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大明二皇孙,开局挣下一亿两 > 第262章:震惊大明的秦淮河牵羊礼!(二合一章节)全文阅读

朱瞻圭这次出来的主要事情,就是检验铁甲船的性能。

北方那边神机营已经开始集结了,而且还要处理倭寇事宜,朱瞻圭便没有在琼州多待,询问了一下阿三区域的转运问题,便带着郑和等人返回了泉州。

“倭寇的事情你们调查清楚了吗?”

回到泉州,朱瞻圭叫来了,他临行时吩咐去调查倭寇,事情的李虎。

这个把月一直在忙这件事的李虎,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地图讲解道。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部分倭寇来自虾夷,是倭国的三大岛之一。”

“据我们抓到俘虏的审问,他们说是他们督主派他们出来的,至于目地是什么没说,只是让他们趁机攻击大明的船队和我们的海疆!”

“只不过我们的海军经常在海域巡逻,他们下手的机会非常小,偶尔几次也只是攻击一些小村庄。”

“如今他们已经收到了命令,暂时停止进攻,准备转向朝鲜,至于目的是什么,那个俘虏的地位太低,知道的非常少!”

“进攻朝鲜!”

在地图上找到了朝鲜的位置,朱瞻圭捏着下巴上的短须,似乎明白了这些小倭瓜们的想法。

这些倭瓜们可能是觉得大明太强大,以他们现在的力量挑战不了,决定先大鱼吃小鱼,一点一点的养肥自己等待时机。

以后等大明露出了疲态,就一举发动进攻,打垮大明报仇雪恨。

“呵呵!”

有了大概的猜测,朱瞻圭忍不住轻笑一声。

“这帮小窝瓜呀,你们老老实实在家里,我进攻你们,也只能隐而不明,毕竟你是被我太爷爷定下的不征之国。”

“但你要是进攻朝鲜,那我就有充足打你们的理由了。”

想到朝鲜被进攻以后,自己就有理由名正言顺的打小窝瓜了,朱瞻圭呵呵一笑,对着李虎挥了挥手。

“只要他们不来大明就不要管他们了,他们进攻朝鲜的事,你们也都装作不知道。”

李虎明白了朱瞻圭的意思,也黑黑的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在倭国的时候还真的很爽,如果不是当时还要进攻阿三,李虎还真想在那里多待几天。

想到那段时间的逍遥日子,他忍不住羡慕起了,留在出云的海军和神机营部队。

在泉州待了一段时间,朱瞻圭视察了个个造船厂和原料储备,处理了几个小耗子后,便启程返回金陵。

老爹那边一天几封信催促他赶紧回去,新的货币发行都等着他呢。老爷子那边也是几天来一封信,让他赶紧处理好朝内的事情,去带领军队向西域发动进攻。

如今正是开春万物复苏的季节,正是进军的最好时候,老爷子可不想再把战争拖到冬天。

而且民间对朝廷连续几年一直在发动大规模战争,已经有了一丝怨言。

这些上战场的士兵可都是他们的家人,百姓们每天都在心惊胆战,生怕收到兵部送来的阵亡通知。

朱胖胖就是察觉到这一点,已经好几次给老爷子写信,希望打完草原以后暂时停止战争,让百姓们先喘口气。

甚至对于西域方面,朱胖胖的想法就是过几年再打。

不过他儿子和老爹却是直接反对了。

在爷孙俩的的计划中,西域是必须要拿下的。

拿下了西域面对帖木儿帝国,朝廷和张辅军团就能进行东南夹击,在战略上取得极大的优势。

也就是乌思藏都司是高原地区,明军还暂时适应不了那里的高原气候。否则老爷子绝对会一举将那里也彻底的掌控下来,然后把阿三区域彻底的收入囊中。同时对帖木儿帝国,实行半包围的状态。

如此一来,等大明休养生息发展个十几年,就能直接向西横推而去。

到那时,西方区域将没有人能阻挡大明的脚步,大明将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也是汉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帝国。

虽然那一天老爷子可能看不到了,但这一切都是他定下的基础,在未来的史书上,也会把绝大部分功劳划到他身上。

再加上摆平北方草原之功,和海外殖民地开拓之功,永乐大典的功劳,百姓丰衣足食的功劳。

他朱棣将会成为继始皇帝之后,炎黄最伟大的皇帝。

清晨,金陵,皇宫。

今天没有朝会,除了主要官员去尚书房商议政务之外,其他官员直接去了办公的地方,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现在朝廷主要的事情,还是以围绕着北方战争运转。

至于新货币的事情,那是户部和银行方面处理的,其他部门插不进手也不敢插手。

官员们有序而忙碌着,一封封奏章和卷宗被送进来,然后又被吏员送出去。

处理完了手头的一件事,一个官员伸了伸懒腰,撇了一眼监督的御史官员,见对方正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本,便端起茶杯,装作喝茶的样子,对旁边的官员小声道。

“你听说了吗,好多儒门的大儒,以及在京的有功名的学子,都被锦衣卫的人叫到三山门那边了。”

被他问话的官员,也瞥了一眼御史台的监督官员。

“怎么不知道,我一个叔伯也被叫过去了,唉,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问话的官员闻言有些意外道:“林叔父也被叫去了?”

被问话的官员苦笑一声。

“是啊,一家人都担心坏了,还让我找关系,打听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可是锦衣卫呀,我躲都躲不及,让我去问,这不是难为我吗!”

“唉,你也别多想,毕竟叫去的人这么多,也不是去锦衣卫诏狱,估计是有什么事情,要通知他们吧!”对方一脸苦闷,问话官员害怕对方找自己帮忙,连忙安慰了一句,就拿起一封奏章,装出了一副我要忙的模样,便不再多言。

被问话的官员张了张嘴,无语的摇了摇头。

“冬冬冬!”

就在众位官员埋头做事的时候,办公房的大门被敲响。

众人闻声看去,就见刚从北平回来没多久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微笑的看着众人。

“见过纪大人,拜见纪伯爷!”

纪刚众人可不敢怠慢,不管官职大小,都纷纷起身,冲着纪刚拱手打招呼。

有的称呼大人,有的只是称呼伯爷。

听到大人的称呼,纪刚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听到有人喊他伯爷,纪刚直接欣赏的看了对方一眼。

相比于自己的官职,他更喜欢别人称呼他的爵位。

“通知各位一下,大家先把手上的事情放下,去三山门集合观看一场表演节目。”

众官员们一听,一下想起了昨天晚上被通知,一大早就去了东门的大儒,和有功名的书生们。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目光盯在了,他们这一部的头的身上。

只可惜他们的头,仿佛没看到一样,冲着纪刚微微一笑,便招呼着众人去东门集合。

看着陆续走出去的官员,纪刚脸上露出看好戏的笑容,去下一个部门通知其他官员了。

很快京中所在的文官,在百姓们好奇的注视下,排着队伍前往了秦淮河所在的三山门。

“咦,这帮大老爷们去秦淮河干嘛,不会是大白天的集体翘班去玩吧!”

一个在路边围观的汉子,见到官员前进的方向是秦淮河,脑中不自觉的想到了歪处。

“得了吧你,这帮大老爷们哪怕胆子再大,也不敢大白天的去啊,而且还穿着官袍,估计是去那边有什么事吧!”

“有事?去秦淮河除了那事儿之外,还有什么事儿。”

“不清楚,不过今天早上我看到,很多大儒有功名的文人才子都去那边了,应该是一场文坛盛会吧!”

“真的,那可要去看看,说不准能沾沾文气,能让我家小崽子,今年科举高中呢。”

很快乌泱泱的百姓,就跟随着官员的队伍,往秦淮河那边涌去。

刚刚歇业没多久的秦淮河花船,突然见到涌来了这么多人,满脑子都是疑惑。

今天也不举办花魁大赛,这帮人来干嘛?

再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秦淮河,才子佳人甜甜蜜蜜的地方。

那帮官老爷和文人才子们来就算了,你们这些泥腿子贱民来干嘛?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价,这里是你们消费的起的地方吗?

忙活了一夜刚卸完妆准备休息的姑娘们,见到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也纷纷走了出来。

看着秦淮河岸边的人头涌动,姑娘们也是窃窃私语。

“那不是张公子吗,昨天晚上刚在这里留宿,这累了一晚上了,怎么没回去休息!”

“这谁知道啊,你看那么多人都聚集在那里,还有昨天晚上在我这里夜宿的齐大人,都在那里呆着呢,估计是有什么事吧!”

花船上的姑娘们悄悄的咬着耳朵,岸边看热闹的汉子们都则是一个个流着口水。

“啧啧,都是好姑娘呀,可惜这里的价格实在太贵,而且还要有文采才能进去。我要是有钱,能吟诗作对,我一定进去快乐快乐!”

“没错,就如俺们家的公子所说那样,品尝百花液,逍遥人世间,这才是人该过的日子!”

“啧啧啧,有文采的人就是不一样,去干那事,都能说的这么好听。”(改)

很快人越聚越多,秦淮河边几乎都落不下脚了,人流一直排到了三山门。

“这到底是怎么个回事,今天有什么热闹看吗?”

在皇宫正在处理斗争的朱胖胖,收到了所有文官和大儒以及有功名的才子,聚集到了三山门,引起了大片的百姓相随,担心会发生什么骚乱也连忙赶了过来。

一到这里他就抓住了杨士奇,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士奇摇了摇头。

“这个臣也不清楚,我们正在办公呢,锦衣卫指挥使纪刚就进了内阁,让我们来这里,说看一场表演,还说是太孙殿下,专门安排给我们儒门学子看的!”

朱胖胖闻言心里勐的一个哆嗦,有了一种不好的念头。

他这个儿子对儒门好感并不多,经常性的吐槽儒门的祸害。这几年创办的新学,就是在将来对抗儒门的。

这段时间儒门对新学的抨击,朱胖胖也听到了一二,有心想管一下,可这些人表面上应承,背后的还是该干嘛干嘛。

自己都知道的消息,儿子手中可是掌握着锦衣卫和月影卫,肯定也知道了这些。

如今突然邀请儒门的人来看戏,以朱胖胖对自家儿子的了解,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了。

再加上去年的宝钞桉,很多文官不但赔了钱,家里的子弟还被送到工地里去干活,心里都有一些怨言。

新学的创办已经让他们隐隐感觉到了危险,所以这些人对于儒门抨击新学的事,不但不阻拦,反而隐隐有扇风点火的意思。

以自家儿子那暴脾气,肯定不会就这样隐忍,绝对会狠狠的打击这些人。

想到这些可能,朱胖胖犹豫了一下,对着杨士奇几人道。

“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一定要管住这些人的嘴,不然惹怒了我家那个臭小子,他要做出什么事我都拦不住!”

杨士奇几人表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朱胖胖能想到的事,他们也能想到,朱胖胖担心的可能是肯定会发生的。

自家那位皇太孙,可不是一个善茬。

论起心狠手辣来,当今老爷子都要论第二,那是直逼老朱而去的。

孔家真的是死于瘟病吗?

对于这一点,很多人都保持怀疑。

为什么皇太孙没去的时候孔家没瘟病,怎么皇太孙一去孔家就完了。

而且还只是孔家人遭难,山东百姓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死于瘟病,甚至连瘟病的影子都没见到。

没有人是傻子,只是没人敢说罢了。

当初老爷子和这位皇太孙从山东回来,那脸上的表情,都已经做好了杀人的准备了。

谁都怕死,孔家人都已经死光了,再挑起这件事,除了把自己的命搭上去,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当时除了一些学子闹腾了一下,那些大儒们根本连头都没冒。

“轰隆,轰隆,轰隆!”

三山门外远处的水面上,突然想起了三声炮响。

炮声响起,让正在吵吵闹闹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了远处的水面。

靠过来的是三艘大船,船上站满了持刀披甲冷着脸的士兵。

“是海军陆战队!”

看到船上飘扬的旗帜,身为兵部尚书的杨士奇,一眼认出了这支部队的归属。

自打海军正规化归属朝廷以后,东宫那边直属的私人部队,只剩下了挂名在海军上的海军陆战队。

当然了,大家也清楚。

虽然海军明面上归属朝廷管理,可一但皇太孙要是起兵造反的话,海军那边会绝对第1个倒戈,然后就是三大营的神机营。

船只在围观的众人注视下,靠在了岸边,随着几舢板放下,一队队披甲士兵快速的从上面蹦了下来。

手持新式火枪的士兵,冲进了人群爬上了一个个屋顶,占领了有利的射击位置。

披甲士兵们,则是和赶来的锦衣卫站在人群前面,打开了一条道路,阻挡着两边围观的人群。

“啪啪啪!”

“都给老子下船!”

当通道打开,各方都准备好以后,船上响起了一阵阵皮鞭声和怒吼声。

围观的众人纷纷点着脚尖,伸着脖子往船上看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事,竟然引得这么多人来围观。

没错,他们是不知道,很多人都是听说这边有热闹就过来看了,其实是什么事儿,他们根本就不清楚。

很快几名身材粗壮的士兵,拉着小儿手臂粗的绳子,率先从船上走了下来。

接下来围观的众人就看到,一群金发碧眼,或者是全身黑熘熘的异族人被士兵们赶了下来。

“我的天哪,好黑呀,这些人是掉进墨汁了吗,怎么这么黑!”

“什么掉进墨汁,真没见识,这叫昆仑奴,我听说从唐朝就有了。”

“呵,你才不懂呢,昆仑奴没有这么黑,只是皮肤偏黑,这下来的是纯黑的,可不是那些皮肤偏黑的昆仑奴。”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他们是一起压下来的,肯定是在一个地方抓的,怎么肤色还有白的还有黑的。不会是黑的,一直在外面晒太阳,白的一直在屋里呆着吧!”

“呜吼,你看到了没?好大一根黄瓜!”

“看到了,看到了,我的天哪,这要是蘸大酱,肯定非常带劲!”(改)

围观的男子们,看着被士兵从船上赶下来的白皮狗和黑鬼,一个个仿佛看到什么稀罕玩意儿,兴奋的讨论,不过他们顺手捂住了跟着旁边的小孩的眼睛。

这种看了眼上能长钉的场面,小孩子最好还是别看。

“呀呀呀…”

突然间秦淮河上响起了一阵尖叫。

听到尖叫的众人回头,就见在花船上的那些姑娘们,一个个惊慌失措的跑回了花船。

“哈哈哈…”

瞬间一片大笑声从岸上传来,有那调皮的更是冲着船上吹起了口哨。

“全体都安静!”

一声从船上响起的大吼,压下了围观的吵闹。

一个手持着大号传声喇叭的军官,站在船上冷着脸看着被吓了一跳的围观众人。

围观众人虽然心里有些不爽,但看着周围士兵冰冷的能刮下霜的脸,一个个畏惧的闭上了嘴巴。

等现场安静下来,军官走下了船,直奔在旁边等待的纪纲而去。

“纪大人,殿下让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抱拳行了一礼,军官直奔主题。

两方不属于同一个部门,以前也没有接触过,也没有什么客套之言。

再加上众人都在等着,也没有时间让两人闲聊。

纪刚对此也没在意,笑着点了点头。

“早就准备好了!”

说着纪刚挥了挥手,在一旁等待的锦衣卫们,将几辆马车牵了过来,掀开了上面的雨布,露出了一张张羊皮。

军官点了点头,抬手向纪刚进了一礼,挥手让旁边等待的士兵,把羊皮搬了下来。

这一幕,看的围观的人一脸迷湖。

又是羊皮又是俘虏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文化的百姓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而那些站在前面的官员和大儒们却是脸色一白。

俘虏,羊皮,围观的人。

这尼玛好熟悉的节奏啊,很多人不自觉的想起了北宋那段历史。

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儒们,一个个气的脸色铁青,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他们看出了,这位殿下是想让这些俘虏,进行金人时期的牵羊礼呀。

所谓的牵羊礼,就是俘虏的一种受降方式,不管男女,都被要求脱去衣服,赤裸上身,披着羊皮,脖子上系上绳子,像羊一样被人牵着,昭示着俘虏能被胜利者任意宰割。

在此过程中,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会被那时的金人直接掳走,在牵羊礼实施完之后,还要沐浴更衣,然后被肆意凌辱。

当年宋朝时期,徽、钦二帝算是受到了照顾,只让他们脱去外衣,赤裸着上身。

但这种举动,对于当时社会的保守程度,可以说是很严重的侮辱,更不要说是“牵羊礼”。

一般而言,在牵羊礼结束后的当天晚上,被俘虏的女子就会被进行“赐浴”,所谓的“赐浴”也就是洗完澡后服侍别人,很多女子受不了这些屈辱就自尽了。

因为,当时的女子对自己的名节看得无比重要,不堪受辱下便选择自杀,因为这是她们最后的能做的反抗。

可笑的是这些弱小的女子们,为了尊严名节选择了自杀,而那些自诩为读过圣贤书的家伙们,却是为了所谓的复国理念,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苟活了下来。

北宋为什么会落到如此下场?

是因为他们的士兵不勇敢吗,是因为他们的将领不敢打吗,是因为他们打不了胜仗吗?

都不是。

据统计,北宋时期对外战斗获胜的几率,在华夏历史中还是排在前面的。

之所以会落到如此下场,还是这些文人士大夫们自己作死作的。

最近这段时间,儒门感受到了威胁,让他们开始对朝廷创办新学方面,有了一丝怨言,觉得朝廷这是卸磨杀驴。

天下如此安定,还不是他们文官管理的好,结果这天下还没有安定多久,朝廷就开始防备文人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甚至还有人私下里说,相比于宋朝对官员的尊敬,大明朝廷差的不止十万八千里。

当然了,这些话他们也只是私下里抱怨一下,谁要真敢在明面上讲这话,不用等到第2天,绝对领全家凉凉套餐。

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话还是传到了朱瞻圭的耳中。

既然你们觉得大宋好,那老子就让你们好好回忆回忆宋朝时期的风光。

一名名白皮狗和黑鬼被打倒在地,士兵们冲上去撕烂了他们的衣服,将一个绳套套在他们的脖子上,然后将羊皮盖了上去。

哪个要是敢反抗,迎来的就是一顿暴打。

甚至有那倔强要站起来的,直接被辅助士兵的锦衣卫,抡起棍子打断腿。

一声声惨叫哀嚎在岸边的空地响起,围观的百姓大儒官员们一个个看的头皮发麻。

可双方由于言语不通,白皮狗和黑鬼们也不知道要干嘛,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注意到这一现象的纪刚,冲着一名锦衣卫招了招手,很快一名死囚被压了过来。

纪刚冷着脸走上前,对着那名死囚道。

“你帮本伯办一件事,如果表现的让本伯满意了,你的斩首之刑,我可以向皇上申请免除一死,判你去工匠营劳作。”

“这样你不但可以活下来,而且你的家人每个月还可以去工匠营看你一次,跟你说说话!”

原本一脸麻木的死囚,一听到还有这好事,二话不说直接答应了下来。

纪刚点了点头,走到正在发愁的军官身边,在其耳边指着死囚说了几句。

军官听完感激的看了纪刚一眼,随后走到那个死囚边大声道。

“你现在披着羊皮,在这些砸碎前面往前爬,到达皇宫门口你就完活了。”

死囚听完要办的事愣了愣,随后有些尴尬道:“大人,小人能不能请求戴着面具!”

他虽然是死囚,可这种极度侮辱的行为他也接受不了,而且他的家人还在京师居住,说不准围观的人中,就有他的家人和他的朋友。

虽然照着对方的话做,可以保住一条命,但家人们可能这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如果这个军官拒绝了他的要求,他可能会选择死,也不会做如此羞辱的事。

军官盯着死囚看了一会儿,在对方满脸祈求,下点了点头。

“可以!”

很快一个小鬼面具送了过来,囚犯戴上面具,接过锦衣卫递过来的羊皮,直接跑到了白皮狗黑鬼前面,在一个锦衣卫的引领下,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爬。

他脖子上倒是没有套绳子,虽然是死囚但也是炎黄血脉,再加上对方是自愿的,有点优待是很正常的。

有了前面做引子,那些脖子被拽的通红的白皮狗黑鬼们,也明白了怎么做。

虽然对这种行为极度排斥,可看着周围士兵冷着的脸,和手上还滴着鲜血的棒子,以及周围被打断腿伙伴的哀嚎,也只能咬着牙,在士兵牵引下往前爬。

“此行为名为牵羊礼,乃是当年宋朝靖康之耻……”

在白皮狗和黑鬼往前爬的时候,数十名锦衣卫高举着大喇叭,对着周围不懂得是什么意思的百姓,大声宣讲着牵羊礼的意义,同时顺带也把那一段宋人经历的耻辱说了出来。

既然要打脸,既然要揭伤疤,那就要打的响,接的疼。

有些人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以为这个大明天下是他们家的了。

听着锦衣卫的宣讲,看着披着羊皮缓缓往前爬的白皮狗和黑鬼们,朱胖胖急的是直跺脚,心里不停的破口大骂。

“这个混小子啊,又犯哪门子混,干出这种事是要把所有文官,都逼到对立面呀,真是气死我也!”

ps:你们不要光想着果照啊,那只是附带而已,可以换成别的呀,比如说单独一张挂名感谢,咱们重要的还是书名,书名,书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