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枪,天一 > 第三百章 言多必失全文阅读

道玄耸了耸肩膀,“我向书院揭发她,可书院不管,于是,我就杀了她,跟你相同,杀了一个人,马上就有无数的麻烦接踵而来,我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书院杀个精光!”

说着,他看向潘玉,笑道:“我做的对吗?”

潘玉点头,“很对!”

道玄展颜一笑,默不作声。

潘玉轻声道:“后面总院的人来调查,应该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是,他们却没有为你伸冤,而是将这件事压了下去,是吧?”

道玄点头,“是!这对真道书院而言,是一个丑闻,因此,总院的人来了之后,决定将这事情压下去,随后,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的头上。”

说着,他摇头一笑,“我们两个的遭遇,其实相同。我之所以帮助你,除了我们是朋友外,还有这个原因吧!反正,我这个人,喜欢随性而为,就如此简单呗!”

潘玉轻声道:“我出了东州后,才发现,这个世界竟是这样的复杂!”

这段时间来,发生了很多很多,而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道玄突然问,“如果再给你一个机会,你会杀敖家与斩神道吗?”

潘玉平静道:“当然!”

她潘玉,不滥杀一人,也不放过一个该死的人!

道玄嘴角微掀,“我也不后悔!”

说着,他抬头看向远处星空深处,轻声道:“你说,我们这次去孝州,人间枪主真的显灵的话,她会不会为你主持正义?”

潘玉沉默一会后,轻声道;“我不清楚!”

道玄笑道:“应该会!人间枪主若是都不圣明,那这世界不就彻底完蛋了吗?”

潘玉微微点头,她看向星空深处,心中道:“壶君,在吗?”

小壶沉默一会后,道:“干什么?”

它如今都有点怕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很多时候,做事问话,都不按常理来,搞得它每次都得打起万分的精神!

潘玉轻声道:“壶君,这次去孝州,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壶不解,“为什么?”

潘玉道:“我不明白!”

小壶沉默不语。

潘玉继续道:“你说,如果人间枪主显灵,她会不会帮着真道书院打我?甚至是为了以绝后患,把我给杀了?”

小壶沉声道:“她应该不会!”

潘玉不解,“为什么?”

小壶道:“她虽然花里胡哨,可......”

“闭嘴!”

神秘声音突然道:“蠢货,她又在套你话!”

小壶:“......”

...

“花里胡哨吗?”

潘玉眨了眨眼,认真道:“壶君,你是在说人间枪主吗?”

壶君沉默不语。

我去!

这龟孙子心思太多了!

十分显然,这潘玉是想旁敲侧击,打探消息!

如果不是被提醒,它或许就交待一些事情了!

而潘玉肯定会通过这些事情去推理,随后推断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来!

壶君郁闷无比!

以后跟这个小丫头说话,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要不然,一不小心就要被坑了!

见到壶君沉默不语,潘玉也沉默了。

刚才壶君本来是要说的,可却突然停下了!显然,它估计是被别人阻止了!

一念至此,潘玉突然问,“壶君,壶里还有其他的人吗?”

壶君:“......”

小壶内,神秘声音低声一叹息,“小壶,我感觉你也玩不过她!”

小壶沉默不语。

它已经被玩了两代!

难不成这第三代也要被玩啊?

绝对不行!

这一代,必须吃定这个臭丫头,不然,以后壶君或许就要变成小壶了!

小壶道:“其实,你的担心不无道理!”

潘玉愣住。

小壶又道:“你想想,真道书院可是人间枪主创立的,她怎么可能为了你一个外人去处罚自己的人?如果是她真的这么做,那不是等于打自己的脸吗?尤其是,敖家跟她可是亲戚,她的妻子来自敖家,你说,是你与她亲,还是敖家与她亲?”

潘玉沉默。

小壶继续道:“你杀了敖家的人,而且,还斩杀了神道,虽然事出有因,可毕竟你做了这些事,因此,我认为,人间枪主若是出现,有几大概率会帮助真道书院一同打你!你要有心理准备!”

潘玉沉默得一言不发。

小壶内,神秘声音突然道:“你会不会吓到她了?”

小壶淡声道:“就要吓吓她,谁叫这臭丫头动不动就给我下套?”

潘玉突然道:“壶君,我为什么感觉你与人间枪主认识?”

小壶平静道:“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

潘玉摇头,“我的感觉是你跟她应该很熟悉!”

小壶沉默一会后,道:“何以见得?”

潘玉笑道:“你开始时说人间枪主花里胡哨,如果是不熟,怎知她花花枝招展?再者,我之前以人间枪主为目标,但却被你阻止,你还让我换个人当梦想。除此之外,一路来,凡言人间枪主之时,你多有调侃之意,十分显然,你与她认识,要不然,不会这般调侃,至于熟到何种地步,我就无法推断了。”

小壶沉默了。

卧槽!

话多惹的祸呀!

以后在这小丫头面前,一定要少说话,言多必失!

潘玉突然笑道:“壶君,我不再问这些问题了!”

小壶道:“怎么了?”

潘玉笑道:“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现在我身边,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路来你待我很不错,对我没有坏心,且多次危急关头相助于我。至于你对我隐瞒的事情,想来,你也有你的苦衷与不得已,我可以理解!”

小壶内,小壶一会道:“她这么搞是什么意思?欲擒故纵吗?”

神秘声音沉声道:“应该是这小姑娘的真心话!”

小壶低声一叹息,“她这么一讲,搞的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倒是宁愿她跟我玩套路!”

外头,潘玉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她看向星空尽头,星河璀璨夺目,深邃宁静致远。

这一秒,她也是有些许迷茫了!

因为她也未曾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