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成农家克夫命,暴力锦鲤开挂旺夫 > 第二百零七章 最大的优点,听劝全文阅读

送走了激动的绣娘们,苏锦也终于得闲揉了揉酸疼的腰。

人手搞定了,地方搞定了。

现在差的就是时机了。

柳嬷嬷想劝着她早些歇下,可苏锦却摇头说:“不行,我做的东西还没做完呢。”

那是准备好了好送给顾瑀的。

明日那人便从考场中出来了。

人都回来了,自己的礼还没做好算什么回事儿?

柳嬷嬷劝不过,只能是又去苏锦的房里多点了几根蜡烛。

看到桌上只剩下收尾的衣裳,她忍不住叹道:“您这手艺当真是没话说。”

哪怕是京城里手艺最好的绣娘,那也是比不上的。

苏锦听了好笑地弯起了眼尾,悠悠道:“那是,我这是安身立命的手艺,差了还能行吗?”

“对了,您跟着我前前后后折腾一整天了,快回去歇着吧。”

柳嬷嬷还想留,只可惜到底是年纪大了,熬不住,无奈地笑笑说:“那您自己忙着,我就先下去了。”

“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您只管吩咐人去叫我。”

苏锦笑着应了,让望晴把柳嬷嬷送了出去。

柳嬷嬷还没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就被刚回来的左峰叫了过去。

左峰是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儿连夜赶回来的,就是怕苏锦受了欺负。

听柳嬷嬷说完苏锦今日忙活的事儿,左峰冷锐的侧脸上神色都温和了不少。

“年纪不大,性子倒是稳得住。”

他还担心苏锦会受顾家人的影响,可目前看来,坏处的影响没有,这人的斗志倒是昂扬得很。

柳嬷嬷带着笑说:“谁说不是呢。”

“这么大的姑娘老奴见过不少,可像少夫人这般心性沉稳的,确实是不多见。”

“您今日是没看着,少夫人收了那些绣娘时的做派,那副体面周到,哪怕是老奴见了也不得不说一句心服口服。”

柳嬷嬷是府里经年的老人儿,她伺候大了顾瑀的母亲,又看着左峰长大。

看着左家这些年起起伏伏,此时看到苏锦的时候,心里就不由自主地带出了感慨。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老奴还没能见着少主,可瞧着少夫人这性子,倒是跟小姐有几分相似。”

曾经名满京都的左家大小姐风华无限,可谁知……

柳嬷嬷眼眶一红说不下去了。

左峰也陷入了不可言说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微不可闻地说:“像她母亲是好事儿,长姐若是见到阿锦,也定是喜欢的。”

柳嬷嬷自知失言低着头不说话了。

左峰想了想,闭上眼说:“嬷嬷先回去吧,至于百绣坊那边你稍盯着些,别让咱家的孩子受了欺负。”

“是。”

左峰坐在书房中彻夜无眠。

次日一早,天光刚起,苏锦就收拾好了。

今日是顾瑀出考场的日子,她必须赶个大早去接人!

左峰今日也要去。

看到苏锦亲自拎着的盒子,他玩味道:“给顾瑀的?”

苏锦大大方方地点头。

“咱们现在就走?”

“今日接考的人多,去迟了只怕是路上要堵,提早些去。”

左峰没说的是,顾家指定也会派人去接。

要是去晚了,顾瑀说不定会遇上麻烦。

刻有左家徽记的马车缓缓朝着会试的地方驶去,苏锦从车帘一角看到了外头一致朝着一个方向涌动的人头,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多人?”

“少夫人您是不知道,今日的人还不算多呢。”

柳嬷嬷低声解释:“今日是出场,半个月后殿试当场放榜,等放榜的时候,几乎满京城的人都会去看榜,看新科三甲打马游街。”

等到了那日,街上才是真的水泄不通。

苏锦在心里唏嘘了一下京城百姓的热情,耐着性子等马车磨磨蹭蹭地挤开人群慢慢往前,终于在一个时辰后摇晃到了地方。

她总算是知道为何中午开门放人,左峰却说一早出门了。

因为来得晚了,压根就挤不进来。

到了宫门前,密密麻麻的都是攒动的人头。

苏锦等了没一会儿,就听到了马车外瞬间沸腾起来的说话声。

开宫门了。

苏锦抓起盒子从马车上一跃而出,左峰慢了一步没拦住,看着苏锦蹿得飞快的背影,无奈叹息。

年轻人啊……

出来的人太多了,可苏锦没费半点力气就看到了在人群中显得格外出众的顾瑀。

顾瑀身上穿的是她做的衣裳,想着耐脏保暖,特意做成了深沉的黑色。

黑发黑衣,星眉剑目。

哪怕是在芸芸众生中,那人看起来也是那么的耀眼。

脸上没任何表情的顾瑀远远地看到苏锦就笑了。

“阿锦!”

“我在这儿呢!”

顾瑀越过人群抓住苏锦的手腕。

苏锦靠着大力挤开挡在眼前的人,拽着他到了马车边上,把他塞进去就说:“你先上去把衣裳换了。”

关了三日,闻着不臭,心理上也觉得馊!

顾瑀哭笑不得地上车换衣裳,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的左峰也走到了她的身边。

左峰说:“之前不是说想去玩儿吗?你母亲在京郊有一座庄子,庄子上景致尚可,这几日你便和顾瑀去散心吧。”

苏锦一听这话就知道了他的意思,下意识地朝着四周看了一眼,低低地说:“您是担心顾家找麻烦?”

左峰冷笑。

“你不是已经领略过了吗?”

“顾瑀的意思是等到放榜后再做打算,在此之前,你们没必要跟那些人有正面冲突。”

放了榜,若是顺利的话,顾瑀身上便有了功名。

届时不管是入朝还是不入朝,那都是他自己的底气,也有了抗衡顾家长辈的理由。

可现在还不行。

为时尚早。

苏锦这人别的优点不算多,可有一点特别突出。

她听劝。

明知道自己抵抗不住的情况下,就应该把麻烦交给能解决麻烦的人。

看到她干脆点头,左峰眼底笑意渐浓。

“识趣,很好。”

“去了庄子上别乱跑,没有我的允许,没人进得去。”

“至于锦绣阁的事儿,你可以交给你的人,等这几日过去了再说。”

顾瑀换好衣裳没下车。

左峰上去跟他说了几句话,听到车边有人叫二爷的时候眼中冷色一闪,拍拍顾瑀的肩就下了车。

苏锦坐在顾瑀的身边,抓着他的手小声问:“舅舅是不是去应付顾家的人了?”

不然的话,左峰的脸色怎么一下就变了?

顾家的意思还是很明确的,顾瑀必须在今日回去。

为了达成此事,本来说好了今日要来的顾明都被绊住了脚,只是让树青给苏锦带了一句话。

顾瑀闻言眸色微深,戳了戳苏锦的鼻子意味不明地说:“你理会他们做什么?”

“眼下我暂时无力抵挡,先托舅舅帮我应付一二,等过些时日,我自有别的话与他们说。”

左峰和顾明万事不瞒他,也把多年前的那些过往跟他说得细致坦荡。

若他母亲的死真与顾家的人有关系,那他就更不可能会如那些人的愿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