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小说 > 无限辉煌图卷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虚无求道,鸣鸿之灵全文阅读

玉鼎真人摸出来的这张卡片,背面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纹饰,光泽倒是颇为温润,看起来有几分像是黑色的玉石。

而卡片的另一面,是在冷清纯黑的底色上,点缀了许多如星光般的白点,汇聚如同漩涡。

关洛阳看了一眼,隐约有种周围的事物都在变得虚幻遥远,而眼前的卡片在向自己靠近的感觉。

“嗯?”他稍稍集中精神,压下那种错觉,问道,“这是什么?”

玉鼎真人解释道:“这是我们团长的一位朋友制作的宝物。制作者的本体,是来自《魔卡少女樱》世界的一张库洛牌,在成为轮回者之后,第一次任务中就补全心智,达到了六星级的水准,第二次任务中,就达到了六星级高阶。”

“然后,她就在六星级,整整卡了二十七次任务。”

“当时我们这群人,帮她想过好些办法,甚至有想过帮她在娱乐区搞个身份,让她避开那些任务,好好沉淀修养,毕竟她卡在这个星级的时间太长,每次分配到的任务世界,对她来说,越来越凶险了。”

主神空间对六星级的轮回者,是除了团战任务外,其他任务都不会有强制惩罚的,理论上来说,就算去了任务世界一直躲起来,直到任务时间结束,也没关系。

但实际上,六星级轮回者所去的那些任务世界,本身就非常凶险,并不是只要一心躲藏,就能不被牵扯进去的。

当然,在同一星级内,过二十七次任务,也是非常少见的一件事情。

毕竟,如果轮回者一直没进步的话,根本过不了这么多次任务,早就该死在任务世界了。

有些轮回者,早在连着十次任务,没有太多进步的时候,就会在轮回者基地想些办法,或者加入娱乐区、或者加入战团后勤之类的地方,避开主神空间自动分配的任务。

这并不代表他们失去了进取心,也可能只是他们不习惯那种定期分配任务,不断切换世界的节奏,加入战团之后,避开定期任务,在统一体系的世界常驻,管管资源,出出外勤,从而慢慢度过了瓶颈的老资格轮回者,并不少见。

“她拒绝了我们的建议,依旧去做定期自动分配的任务,后来终于突破到了七星级,竟然在那之后,没过多久,又破了一重界限,抵达了八星级的境界。”

玉鼎真人啧啧啧的赞叹了几声,说道,“虽然她外表一直都是小姑娘,但,用我们仙道世界的话来说,真的是道心天然成就、不受物形所累的人。”

“这张虚无求道牌,就是她达到了八星级之后,回顾过往时,凝聚出来的一件宝物。”

关洛阳问道:“具体效果呢?”

轮回者的个人账户界面,能查看大致信息,但总不如直接让玉鼎真人介绍的那么详细。

“八星级强者,也不能随便练出八星级宝物,但这张卡牌,绝对可以说是七星级之中的上品,能够助你照出本真,开辟一条不偏不移的登天之路,在精、气、神、心的‘心’这个方面,有非常直观的增长助益效果。”

玉鼎真人想了想,“这么说,好像有点模湖,反正你用了就知道效果了,这虚无求道牌,最适合你这种在六星级还能勇勐精进,刚冲到六星级高阶的人。”

“而且这东西,并不是一次性的宝物,你买下之后,随时都可以拿出来用,还有抵御外魔、侦测灵魂中的异种能量、豁免邪能类精神蛊惑、抵消七星生命体威压震慑等等功效。”

关洛阳神色一动:“多次使用,功效不会减退吧,可以自己用,也可以拿给别人用?”

玉鼎真人打包票说道:“放心,只要别把这求道牌打碎,随你用多少次,功效都不会减退,而且作为七星级上品宝物,它挺硬的,你全力锤它,它连裂纹都不会有。也可以给别人用,但是要注意,别给四星以下的用。”

“四星级以下的生灵,若被这个照一下,那就不是虚无求道牌,而是虚无抹杀牌了。就算是四星、五星的人,照这个之前,也要做足准备,不然可能多少要受点损伤,出现精力衰减、功力倒退之类的情况。”

关洛阳听得颇为意动,道:“多少积分?”

“你直接买下的话,三十六万,如果只是租用一次,十万。”

玉鼎真人说到这里,失笑道,“你要是直接买下的话,贫道刚打给你的积分,你又要返还九成了。”

关洛阳也觉得麻烦:“干脆以后,太清赤明世界那边的分成,都暂时存在你那里,你定期给我报个数目就行了。日后我又要在团里买什么东西的话,你可以直接从那边抵扣。”

玉鼎真人左手摸了摸嘴边微翘的一撇黑须,点头说道:“也好,所以你是准备直接买了?”

关洛阳略作思量:“买了!”

玉鼎真人应了一声,点开账户,完成交易,就把那张虚无求道牌,递了过来,说道:“用法很简单,用一点精神渗入卡牌,唤一声‘无’就可以了。”

关洛阳先把卡牌接过,只觉触感清凉,轻飘飘的,也不急着用,又取出了自己的配刀。

“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将这把刀,迅速升格成七星级的武器,或者,给我推荐一把跟这刀类型相似,我用起来比较合适的神兵法宝?”

玉鼎真人放下扇子,接过刀去,抽刀出鞘半尺,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啊了一声,道:“你这刀上的法禁,是你自己拍上去的吧?”

ranwen.la

关洛阳点头承认。

玉鼎真人语重心长的道:“洛阳啊,你要知道的,仙道呢,是一个非常博大精深的体系,除了自身修炼之外,它还包含了很多其他的东西。就比如说天河正法,你在修行法力时,可以靠武道六星的境界来加速这门功法的修炼,但是炼器方面……”

“你不能把法器当成你搓的气功炮弹啊!”

关洛阳一愣,如果说炼制十大魔珠,用的是羽化百龙道场的凝练龙珠之法,确实有点像是给自己搓几个多功能、可反复利用的炮弹,放在身边。

但是炼制这把刀的时候,他可是好好看了天河正法里面记载的那些法禁内容,一板一眼的把三十六层禁制构筑出来,叠加上去的。

“我画那些法术符文的时候,应该没出错呀?”

关洛阳颇为狐疑的回想,“难道我给那些符文填充进去的功力还不够?”

玉鼎真人叹息了一声:“天河法器的重点,在于祭炼啊,祭这个字,是心与法交感,炼这个字,是寸寸光阴打磨。”

“如果贫道没猜错的话,你当时练这把刀,根本是拿你的真空神力,直接模拟天河法力的性质,然后一股脑的塞到你画出来的精血符文里面,塞满一层,就配合铸材,印到刀身里面去,塞满三十六层,你就觉得是三十六层禁制了吧。”

“你这根本不是三十六层禁制圆满的天罡法器,而是三十六个一层禁制的法器,硬叠在一起了。”

关洛阳是听明白了,道:“这么说,这把刀是很难升成七星级的法宝了?”

“升成七星级的法宝,是没指望了,但是……”

玉鼎真人用手指轻轻摸了下刀刃,道,“从武道神兵的角度来看,你这把刀,用料实在够足,蕴含的刀意、刀气,也够充沛,已经打下了绝佳的基础,或许有人可以把它铸造成一把七星级的神刀。”

他收刀入鞘,抓起自己的扇子,说道,“来来来,你跟我来。”

这间茶室,又多出了一扇侧门。

玉鼎真人一马当先,跨步进去,关洛阳跟着踏过这道门户,眼前的景色倏然一变。

云雾缭绕,远山青碧,门的对面,居然是一座山顶平台。

平台极为开阔,地上铺满了白色石板,周边林立着一些大殿,并不奢华,只是古朴,大气。

不同方向的大殿里面都传出滚滚热气,有火炉矗立,众人冶炼的身影。

山顶这个大平台的中心处,还有一座十米见方、约两米高的高台,台上一尊金炉,喷出熊熊火焰,炉子旁边坐了两个人。

“这里,其实是在我们小镇边上那道山脉里面。”

玉鼎真人解释了一句,握着扇子的手高高扬起,挥动招呼道,“古老头,你好清闲啊,快下来,贫道有事找你。”

高台上的两个人都站了起来,被称作古老头的那个,跳下高台,走了过来。

他显得有些胖,一身粗布衣服,衣袖挽到手肘,头发全白,但脸色红润,脸上的皮肤像婴儿一样,一点皱纹都看不见,眼睛又亮又轻,道:“老玉鼎,你年纪可比我古木天大多了,就不能学学养生吗,喊人都喊得这么急。

“嘿嘿,贫道是神仙,既不老,也不用养生。”

玉鼎真人笑着,给关洛阳和古木天互相介绍了一下,至于还留在高台上那个灰衣灰发的风雅老者,就是边疆老人,古木天的好友,也是铸剑一途的大宗师。

古木天是战团内铸造方面的大行家,听见关洛阳的姓名,惊讶的看去:“你就是最近跟我们团签了合作开发世界的那个人啊。”

玉鼎真人把炼刀的事情一说,古木天接过刀去,抽出来一看,却是大加赞赏。

“好,好刀!”

鹤发童颜的古木天连连点头,“这刀的铸材用得足,物性调和的也恰当,更关键的是,没有为了强刻这些禁制,就坏了刀的物性,这三十六道禁制,都只是浮于表面,用来约束刀形而已,随便就可以抹掉。”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关洛阳,“你这铸刀手法,真是新颖,有没有兴趣跟我们一起学铸造啊?”

关洛阳低咳了一声,道:“古大匠,不觉得这三十六层禁制,刻得很不圆融吗?”

“禁制本来就不重要。”

古木天满不在乎的说道,“铸造一把好兵器,最重要的是要知材善用,要看的是铸材和灵性,世上好物,浑然天成,养一点灵明,调和物性,就可以自然而然,将兵器的特质发挥到极限。”

“那些往器物上面,烙下深层法禁,影响本质的,往往都是走了弯路,不懂得直指本源。”

玉鼎真人晃晃扇子,摇头道:“抓风成石,点石成金,腐叶生玉,这样的升华,也是仙道禁制的奥妙嘛。”

古木天冷哼道:“有这样境界的,虚空造物,一气万化,还去寻铸材干什么?”

玉鼎真人笑了笑,也不跟他吵了,只说道:“既然你这么夸奖,就是很有把握将这把刀打造成七星级的神刀喽?”

边疆老人在台上笑言:“玉鼎真人,关小友,你们两个若是早些时候来,他还真未必有此把握,不过就在前两日,他得了不少刀魂,正可以用上呢。”

古木天哼哼一笑:“纵有曾为七星的刀魂,残损之后,也难以重现荣光,终究还是要考验铸者的造诣。”

话音一落,他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一丝不苟,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的刀。

良久之后,古木天才向关洛阳说道:“你是刀主,且持此刀,运发刀意,再让我看看。”

关洛阳接过刀来,手腕微微一抖,挽了个刀花,刀已入鞘。

下一刻,他眼神微动,长刀重新出鞘,寸寸刀身滑出,抽刀的速度并不快,也并无激烈的刀鸣。

但,天空已徐徐裂开。

山脉上方,白云分裂两旁,旷古蓝天,浩浩日光,中间那一道无云的刀痕,洒下了明显比山脉别处更勐烈的阳光。

“冲霄之气,不平则鸣。”

古木天仰观天穹,笑道,“好,既然是这种刀意,那就没有比这一缕刀魂灵性,更适合你的了。”

他袖子一挥,山顶边角外,一座封闭的青铜大殿,殿门忽然洞开,飞出一只胸背雪白,翼尖染赤的鸿鸟。

这只大鸟翼展宽阔,尾羽修长,瘦劲神骏,遍体微光,当空一飞,天上正在缓缓向两边排开的云层,顿时更加开裂、远去。

玉鼎真人掐指一算,恍然道:“原来是那把刀的刀灵。古有轩辕铸剑,余料自成刀形,刀意极沛,轩辕恐其喧宾夺主,欲销之,刀化为鸿,一鸣而去。”

纵然是圣帝轩辕,竟然也不免为自己心爱的神剑,向一无辜之物起了些微加罪之念,因而激起刀中不平之意,才有鸣鸿的传说。

古木天对空中飞舞的身影笑道:“鸣鸿啊,鸣鸿,取来此刀,回炉百日之后,你就可以重现人间了,可此刀虽然与你相合,你愿意择此刀主吗?”

呼!

盘旋片刻之后,鸣鸿落下,栖息在关洛阳身边。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