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穿越了有个空间很正常吧 > 236 聚餐全文阅读

从车上搬下两个鼓鼓囊囊的麻袋,周平安跳下了车子,然后重新锁好车棚。

“两百斤一袋,一人一袋,怎么样?能搬动吗?”周平安轻松的扛起一个麻袋,对站在身边的王大柱挑挑眉头,挑衅的说道。

“能,不过,平安这····”王大柱有些懵,他知道周平安上门肯定不会空着手,但是,他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啊。

“能就行,别再啰嗦了,先赶紧搬回家,被人看到就不好了。”说完,周平安已经转身走进了院里。

见此情形,王大柱也只能将感动的话埋在心里,有些吃力的扛起麻袋,噔噔的往家里走去,进门之后,还不忘一脚把门踢上。

进屋之后,周平安放下麻袋,解开口子,就开始把装在里边的东西逃出来。

十斤五花肉放到桌子上,两只白条鸡,两只扒了皮的野兔,五斤红糖,两瓶麦乳精,两斤奶糖,两斤硬糖。

十瓶二锅头,十瓶伏特加,五瓶豆油,一瓶香油,都是用的酒瓶子装的。然后又从麻袋的底部,掏出五十斤大米,五十斤白面,下面是一堆土豆子。

周平安的手脚也利索,王大柱吃力的扛着麻袋刚挪动到门口呢,麻袋里的东西都已经掏干净了。

然后在王大柱两口子惊讶的目光中,将王大柱肩上的麻袋轻巧的拎了下来。

“这里边是两百斤棒子面,都是用五十斤的面袋分装好的,一共四袋,用的时候也方便。这些都是你家的,想想放哪里藏好?你家有地窖吧?”周平安说道。

“都是我家的?!这,这么多都是我家的?”金晶莹吓坏了。

不提别的,就光是那一大块肥猪肉,和那几瓶油就已经够让她吃惊的了。她原本以为这些周平安是老王和他们几个战友,几家子分的!

“这些都是给我的?平安,这也太多了吧?”王大柱惊讶的问道。

“多什么多啊”周平安对他挥挥手,“我一年能来一次,还不得好好给我侄子侄女改善下生活啊”

“除了那些酒是大家喝的,其它的,你跟嫂子赶紧藏起来,来人看到就不好了,放心吧,大家都有。”

听到周平安的解释,再看看这满桌满炕有钱也买不到的食品、副食品,王大柱差点都感动哭了。

知道周平安对他们几个人好,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好啊。

“平安······”王大柱红着眼眶子。

“赶紧的吧,我的哥哥。”周平安赶紧打断了他的抒情。烦!

“唉,好好,来吧,孩他妈,听平安兄弟的,赶紧把东西放地窖里”王大柱看周平安的表情,也知道他不耐烦了。

见王大柱两口子开始忙活了。周平安借着布兜的掩护,从空间里掏出两块巧克力,向着俩孩子走去。

“来,乖侄女,大侄子,看看叔叔手里拿的啥啊,这是?想不想吃啊?”周平安乐呵呵的逗弄起俩孩子,“想吃啊?那你俩该叫我什么啊?”

“周叔叔”“周福福”老大口齿清晰,老二则是跟着他姐姐鹦鹉学舌呢。

“哈哈,真乖,来,一人一块,周叔叔给你们剥开。”

王大柱家的暗窖入口,竟然设在炕灶的下方。

这种灶坑别具一格,它下陷在地下,底部低于地面,上部还有盖板,而盖板和锅台、炕面形成了一个平面。

而王大柱家的暗窖入口就在炕灶的底部,平时是一块大石板遮挡住的。

放下石板,人就可以站在上变烧水煮饭炒菜啥的,掀开石板,就会漏出暗窖的入口。

两人也不避讳周平安,掀开石板之后,金晶莹下去接着,王大柱来回的搬,速度很快。

没用多久,该藏的东西就藏好了。

金晶莹爬了上来,然后,两人合力将那块沉重的青石板又放回去。

“牛!”周平安对二人伸出大拇指。

心里禁不住的为这个明晃晃的‘灯下黑’的暗窖点了三百六十五个赞!

任谁看到明晃晃踩在脚下的这块石板,也不会想到下边还另有玄机啊。就连周平安都以为这是为了防火,防潮、防尘,以及方便清理才放在坑底的呢。

王大柱刚想得意的炫耀下自己的杰作,就听见外边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

紧接着,院里的大门被推开了,进来一辆边三,骑车的正是在林业局上班的大壮,开门的是食品站上班的老刘。

“哈哈哈,平安兄弟”

“平安兄弟”

两个人高兴的跑过来,分别给了站在门口的周平安一个热情的拥抱。

“哈哈,壮哥、刘哥,一年不见,甚是想念啊。”周平安也是热情的回应。

这几个人都是经过考验的,也是脾气相投的朋友。

简单的几句问候之后,周平安站了起来,“哥哥们,咱闲话少说。壮哥、刘哥,你们俩前面带路,先去你俩家里,把我给你们带的东西放下。”

“柱子哥,坐我车,然后咱们一起去找大牛二牛他们。晚上,好好聚聚。走。”

来的时候都下午了,再不抓紧时间,晚上这顿饭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先去的大壮家,他媳妇上班去了,还没回来。家里就一个老母亲在家看孩子,好在才五十多岁,不湖涂。为了节省时间,周平安让大壮跟她母亲解释,然后王大柱和老刘帮忙把东西往地窖里藏。

地窖又不是暗窖,如果东西放地窖不放心的话,等大壮媳妇回来自会整理。

然后去的是老刘家,他媳妇也不在,孩子在丈母娘家,所以这就更简单了,四个人一起合作,东西直接都放进暗窖里了。反正他们四个都是过命的交情,也不避讳这个,更何况周平安给的东西都一样。

大壮、老刘家的东西放好之后,两人也不骑那辆边三了,一人一件军大衣,抱着一床褥子,然后钻进了被篷布覆盖的车斗当中。车斗里除了没有视线,看不到外边,那可比骑着边三赶路,强的太多了,最少它没风啊。

按照王大柱规划的路线,几个人先去接的勐子、蚂蚱两人。

勐子叫崔焕强,蚂蚱叫崔焕壮。两人是亲兄弟,看外号就知道长的不像了,一个彪形大汉,一个瘦削矮小。

时隔许久,再次见面之后,自然又是一阵拍打揉捏的。

虽然是亲兄弟两人,但是,周平安依然是一人一份礼物,而不是一家一份礼物。

把东西放好,然后跟家人做了交代之后。

几个人合坐一车,才去找的大牛、二牛。

两个人住的不远,隔着一道山岭的两个村子。

这俩个家伙都是各自村子的队长,大牛、二牛看名字感觉好像是亲兄弟一样,其实不是的,大牛二牛都是战友对他俩的昵称。

大牛,叫金健贤,二牛叫黄贤健,两人都有一副牛脾气,死犟死犟的,所以一个被战友们叫做了大牛,另一个就被成为二牛了。

金健贤,黄贤健俩个家伙那就是一对活冤家,从小就认识,一起当得兵,明明关系比谁都好,却又谁也不服谁,哪怕是嘴上服气都不行,死要面子活受罪。

有道是望山跑死马啊。

看着不远不远,等真正把人聚齐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如果再回王大柱家喝酒的话,估计就得很晚了,说不得,这俩个队长和崔氏兄弟去了,晚上就回不来了。

“干啥还非得去柱子家喝酒啊,在我家喝不也一样嘛”二牛听完周平安的计划之后,不乐意了。“反正,平安也带来酒了,咱们今晚就消灭掉它。”

“就是啊,我建议啊,今晚去我家,然后呢,让老王回家开车给三位弟妹嫂子报个信,回来后,咱们好好喝一宿。兄弟们也能好好的聊聊”大牛斜了一眼二牛,杠上了。

“滚犊子,平安最后来的我家,就应该在我家吃饭呢。”二牛不服气的说道。

“停,停停,两位牛哥哥,你俩听听我说啊。”看到这二位又打算杠上一番,周平安连忙制止。好家伙,你俩都是杠的不伤和气,但是我们听的受不了啊。

“咱安原计划,回柱子哥家,这会儿嫂子肯定已经做好饭菜,在家等着咱们呢。”

“两位牛哥,两位崔哥,咱们各自安排好家里,今晚咱们都住县城,明天我再和你们一起回来。反正你们也无所谓早晚。但是他们三不行,明天他们还得按时上班呢”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说着,发动车子。从驾驶室的窗户是探出头,对还在和大牛杠嘴的二牛喊道。

“二牛,赶紧的,跟家里说一声!墨迹个毛线啊!”

就这样,按照原路返回的时候,给各家做了通知,然后进城之后,又在离王大柱家不远的地方,找了家招待所,定好了房间。

等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再回到王大柱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八点了。

果不其然,就跟周平安说的那样,王大柱的妻子,已经早早的将饭菜做好,就等着众人回来喝酒了。

下车的时候,周平安又从驾驶室的座位后边,掏出一个收音机大小的木匣子。

里面装的是在空间做好的油炸花生米,还有两个图桑卡牛肉罐头,两个鳕鱼油浸罐头,两个茄汁鱼罐头,另外还有半拉已经卤好了的猪脸。

因为王大柱今天有坐过驾驶室,所以,周平安才借木匣子做为掩护。

“给,柱子哥,我再添几个下酒菜”周平安将木匣子递给刚刚下车的王大柱手里,“这本来是我准备路上吃的,今晚便宜你们几位了。”

“拿来吧你,让我瞅瞅,平安这小子,又藏啥好玩意儿了?”王大柱接过木匣子刚走进院子,就被听到周平安话的二牛和蚂蚱给抢了过去,然后打了开来。

“卧槽,老毛子的图桑卡牛肉罐头?平安,你可以啊,这玩意你都能搞到手”打开木匣子,借着院里的灯光,二牛和蚂蚱一眼就看到了里边的东西,两人不由的惊呼起来。“还有猪头肉!”

“我擦。这也是老毛子的罐头吧。还是海鱼的!”

“我说两位哥哥,都这么大人了,能沉稳一点儿吗?”周平安装出不屑的样子,“别上蹿下跳的让咱侄子侄女看笑话啊。”

“哈哈哈”其他几人看着二牛和蚂蚱呜呜喳喳的样子,也笑了起来。

“柱子哥,还得麻烦您和嫂子,这图桑卡拿到厨房在加工下,搞点土豆块一炖,那味道才好吃呢,这个油浸鳕鱼罐头,太油腻了,看看加点白菜啥的回个锅吧。”周平安从二牛手里把木匣子抢回来,递给正在看着他们打闹的王大柱手里。

“这猪脸,也得切吧切吧,捣点儿蒜泥啥的,蘸着吃,更有味儿。”

晚上八点半,后加的那几个菜式也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饭摆在了大家面前。

“柱子哥,你把这俩肉菜和鱼肉分过去一半,嫂子,您赶紧和孩子们吃饭,吃完饭也别管我们了,我们这儿早着呢。”

看着俩个饥肠辘辘的孩子,周平安赶紧先让他们吃饭,可不能再等了。

接着就是周平安,王大柱、大壮、老刘等八个大男人,也对着满桌子菜和大米饭发起了进攻。

这是周平安的提议,一个是因为确实时间很晚了,大家都饿了,再一个空腹喝酒对身体也不好。

除了周平安,剩下的七个人都是酒精、战火考验过的男子汉,所以,在吃了个半饱之后,大家就开始了对饮。

连柱子家嫂子准备好的酒杯都没有用,大家直接把酒倒在刚刚吃饭的饭碗里,‘手把一’,就是人手把着一瓶,谁喝谁倒,能喝多少喝多少。

反正都不是外人,也没有劝来劝去的那一套。再说了,要是喝多了在吐了,那还对得起今晚吃到肚子里的菜肴嘛!!

喝着酒,周平安也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大家。

打猎!

进山打猎!

他出钱出粮食雇人进山打猎!

王大柱和老刘表示,明天都可以参加进山打猎,他俩都请了四天假,加上一个周末,时间充足。

但是,大壮就不行了,请不下假来,年底了,粮站正是忙的时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