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军列阵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同类全文阅读

武馆。

薛铜锤抬头看着林叶:“小丝弟,我厉害不厉害。”

林叶点头:“厉害。”

薛铜锤:“那能不能也给我一个那个。”

他指了指子奈的开山斧。

林叶道:“你会用斧子吗?”

薛铜锤摇头:“我不会,但我可以练,小姑奶奶的斧子太好了,我看到了,能把小丝弟的刀打的比弓箭都要快。”

林叶:“那你练了打什么?”

薛铜锤:“我要了给我宁丝兄,让我宁丝兄打我用。”

林叶回头看向宁株,宁株叉着两条胳膊都感动了。

宁株动情的说道:“同门情深,兄弟义重。”

薛铜锤:“这种鬼话你们也能信,我四岁的时候就知道小孩会骗人了。”

宁株:“......”

林叶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主意。

他决定把宁未末送给他的沉铁分出来一部分,给薛铜锤造一块板砖。

就这种想法,正常人都不会有,确切的说但凡只要不正常的没那么离谱都不会有。

沉铁那东西价值连城,寻常江湖中人,若能偶尔得了可打造一根飞针那么大的沉铁,便会欣喜若狂了。

可林叶打算用这么珍贵的东西,做板砖。

“小丝弟。”

薛铜锤说:“我想要小姑奶奶一样的斧子,是不是不好搞到。”

林叶:“想要一模一样的斧子,确实有些麻烦。”

薛铜锤:“那我换一个简单的,你带我歌陵好不好,陛下说了,他回歌陵的时候要带上你。”

林叶道:“我总算明白了,孩子不但会说谎,还会用计策。”

薛铜锤:“我四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说:“其实那时候我自己都能撒尿了,可我还是让你们把着我撒尿,是因为我懒。”

他说:“刚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起来,谁愿意自己光着屁股出去撒尿啊。”

林叶:“对不起。”

薛铜锤:“为何要这么说。”

林叶:“是我没看得起四岁时候的你。”

薛铜锤:“无妨无妨,去歌陵的时候带着我就行了。”

林叶:“只带你一个吗?”

薛铜锤指了指宁株,宁株在这一刻又感动了,然后就看到薛铜锤指着他说:“还有我的坐骑。”

林叶看向宁株,宁株点了点头,一弯腰把薛铜锤林了起来,倒着拎。

薛铜锤头朝下在那晃荡着,他还说呢:“带上他吧好不好,他可好养活了,住店的时候都不用给他开个房,让他住马厩就行,也不用给他买饭,让他偷别人的坐骑的草料吃。”

林叶看向宁株:“这么听着,他是对你又好又不好的。”

宁株道:“自从我发现再没有一件兵器,比他更趁手之后,他便想拿捏我。”

林叶:“......”

这是真师兄弟,一个把一个当坐骑,一个把一个当兵器,但凡有一点儿假,都最起码还有那么一丢丢互相尊重,把彼此还当个人。

正说着话,林叶看到武馆外边,隋轻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就站在那看着他。

你也连忙出门,他走到门口,隋轻去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出来。

可林叶没听,快步出了武馆的大门。

隋轻去道:“我要先去歌陵,比你早些,若到了歌陵后有事找我,就用这个。”

他抛给林叶一个哨子。

林叶低头看了看,只觉得此刻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想起小时候,他大概也是三四岁的年纪,如他刚见到薛铜锤似的时候差不多。

他总是会缠着哥哥捉迷藏,哥哥总是会故意把哨子弄出些声音来,好让他找到。

他低头看着这个哨子,虽不是他印象中的那种,可心情却骤然变得激荡起来,难以平复。

他再抬头的时候,隋轻去却已经走了。

林叶想喊,已经到了远处的隋轻去朝着他摆了摆手。

他再次低头看着手里的哨子,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句话。

叶落随风轻去,隋轻去......是叶?

猛然间他抬头看,哪里还有隋轻去的影子。

与此同时,云州府地牢。

须弥翩若坐在拓跋烈对面,看着这个已经残废了的曾经的霸者,他心中也是感慨万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就是......林叶那群人下手可比他们在冬泊下手狠多了啊。

“我知道,你什么都不想说,到了今时今日这个地步,你大概只想着早些死了才好。”

他坐在那翘起腿,像是和拓跋烈很熟悉的一个老朋友似的。

拓跋烈躺在石床上,只是目光稍显空洞的看着屋顶。

须弥翩若的话,对他来说连一丝一毫的影响都没有。

“我其实也没指望你能说些什么。”

须弥翩若道:“毕竟,你其实也只是个被人推到台前来的傀儡,你又能说些什么呢,说自己可怜?不,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拓跋烈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须弥翩若足够刺激人的话,他像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须弥翩若继续说道:“我现在怀疑,你之所以会败,恰恰是因为你的桀骜。”

《极灵混沌决》

“因为你不听话啊,在你背后要支持你的人,当然也要控制你,可你又要支持又不听话,他们大概也早想换了你。”

拓跋烈在这时候侧头看了看须弥翩若,只是看了一眼,须弥翩若就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

拓跋烈语气平静的说道:“你很好,所以能得天子能重用。”

说完这句话后,他有把头扭回去了。

这让须弥翩若有些挫败感,在真正内心强大的人面前,他的话术好像失去了作用。

“你不想让他们一起死?”

须弥翩若干脆更直接了一些。

他说:“如果我猜得没错,你背后的人为数不少。”

“当年陛下和你一起,在歌陵城平叛之后,他们就发现之前对陛下的判断错了。”

“可他们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也已晚了,他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能在明面上向陛下施压。”

须弥翩若往前探了探身子:“所以他们伪装了自己,表面上他们都是恭顺忠诚的臣子,甚至可能还为了表态而退出朝堂。”

“但他们是不会死心的,你是他们选的,而且在那次平叛之后,他们就肯定就已经找了你。”

拓跋烈此时又侧头看了看须弥翩若,依然那么平静的说道:“这不是你自己想到的,这是天子让你对我说的。”

须弥翩若皱眉。

拓跋烈道:“回去吧,我只是想清净一下,你要想立功,换个别的法子。”

须弥翩若道:“你该知道,箭射出头鸟的道理,林子里那么多鸟,偏偏是你,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我不相信会好受。”

拓跋烈这次是看着屋顶,不像是回答他的话,而是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以为是鸟,却没想过,若是林子呢?”

须弥翩若的眼睛睁大了些。

拓跋烈道:“天子一直赢,没有什么,但他却一次都不能输。”

他语气平静的说着。

“鸟以为,站在一棵树上,树就是它的领地了,它飞过丛林,丛林就是它的领地了。”

“天子一直觉得,哪棵树不好,就把哪棵树伐了,这样其他的树就会听话了。”

“可一片林子,重要的不是林子里有什么鸟,而是林子本身......只要林子还在,它们可以让任何一种鸟飞到高处去。”

说到这,拓跋烈似乎已经没有了兴趣。

须弥翩若知道,这些话拓跋烈不是说给他听的,是想让他带给天子。

拓跋烈的意思是,你砍一棵树没什么,砍十棵树也没什么。

只要大部分树木还在,那林子就不会在意你。

但,当你想把整片林子都砍掉的时候,你连栖息之地都没有了。

没有了树,看起来再肥沃的土地,早晚也会变成荒漠。

天子要对付的不是其他的鸟啊,而是一整片森林。

须弥翩若起身,到了门口后就不由自主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拓跋烈没说话的时候他想尽办法的让拓跋烈说话。

拓跋烈说话之后,他却一点成就感都没有,甚至还觉得无比的压抑。

就好像,他此时已经置身在幽暗的不见边际的密林之中了,出不去。

不管往哪个方向看,看到的都是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

那些树枝像是张牙舞爪的鬼魂,那树上还有一张一张狰狞的脸。

他脑海里,有一句话不断的飘荡着,像是依附在了他的灵魂深处。

天子可以一直赢,没什么,但他只要输一次就什么都没了。

须弥翩若在思考,这些话,到底该不该如实的和陛下说。

如果说了,陛下脸上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神情。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屋子里的拓跋烈又说了一句话。

“你在砍掉大树的地方,种上了新的树苗,觉得这树苗是自己亲手种的,将来一定会听话,可你却忘了,当这些你亲手种下的树苗也成为参天大树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原来他们和树是同一类,而不是和鸟是同一类。”

拓跋烈看着门口那个年轻人的背影,用一种听起来依然平静,可却阴森的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问了一句。

“你自己也是一棵树,只是你还没有醒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