锋日常工作经常需要与警署,消防,水警,特警,医院等单位和机构打交道。

尹莎点头:“针对这两人意见,你和我的想法一样。”

接下去点评了几名探员,梁袭看法和尹莎差不多,部分探员虽然和独眼比较亲近,但是他们的职业素养很高。简单解释:他们不想这么做,但工作或者尹莎要求他们这样做,他们也会这样做。有几个就不行了,在刀锋内已经公开说风凉话,显然是对尹莎回归的不满。为了不让他人误会,他们还重点说明内鬼的事。他们的观点是尹莎根本不在乎被内鬼害死的同事。

大家态度立场都比较鲜明,很好处理。最难的是菲奥娜,菲奥娜没有表现出倾向,但是尹莎主观上感觉自己和菲奥娜之间的关系有所变化,菲奥娜有事情瞒着自己。还是以最近小清桉为例,菲奥娜在说明时非常公式化,即使没有录音,没有记录,只有她和尹莎两个人的情况下,她还是非常公式化。

梁袭问:“她有没有提出离职?”

“没有。”

梁袭道:“有一点我们要先搞清楚,进入独眼圈子的人其实也不是坏人,他们内心有很强的正义感。我不认为菲奥娜是坏人,但你说怪异可以理解。菲奥娜可能遇见一件很麻烦的事,这件事我不能说,因为我没有证据,而且我是输家。我现在把事情告诉你,有误导你和诬陷菲奥娜的的嫌疑。”

无比自信的证据不能证明菲奥娜杀人,在此情况下还把自己的推测公开,那就违背了侦探的基本职业道德。梁袭确实可以和尹莎说明,但这种行为等同透支尹莎对自己的信任,变相诬陷菲奥娜。举例:我觉得你偷了我家大米,在我强烈要求下去你家搜查,没有任何发现。但我仍旧把你偷了我大米的事告诉街坊邻居。街坊邻居们觉得我是本村人,你是外地人,肯定会偏向相信我。

尹莎问:“私下说呢?”

“不行。”

尹莎退而居其次:“能告诉我菲奥娜的麻烦吗?”

梁袭沉思良久:“不行,不过我可以建议你和独眼聊一聊。”梁袭的小气不是输不起,输就是输,没什么关系。要说起来,一次失败比十次成功更有利梁袭进步与成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