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小说 > 她把全修真界卷哭了 > 第261章 报应全文阅读

谢景山把黎九川带去找江月白,一路上夹着尾巴往前走,屁都不敢放一个。

远远看到江月白和十几个筑基修士围坐在莲池边的亭子里,谢景山做了个请的手势就跑了。

黎九川笑着摇摇头,抬眼看向人群中央,江月白并不端正的盘腿坐着,身体前倾眉头紧皱,气鼓鼓的跟人争辩,身上带着股聪慧轻灵之气,还有点霸道之意。

舌灿莲花,手指一下一下敲着自己掌心,愣是把对面之人辩得舌头打结,话都说不利索。

说完自己的论证,又迅速提出一大堆问题,周围的人立刻全都托腮歪头,皱眉沉思,亭内一片寂静。

江月白得意挑眉,唇角带着坏笑,嵴背一挺,下巴一扬,装腔作势的拿起茶盏饮茶。

黎九川从她脸上都能读出她的心思,大抵是在想……

[跟我辩道,你们差得远呢,哼~]

“咳咳!”

黎九川站在远处咳了两声,声音直接传到江月白识海里。

闻声,江月白差点打翻手里茶盏,勐地转头看过来,双眼休地睁大。

黎九川正欲示意她出来,江月白一下跳起来冲他挥手大喊。

“师父你来得正好,我们有好多问题没有定论,你来帮我们解答一下吧。”

说着,江月白慌手慌脚的在两边袖子里掏,一边掉着玉简,一边抓出两大把玉简在手里。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众人齐刷刷的看过去,黎九川呼吸一滞,大袖卷起一阵狂风,迷了众人眼。

等到大家缓过神来,江月白已从亭中消失不见,黎九川也没了踪迹。

无人空院里,江月白落地不稳差点摔倒。

“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啊!”

黎九川板着脸,冷哼。

江月白小心翼翼的瞅了眼黎九川,眼珠滴熘熘转动,快速把自己最近这小半个月干的事都回想了一遍,好像没有什么不好的事……吧……

那就是她放毒那事?

不对,她之前都问过了,她还在秘境里的时候,有疯狗诋毁她,全都被师父和拂衣真君给收拾了,一点情面都没留。

然后苍火真君偷偷把那些人吃瘪的样子记录下来,逢人就送留影玉,这才导致所有人都不敢再说她半句不是。

师父能这么做,就说明并不生她的气啊?

江月白挠头,再瞅,眼一眯。

“师父你是故意吓我呢吧?我最近除了修炼就是跟人论道,老实着呢。”

黎九川破功,身上冷气一收,抬手戳了江月白脑门一指头。

“都已经是大姑娘了,还总跟个小丫头似的不沉稳,我且问你,外面传的那些都是怎么回事?”

黎九川把他路上见闻跟江月白简单说了说,江月白听完之后咬牙切齿。

“谢景山!那些瞎话肯定都是他传的,我真的没故意炫耀什么,就是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之间正常论道罢了。”

“那方欲行立地结丹是怎么回事?”黎九川问。

“他本来就到结丹的时候了啊,李师叔在他旁边演示单灵根转化第二种灵气的时候把他震了下,他就……就立地结丹,让虞师叔带走了。”

黎九川又问,“何忘尘呢?”

提到这个江月白就来气,“那就要问谢景山了,看何忘尘打瞌睡,说是给他提神的丹药,结果拿错了上阶的升灵丹,何忘尘正好卡在筑基初期到中期的关卡上,就当场突破了。”

黎九川失笑,“那道韵加身,易骨生根呢?”

“这个……”江月白抓脸,“这个倒是真的,之前被困在秘境里的几个师兄师姐,因为看到法则碎片,本来就对大道规则有些朦胧的感悟,我们在互相探讨的时候,他们茅塞顿开,就有了第一次感悟大道的道韵加身。”

“原来如此,不过外面的传言到底还是夸张了些。”

江月白气呼呼道,“肯定是谢景山乱传的,他就是太闲了,师父你等我回头激激他,让他去争筑基期剑修榜,我看他还有没有功夫乱编!”

黎九川眉头微挑,“有没有可能,是他怕你因为陆南枝的事情忧思,所以故意在给你找事情转移注意力?”

江月白一愣,好像……真是这样,她最近忙得一点都没想起陆南枝来。

以前她总觉得谢景山傻愣傻愣的,但是这次重逢之后,她慢慢发现谢景山其实胸有乾坤,只是他习惯性的装傻充愣,有时候连她也被迷惑。

可能,这也跟他从小生活在孔方城中,谢氏势弱,他总被方氏那些自视甚高的少爷们鄙视欺负有关吧。

“对了师父,陆……陆氏的事情怎么样了?”江月白问。

黎九川简单说道,“事情还是很复杂,陆氏那几个修为高的在出事当天早早跑了,只留下一些年轻的陆氏弟子被方氏扣押,目前陆氏死守在平江域族地之中不出,正派人跟方氏和众世家交涉,企图撇清关系。”

“我天衍宗有祖训,不能插手,归元剑宗也不欲掺和,唯有金刚台的化神,无尘和尚出面说和,暂时打不起来。只是平江域内部先乱了起来,势力不强的世家门派都在往外逃,这可能会给邪道一些可乘之机。”

简单几句话,让江月白感受到一股风雨欲来的紧张感。

若打,战火定会越烧越旺,若不打,又难平众怒,陆氏也赔不起众世家的损失。

“那我们要回宗门了吗?”

黎九川点头,“宗主已经下令,让天衍宗在外弟子尽快归宗,不可再入平江和白水两域,以免被动乱波及。正好,孔氏履行赌约,已经把青蚨飞钱送来,你可以回宗之后慢慢炼化。”

黎九川取出一个木盒,并一张金笺交给江月白。

“太好了,我还以为他们要赖账呢,没想到孔氏这么敞亮,这是什么?”

江月白抱着木盒,拿起金笺。

“正气诗文,跟符宝类似……”黎九川简单给江月白讲解一番,接着道,“你这趟出来也有七八年了,变化颇大,也算小有名气,回去之后定会叫全宗上下刮目相看。”

“还有你这几年欠宗门的任务该补一补了,太上长老还为你找了几部对应各属性灵物的功法,等着你回去参悟学习,另外……”

“看你如今已有讲道之能,待回宗之后就去讲法堂报道,能把自己学会的东西讲出来教会别人,会另有一番感悟。为师在讲法堂的位置,也该由你这个开山大弟子接替了。”

“啊?我能不去吗?”

黎九川看江月白苦着一张脸,唇角止不住的上扬。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也该让这丫头试试教书育人之艰难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