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红楼:开局把薛宝钗带回家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等风来!全文阅读

“……不拘一格降人才?”

景顺帝的御桉上,正摆着冯一博的一词一诗。

这些日子,他都忙于年间仪礼。

今日难得有空,便批阅一些秘折。

顺便听取龙鳞卫的汇报。

没想到的是,竟意外的有个冯渊的消息。

他起身将诗从头又吟诵一遍,叹道:

“呵!这个冯渊,真是好诗才啊!”

说着,景顺帝抬头看向来汇报的忠顺亲王,问道:

“你说,他这算自荐,还是劝谏?”

《卜算子·咏梅》那首词虽好,蕴含的向上精神极为出彩。

但对景顺帝来说,也不过是唱些反调。

在陆游词的基础上反其意而改。

可另一首诗,景顺帝却读出了不同的味道。

本是以“风”为题,却被冯渊写出了风气的“风”。

好像怕人不懂,最后还被他命名为……

《新风》!

而景顺帝说自荐,任谁都能想到。

毕竟冯一博才挂冠不久,就写出“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诗来。

显然是有着官复原职的想法。

但景顺帝说的劝谏,指的却不是劝他这个“天公”能“不拘一格”,让冯一博继续出任礼部侍郎。

而是别有深意。

大多数人,包括贾府众女。

显然都联想到冯一博的处境,才将注意力都放在了最后两句。

却不知诗的前两句,才是点睛之笔!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音究可哀。”

再加上评诗之后,冯一博才随手填上的题目。

显然是在说朝堂已经腐朽不堪,需要风雷之势才能扫清。

其改革之意,跃然纸上!

这才是景顺帝刚刚会陷入沉思的缘由。

也是诗会被李纨再次匆匆结束,想要遮掩过去,不让贾府姑娘再过多讨论的原因。

更是现在,这首诗出现在景顺帝书桉之上的起因!

无他,涉及到了朝政!

大魏内忧外患,景顺帝如何不知?

他早已在和内阁商议改革之事。

但史书又告诉他,历代变法的皇帝都没什么好下场。

况且太上皇还在,不少人还以为依仗。

想要改革,绝非易事!

“万马齐音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

忠顺亲王没听出他的深意,却深谙断章取义的用法。

他只重复了中间两句。

念完后,还有些激烈的说道:

“皇兄,我觉得他这是大不敬,是对皇兄有怨啊!”

若是不看前后文,只这两句组合在一起。

就真成了怨怼之语!

“万马齐音”是怨朝堂不公!

“天公重抖擞”是怨皇帝不明!

此言一出,景顺帝却没有他想象中的愤怒。

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忠顺亲王,问道:

“冯渊和你有些仇怨不成?”

忠顺亲王听闻,顿时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

“没有没有!我和他哪有什么仇怨?我们甚至都没过照面!”

冯一博把贾元春护送回来,没多久就传出有孕的事。

忠顺亲王心里怎么会没有恨意?

只是,他从不敢表露。

甚至不敢出手对付冯一博。

不然惊动景顺帝,就可能打破现在的平衡。

到时没准就借口处置他这个亲兄弟。

甚至就连别人动手,忠顺亲王都强忍着没掺和。

可这次,冯一博自己送上门来。

他当然不能错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没想到,却还是引来了皇帝的猜忌。

景顺帝看看这个略显慌乱的亲兄弟,心中难免有些复杂。

若是没有子嗣,忠顺亲王就是皇位的唯一继承人。

可有了子嗣,他就只能做个闲散王爷。

之所为现在没有动他,不是因为别的。

只是因为,还不知道元春肚里是男是女。

再加上,此前也不是没有过儿子。

也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夭折。

其实,之前皇子夭折,景顺帝不是没怀疑过这个兄弟。

只是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兄弟,同时他也没有了儿子。

换句话说,当时没有别的选择。

一母同胞,从小到大的感情,也不是假的。

“人才也要拔了满身的刺才好用,不然容易扎了手。”

见忠顺亲王似乎并没明白他的意思,景顺帝也没有解释什么。

他决定暂时搁置此事,以待将来。

“他既然挂冠而去,就要吃些教训才好。”

才说到这里,忠顺亲王心中难免有些快意。

但他面上再不敢露出半分,只道:

“皇兄说的是。”

景顺帝一看就知,他显然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又补充道:

“现在还不是用他的时候,等将来李守中入阁,想必困顿一阵,他也差不多是个能用的了。”

这话听着像是在说,将来还要用这个冯一博。

实则也是在敲打忠顺亲王,让不要对冯一博下手。

忠顺亲王这次终于领会到了其中意思,连忙道:

“皇兄用人之道真是高深莫测,想来这个冯渊经此一事,必能感念皇恩,为皇兄鞠躬尽瘁。”

景顺帝见他说得谦恭,往事纷至沓来。

一时心情有些复杂的看向这个兄弟。

半晌,他才叹了口气,道:

“这两日老太妃身子有些不爽利,予还有很多仪礼要办,你有空代予去看看。”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忠顺亲王闻言,以为是让自己下去,连忙恭谨的道:

“皇兄这些日子忙于仪礼,想必也累了,那我就不多打扰,这就过去看看她老人家。”

景顺帝闻言,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

忠顺亲王却不知,景顺帝的意兴阑珊不是累了。

而是因为他的态度变化。

原本,兄弟俩也算亲密无间。

即使景顺帝登临大宝。

忠顺亲王这个兄弟在他面前显露的,也都是真实的一面。

桀骜不逊,对谁都充满不屑。

好像除了自己,谁都欠了他的。

虽然景顺帝劝过他好多次,忠顺亲王依旧我行我素。

直到元春有孕,他的态度急转直下。

对自己越发恭谨有礼。

似乎是怕自己随便找个借口,就会赐死他。

这样的变化,让景顺帝难免有些复杂。

都说皇家无亲情,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的这个兄弟是例外。

可惜,最善变的就是人心。

任谁也逃不过这皇家的诅咒吧。

这边皇家兄弟相互猜忌,另一边贾府姐妹却在谈心。

诗经有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大观园中,就有这样一洲在水。

名为紫菱洲。

洲上有一飞楼,曰:缀锦阁。

阁中的“窈窕淑女”,不是别人。

正是贾府二小姐,贾迎春。

此时探春正在缀锦阁中,丫鬟婆子全都摒退下去。

只剩姐妹两个,说着些私密话。

“二姐姐,你……”

两人先说了些别的,可说着说着,探春就有些言辞闪烁起来。

迎春正说到兴头,见此有些不解道:

“今儿个奇了,三妹妹从来都是爽利的,今日说话怎地吞吞吐吐的?”

说到这里,她忽地面露恍然,打趣道:

“三妹妹莫不是在学我?”

探春闻言,有些哭笑不得,连连摆手道:

“二姐姐误会了,我怎会做那无聊的事。”

迎春近日也不知怎么了,似乎和以前变作了两人。

若是以前,她大概率只是呐呐不语。

听着探春东拉西扯。

可是今日,听到探春的话,她竟一反常态的道:

“也是,三妹妹如今管事,哪有功夫学我这个‘木头’?”

探春从未见她有这样的一面,闻言不由叹道:

“唉!本来我还不敢定论,现在却是更确信了几分。”

这话说的云里雾里,迎春自是面露疑惑,问道:

“二妹妹说的究竟是何事?”

看着原本“木头”的迎春,露出生动的表情。

探春有些复杂,一时也不知该不该说。

沉默半晌,最后还是忍住不道:

“二姐姐没觉得,你最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什么意思?”

迎春闻言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既然开始说了,探春也不再掖着藏着,直接道:

“你最近的话都多了起来,也不似原来那样唯唯诺诺了。”

“我……”

这次轮到迎春闪烁其词。

她的目光也跟着闪躲,有些不敢看向探春。

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

却被人抓个正着!

“按理说,这本也是件好事。”

探春见她神色,越发笃定,口中却婉转提醒道:

“可我知道,你怕是心里有事,这事大到你只藏这一件,别事都藏不住了,越发在别处无所顾忌。”

迎春一听,顿时有些慌乱,斥道:

“你!你在胡说什么?”

探春深吸口气,正色道:

“如今这里就你我姐妹,虽你是姐姐,做妹妹的本说不到你,但我们素来走得近,看你身在其中,有些话我这个局外人却不得不说。”

迎春闻言一时更加慌乱。

显然明白探春所指,正中了她心中的秘密!

可不等她有什么回应,探春又继续道:

“有些事看似不错,但二姐姐当知没有结果,最好尽早断绝念头,免得自误!”

这话几乎已经挑明!

迎春本就心虚,闻言更是慌乱不已。

“你……我……什么跟什么啊?”

她脸色涨红,两只手都不知该往哪放。

就像是在藏什么东西一样。

“我……你……根本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就连口中,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一时支支吾吾,完全一副不打自招的模样!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姐妹的义务也已尽到了。

探春见她慌乱的模样,直接起身,道:

“看来二姐姐明白了,那我就告辞了。”

她刚要转身,迎春忙喊道:

“等等!”

见探春回头看她,迎春又有些不知所措。

她只是害怕探春离开,自己再无脸苟活。

两人对视半晌,最后迎春颓然坐下。

“唉!”

她重重一叹,脸色发仓,口中喃喃道:

“多谢妹妹提醒,其实我也明白的……”

探春见此,紧绷的脸上一松,露出一抹笑意,道:

“我就知道二姐姐……”

可惜,探春的话没说完,就听迎春又道:

“但我控制不住自己。”

“额?”

这话一出,刚刚放松下来的探春一下愣住了。

她虽机敏,可对男女之情却不懂。

就听迎春无力的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事……就是……就是……”

纠结着,迎春忽地起身,一脸无可奈何的看着探春,道:

“你越不想去想,就越是去想!”

“越是去想,就越是想!”

“全然没法不想,无时无刻不想!”

一连串的“想”和“不想”,把探春绕的有些迷惑。

迎春却似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一脸认真的上前,拉着探春道:

“这些日子,比我这十几年都累,原本我以为只要熬到出阁就到头了。”

说着说着,迎春忽地有些委屈,随后竟流下泪来。

“可现在遇到……我……我……呜呜呜呜!”

探春连忙拿出丝帕为她擦拭,又劝道:

“二姐姐,你的苦处我都知晓,但正如你说,等将来出阁就都好了。”

迎春本来说的是爱情,可听到探春的话,又联想起自己的身世……

“呜呜呜呜!你知道什么?”

迎春顿时哭得更厉害了几分。

“呜呜呜!你还有个亲妈,有个亲兄弟,再如何也都有些依靠,可我……”

显然,两姐妹相互说过知心话。

迎春也知道宝玉没拿探春当亲妹妹的事。

可再怎么说,探春也还有赵姨娘这个亲娘,又贾环这个亲弟弟。

哪里像她,亲父嫡母不闻不问。

兄弟也只有同父的贾琏,却是一样从不管她。

兄妹说过的话,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探春一边帮她拭去脸上泪珠,一边劝道:

“怎么说也还有老太太会给你做主,但旁的事……还是不要多想了。”

哭也哭了,说也说了。

这段时间胸中的郁垒,都倾泻了不少。

迎春这时擦了擦泪,勉强挤出个笑容,道:

“让二妹妹看笑话了,我最近像是疯了。”

探春见她恢复常态,也跟着松了口气,道:

“二姐姐哪里的话,这满园子,就我们三个姐妹一起长大,别人靠不住,我们姐妹自该互相照顾些个。”

她虽劝着迎春,却也话里有话。

宝玉那次说她不是亲姐妹,一直让她如鲠在喉

真是伤透了她的心。

三春之中,就属她最有主意。

从那次开始,她就带着三春姐妹,有意无意的排斥宝玉。

但在长辈面前,却又挑不出错处。

迎春显然有些哭的累了,也不顾仪态,就这么往柜上一靠,道:

“多谢三妹妹今日为我开解,但我也要说一句,你以后还是莫和宝玉作对。”

见探春有些诧异,她又语重心长的继续道:

“都道咱们家大业大,锦衣玉食的,可偌大贾府,又哪有咱们说话的份呢?”

“不说别的,将来咱们还指望老太太作主,若得罪了宝玉,难免惹她不喜,没好果子吃的。”

探春没想到,平日一问三不知的“二木头”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本来还是想要劝解一番,让她别有什么妄想。

免得受伤的是她自己。

现在看来,人家也通透的很。

只是一直以来都无力改变,才会变得麻木吧?

想到此处,探春不由叹道:

“都说二姐姐是木头,没想到这木头也不是空心的。”

说着,想到迎春的事,又道:

“而且还能发芽呢。”

迎春这些日子限于“爱情”无法自拔,今日难得抒怀,闻言羞恼道:

“讨打!”

探春见她面色恢复红润,越发明**人,忍不住道:

“二姐姐若是不因这事也能如此,该有多好?”

刚刚还羞恼的迎春闻言,顿时陷入沉默。

仿佛又成了一根“木头”。

只是,这次不是麻木的木了。

更像一棵枝繁叶茂的树。

没风的时候,纹丝不动。

再没了前几日的燥气。

只等风来,就会摇动枝叶。

予以激烈回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