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这个书生有点凶 > 第八百五十五章 对质(三)全文阅读

因此,最终这城门官还是听了秦穆安所言,没有将琴婉儿一起带到衙门。

不过,他在将秦穆安带到衙门之后,却是立刻将此事告诉了司马宁。

果然就如秦穆安所言,司马宁听了之后并没有怪罪,而是告诉他,事后自己会有赏赐,还让他好生照看秦婉儿。

这城门官心中十分庆幸自己听了项少安的话。

而不论是秦穆安还是司马宁,这两人的心里都很清楚,若是被司马夫人知道了秦婉儿的事,必定又会将这里搅个天翻地覆。

所以司马宁才想要打断这韩守礼的话,只是他没想到,这韩守礼急于解释,根本没有留意到门口的司马夫人,也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秦穆安却是直接一个飞身,将那韩守礼撞倒,随后还重重的一拳打在了韩守礼的脸上。

韩守礼也没有想到,这秦穆安竟敢在司马宁的面前突然出手。

而自己在大意之下挨了这么一拳,自然让他大为震怒。

因此,这韩守礼立刻跟秦穆安扭打到了一起。

这时候,司马夫人也走了进来。

而在她的手中,还端着一盘点心。

不过,司马宁他们都看得出来,这司马夫人不过是接着送点心之名,想要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司马夫人也没有想到,她刚一到这里,就见到秦穆安跟韩守礼扭打在了一起。

就在她刚要上前劝阻的时候,司马宁却是再次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朝着两人呵斥道:“你们两个要打的话,本官给你们安排个地方,一起去大牢吧,等你们打完了再出来!”

两人见到司马宁动怒,也只能暂时分开。

不过,那韩守礼还是有些气不过,立刻又朝着司马宁跪下说道:“大人,不是属下要动手,是这项少安实在太过分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意识到这两人应该都发现司马夫人来到了这里,所以想要阻止自己提到秦婉儿。

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这项少安绝对是故意借这个机会来打自己。

而他自己也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似乎已经落了下风。

因此,这韩守礼在说完之后,又跪着来到了司马夫人的跟前,说道:“夫人,那项少安勾结外人,想要对付大人,夫人一定要替小的做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听到这韩有礼这么说,司马宁跟他的夫人都皱起了眉。

对于司马宁来说,他听到韩守礼这么说,多少还是有些不满。

毕竟,在衙门里一直都是自己说了算。

而韩守礼的这番话,给他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十分畏惧司马夫人一般。

而对于司马夫人来说,其实她从头到尾都只是关心司马宁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女人,而对于衙门里的公事,她知道自己不懂这些,所以这些年来司马夫人从来没有干预甚至是过问过衙门里的公事。

因此,尽管按照那韩守礼所言,是项少安想要对司马宁不利,但是她却是知道,若是真的如此,司马宁一定不会放过项少安。

可如今看起来,司马宁似乎还在犹豫,显然,那韩守礼所言并无确凿的证据。

这时候,秦穆安也立刻上前说道:“夫人放心,一切是非曲直,大人自有公断,不是宵小三言两语就能左右的!”

那韩守礼听到秦穆安又在含沙射影,顿时又生出了几分怒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司马宁却是冷“哼”了一声,朝着司马夫人说道:“我们还有公事要谈,夫人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司马夫人听了,自然立刻点了点头,随后便退了出去。

毕竟,对于她来说,自然还是不愿多参合衙门里的事情。

很快,有个官差来到了书房外,说是有事要禀。

唤进来之后,这个官差却是直接来到了司马宁的身旁,两人耳语的了一番之后,那个官差又拿出了几样东西交到了司马宁的手里。

司马宁在听完之后,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

再看了手中的东西之后,他却是将这些东西重重的派在了面前的桌上!

而对于韩守礼来说,他已经认出了这个官差,正是之前在书房门口,司马宁吩咐去办差的那个。

只不过,在司马宁吩咐的时候,他让自己退开了一些,所以自己并没有听到司马宁究竟吩咐他去办什么差事。

不过,此刻看来,司马宁似乎十分不满。

韩守礼见状,倒是立刻上前讨好道:“大人,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大人放心,小的一定替大人解决!”

说完之后,他还朝着旁边的那个官差使了个眼色。

因为知道自己之前险些误了司马宁的好事,再加上刚才秦穆安那般污蔑他,韩守礼自己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做过这些,但他还是担心司马宁会对自己起疑。

毕竟,在这之前,联络虎头帮一事几乎都是由他们三个亲信负责。

所以,若是真的有人跟虎头帮的人暗中勾结,他们三人的机会自然是最大的。

虽然不知道那项少安为何要用这个理由来污蔑自己,但是韩守礼知道,既然自己没有做过,那眼下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激怒司马宁,哪怕是自己受点委屈也没有关系,只要等到查清楚之后,想来司马宁会知道自己的忠心。

不过,还不等司马宁说话,那个官差在听了他的话之后,他的神情却是有些怪异。

就在他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司马宁却是让他先退下去。

这时候,司马宁让两人都退到一旁,随后,他却是冷眼看了看两人,说道:“既然你们两人各执一词,一个说对方是跟虎头帮勾结,另一个又说对方是跟那个男子勾结,你们说本官应该相信谁?”

不等秦穆安说话,那韩守礼却是抢先说道:“大人,自然是要证据。就跟过去大人断案一般,有了证据才能给人犯定罪,否则的话,那些人犯想必不会服气!”

其实,这韩守礼故意这么说,无非是想要讨好司马宁。

而在过去,他也是靠着这一手本事才成为了司马宁的亲信。

可是,他却是忘记了,司马宁之前可是靠着审案敛了不少银子,因此,如今他的这番话,在司马宁听起来,似乎是在讽刺自己。

不过,司马宁倒是没有立刻发作,而是看向了秦穆安,说道:“项少安,你说说看呢?”

秦穆安皱了皱眉,说道:“回大人的话,属下觉得,大人大可以先将我们两人都关押起来,等查清问明之后再做决定!”

听到秦穆安这么说,那韩守礼却是脸色一变。

因为他知道,秦穆安的这个说法无非是在讨巧。

韩守礼甚至觉得,这项少安刚才所言,并无半点证据,而他之所以敢这么信口雌黄,无非是觉得自己对他的指证也没有什么证据,所以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按照他的想法,这秦穆安这样胡搅蛮缠,无非是想要蒙混过关。

其实,韩守礼为了向司马宁证实自己的说法,昨日一早他曾经带着司马宁去了之前的那间宅子。

可让韩守礼诧异的是,这间宅子跟他昨日离开的时候已经大不一样。

其实,这间宅子本就十分偏僻。

尽管算不上大院,但宅子却很深。

因此,在昨天夜里的时候,韩守礼数次大喊,声音都没能传出来。

再加上,那天秦婉儿带他来的时候夜已深,韩守礼根本就没能细看。

而且,他还以为这是司马宁又替秦婉儿买了一座宅子,为了避嫌他也没有多看。

也就是在昨天晚上脱身的时候,他才在离开这里的时候,大概看了一下而已。

可是,等他第二天一早带着司马宁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这里跟昨日自己离开的时候,已经大不一样。

特别是那天秦穆安他们绑着自己的那间屋子,这时候里面看上去却好像已经有数日没有人来过这里一般。

去附近打听之后得知,这里住的是一个商贩,在上个月的时候,那商贩离开了济宁,去外地做买卖了,而他的妻子?带子孩子回娘家小住,所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住人了。

司马宁在听了之后十分不悦。

要不是见到这韩守礼的手腕之处,的确有被绑过的痕迹,恐怕他都会直接先将他打一顿板子再说。

不过,好在那城门官在得知司马宁通缉秦穆安之后,立刻来到衙门,将秦穆安以及另外一个官差连夜出城之事告诉了司马宁。

其实,虽说韩守礼所说的那间宅子有些有些诡异,但其他种种似乎都印证了韩守礼所言非虚。

可是,韩守礼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项少安还胆敢再回来。

而且,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项少安竟然想出了这样一番天衣无缝的说辞,反咬自己一口。

不过,对于韩守礼来说,尽管他十分恼怒,但他并不担心。

因为他知道,这不过是项少安在故意陷害自己而已,在项少安的手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而已。

不过,尽管如此,他在见到司马宁听了秦穆安的回答后,看上去十分满意,韩守礼立刻也跟着说道:“大人,那就依他的,先将我们关进大牢,等大人查明之后再做决定!”

显然,他是担心司马宁听了秦穆安的话之后,会相信更加相信秦穆安,而不是自己。

对于韩守礼来说,他倒是也不担心被关在大牢。

毕竟,大牢里的大部分牢头和狱卒都跟自己相识,就算进去了,他们也不会将自己怎么样。

不过,司马宁听了,却是摇了摇头。

只见他直接看向了韩守礼,说道:“那你倒是说说看,之前你说项少安跟……跟她勾搭上了,已经私奔,可有什么证据?”

韩守礼听了,却是只能摇了摇头,说道:“回大人的话,属下之前所说都是属下亲眼所见,但并无其他证据……”

只见他一边说着,却是见到了司马宁的面色不善,这韩守礼又立刻接着说道:“但是……但是属下句句属实,绝无虚言,还请大人明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